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10 18:00:11   字数:2021字

云层里安静得只剩下风吹过的声音,这五六个人,此时都板着脸严肃得很。

另一个年纪在这群人里面稍小的人,紧紧的捂住了心口,面露狰狞之色,摇晃了几下,到底是没能倒下去。

“那小子!司案图,跑了!”

余下众人一下子面色恍然,司案图跑了,那余下的伏辛大抵也留不下了!

打量的目光一下投向进先前的老者,那人面色一白,也颇为疑惑,只是刚才呕了一口血,至今都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也不一定!我们之前都没有防她这一手,这封印原来是用她的血来解开,失了那么多精血想来是有她好受的,我那境里正好有克她的东西!”

“是呀!”一白须的老头惊呼出来,“只把她留下来,剩下的那些醒不过来,他们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

众人了然,更加慎重的抻度起幻境里的情况来。

那一方幻境里,尧清表现的的确不是那么轻松。失去了一些精血于她倒还没有什么,然而这些经打得很的吸血流蝇却让她十分为难了。

灵气团打在那指头大的虫身上,并造成伤害,还不如一颗石头打中了它来得厉害些。

正在两难境地,周围却有剑气呼啸而过,正好一剑对穿了一只,悄无声息间接近在他周围准备吸血的流蝇,那剑之利,对穿了飞虫时那虫还扑棱了几下翅膀才身首分离。

尧清并不哑然慌张,目光扫了一眼来人,“希有。”

一袭玄色衣袍的希有也回望了她一眼,“这会吸血的流蝇,最好一刀切。”

言简意亥,话音落下的同时,又解决了一只尧清身边的流蝇。

尧清听了这话,却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虫,在她用灵力打不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果然,方才砍成两半的虫儿,居然又生成了一只虫,那尖尖的噱头同原来的一模一样,只是体积更小,更难防备。如此,他砍一只就会生出两只,看两只就会生出四只,继而翻倍,更使虫害来得防不胜防!

“你怎么来了?”尧清成功的又避开一只大虫,才分出心来问他。

那矜贵的男子没有言语,只是摊开了手心,那一滩殷红的血,有甜丝丝的腥味儿,立马又引来几只吸血虫。他抬手,又麻利的解决了几只。

“不要再用剑了!”尧清大喝,还来不及计较这人早先取了她的精血,只忙把希有拽离原来的位置。

方才被一剑劈作两半的虫已经长成了两只新的虫,直直往希有原来站的地方飞,还吸到了几滴尧清散在空里的血珠。这一吸血,立马又壮大了几分。

希有沉默的看着这个变化,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虫。”尧清淡淡的说,一面又拉着希有躲避这些虫。灵气护罩根本没有用,这些虫简直把灵气灵力当成了饭!

“先前的方法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对这些虫没用了,它们发生了未知的进化,我猜是这大泽里原先戾气太重。”

希有想了想,总不能对她说看到这些虫脑海里就有这样的想法,这样她怕会觉得他莽撞,于是瞎诌,“原先北溟的藏书阁里有些记载,到底是书谬误了。”

“古籍?倒是没错的,我原先生活的时候,这虫就是怕被劈作两半。如今外面已经没有了这种虫了,他们在这里进化都变得不可控,大抵是放他们进来的那些人也没有料到的。”

尧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那群老不死的,果然是没用!”

希有顾不得她到底是在骂谁,只是这周围越来越多的虫,实在是看起来毛骨悚然。没想到先前喜功,到现在却是致命的错了。

“怎么能治住它们?”

“水。”尧清回答的毫不吝啬,如今他和她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倒也不怕希有再干什么糊涂事。

“水?”希有有些不敢置信,“这些虫看起来很厉害……”

“再厉害的东西也有软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能生万物也能灭万物。”

希有面上了然,他是个聪明人,稍微点拨两句自己就能想通,“不过也没有那么简单吧?”要不然她怎么到现在也还被困着?

“对。用水,但是是无根水。”

尧清面上尽是无奈,她是灵,这里的水理所当然可以供她操控,但这只是沉寂了上万年的死水,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而这带着戾气的水还会伤了她。

“天上自来的么?”

尧清点点头,“是。”

这才是最难的,明明有办法,却做不到,这幻境本自成一方天地,哪里有自天来的无根之水?

尧清叹息一声,这虫再厉害,倒也暂时不要命。闭上眼,微微感应了血脉里的存在,嗯,还好,那滴血鲜活依旧,司案图没有事,她就也不担心什么了。

空气微微波动,生出了许多木头来,把他们重重围成一圈,那些虫不怕刀剑,自然也不怕木头,但这木头是本是土生土长的,也没有任何的灵气,用它们的噱头是够磨半天了。

在这狭隘的空间里,希有前所未有的不自在,但在看眼一脸疲惫的尧清,也不好再说什么。

“眼睛放尖些,隔一段时间添些木头,我倒要看是他们磨得有多厉害!”

这样吩咐完,尧清用灵气聚了一张床,毫不避讳的躺上去,不多时希有就只听见她平稳的呼吸声。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大大方方,光明磊落啊。

木头圈外吸血虫们啃木头有种“嘤嘤嘤”的声音发出来,既是翅膀煽动的声音,也是噱头打在木头上的声音。太吵,怕尧清不能安息,打了个灵气光波,堵住了外围所有的声音,又好好加了一圈木头。和尧清独处的时间一点儿也不多啊,所以得好好珍惜。

幻境里的天是昏沉着的,分不清白夜黑昼,希有只记得添了三次木头。尧清的呼吸始终平稳的,但是却还是不见醒来。按理说灵力消耗早该回复了,怎么还不醒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