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14 17:15:33   字数:2146字

雨还在下,是纯净的雨水,不是参杂了血的水。

尧清手上明晃晃的口子已经愈合了,只是面目上还少些血色。无力的身子半靠着希有,即有劳累,也有病弱,任由希有她输送灵力。

鬼兽们的哀嚎已经渐渐弱了下去,该得救赎的已经救赎,只能毁灭的无力拯救。希有看着那些消了戾气包裹,恶力除去后的蛮,其实狰狞凶恶不是它们本来的样子,一只兽睁着大眼,半腐的头上生着双好看的鹿角。

“结束了………总觉得才没有那么简单呢……”尧清声音很小。

“对于我们而言或许没有,但对于它们而言,是结束了。结束俺攒而苟且的生命,是结束了。”

雨停,天空终于没有那么压抑,有丝细细的光线透过云层照射下来,这个凶恶之地,终于迎来千万年来第一缕阳光。

真难得啊。两人不约而同的这样想。

“真难得啊……”空里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八姐,真难得。”

希有看看尧清,后者面不改色。她那样平静,来人又那样熟捻,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很难得,将零。”尧清虽然身子虚着,却也庄重的站得笔直。“很难得,你还好意思叫我八姐。”

语气平顺,没带一点情绪波动,但将零却觉得真真实实的如刀子一样扎人。

“我是为你好,八姐。”

“不,身为走狗,你应该是为你家主子好。”又一身影翩跹而至,华发如雪,落在尧清眼中很扎眼,明明一副清冷的模样,面对尧清时却又笑得很讨巧。“姐姐,我来得晚了。”

他很好,他们都很好啊,尧清也冲他笑,“不晚啊,案图,你看来得刚刚好。”

司案图盈盈笑着,一头银白华发更显得,公子世无双。他伸出手,屈指一弹,有细微的星火在笼罩着尧清的光罩上烧起来。

“我要带我姐走,那么,”他说,对着将零,“司部落出的牲畜,你要几时滚?”

一身戎甲的将零看着他,轻轻的抿了抿唇,“三哥。”

“咦呦,我不记得有条狗叫我哥啊,连自己姐姐都咬的狗,我好像认不得。”他煽动手里的一把折羽绒扇,语气尽是不屑。

禁锢尧清的灵气罩,在那一点星火的作用下土崩瓦解,再强大的东西也有破绽,这点她尤为清楚。

“将零,走吧。我知道谁让你来的。或许你可以杀掉现在羸弱的我,但是你永远也赢不了你的哥哥,因为,在他心上他永远强过你。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那英伟披着戎甲的人不再说话,他乖顺的转过身离去。尧清嘴角挂着笑,走向司案图。步子迈得有些虚浮,但走得很稳。

下一瞬,一颗玉钉带着热气向她扑来,眼看躲闪不及。电光火石之间,一直从旁关注着她的希有,一把将她推开,玉钉堪堪穿肩胛而过。尧清向大地跌落,希有立刻凌空瞬移接住她。她面上已经疼出了层层白汗,司空图反应过来立马向将零发难。

一节扇骨同时也堪堪穿透他的肩胛,毫不留情,顿时血流如注。

“牲畜!”司空图腾飞过去掐住他的喉咙,不过一眨眼的事情。

“空图,放开他。”

“阿姐!”

“我说放开!他是你弟弟,他伤的是我,如果要杀他,我会等我好了亲自动手!”

司空图放开手,目光里带着愤恨,紧紧的盯着将零……那人沉默着。

希有半抱着尧清,她捂着流血的伤口,依旧刚强。

“你走吧。”她对着将零说。那人诧异了一瞬,知道她所言非虚,终于抬脚离开。穿透的肩胛骨,力道比他打向尧清的力道更重,他真的是在走,踉踉跄跄。

“你走,不必犹豫。从你背叛我们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终其一生你不会再被我们当成同类对待。我们余下的所有人都不会对你赶尽杀绝,但是,从你背叛我们的那刻起,在我们的口中,你的名字前再也不可能会贯上‘我们’二字。”

声音在他的背后传来,将零踉跄的步子一顿,继而整个人消失在空中。

“姐啊………”司案图没有在看那人一眼,哪怕余温也被他拂袖挥散,他伸手搀扶着尧清,这样看似强大的人手却微微发着抖,“你不必如此,那人执迷不悟已不可救的!”

希有没有阻止,所以他很容易的就把尧清接过去了。尧清本就苍白的脸上布着一层细汗,是疼的!那样尖利的玉钉穿过她的肩甲,如果不是希有手快,可能穿过的就是她的喉咙。

“案图,我让他走,不仅因为他是你的弟弟,而是曾经那样单纯的孩子,也叫过我姐姐。他和我们,本应该是这世界上最亲厚的人。”

“可现在不是了,他想杀你。”

“对的,他想杀我,可在我没有恢复记忆之前,你知道吗,我也错手杀过我们的同胞………”那是何其的残忍呐,她没有关于过去的记忆,所以被人利用,把沾着她体温的刀子,扎进信任她的人们的胸口。

“如果可以,我多想把他们找回来。去把他们找回来,这世界总有他们还在才好。哪怕现在他们只是一个凡人,一株花,一根草,一颗石头,那我们能再看着他们就好。”

“阿姐……”司案图抱着尧清,想着说着安慰的话,可是,说出来太生冷了不是吗?不管再怎么样的安慰,那怎么说是被利用,可刀子依旧是她扎进去的。

他知道她的痛楚难过,可也同样爱着他的亲人朋友。他其实也有些怨怼她,他也承受了数万年的一个人的孤寂冰冷,所以才故意来迟不是吗?

是按图在低头看一眼尧清,后者已经疼得昏过去了,那些不经意说出的话只是梦呓。他用手心试了试她的额头,那惨白的额头居然烫得惊人,天哪,一只灵居然在发烧!

希有也察觉到了他的表情,呵道:“她的伤一天比一天重,甚至可以说数度生死垂危,如果你不介意给她收尸的话,可以继续在这里同她叙旧。”

司案图一惊,顷刻之间怀中的人已被夺走。那样关切的目光,略有熟悉的味道,他终于放心的把尧清让希有抱着,只跟在他的身后。

那日天空格外澄澈,在凡界的人们,只看见天空两道长线和快速的划过,像白日里的流星,眨眼间杳无踪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