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29 21:53:23   字数:2088字

张七觉得他当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好好逃着他的命,那边的大神就突然恼了呢?居然飞过来一脚一个就这样将他们踹下了云头,这世界,还

能给条活路吗?!

眼见尧清踏破虚空无影无迹,管常春忙驾驭仙鹤,左右摇摆,时上时下,稳稳的将张七等接住。

总这样让他有些心惊胆战,不过...很开心啊。前几次,虽然带来的人都不认识,但次数多了,并不妨碍他心生魔障来。当他稳稳接下最后一个人的时

候,心里长舒一口气,原先隐隐有什么束缚着他的东西也一丝一丝的抽离。

管常春拱着手报出家门:“在下玉屏山管常春!”

“大颛山张七!这两个乃是我同门师兄弟。”张七等服过管常春的还灵丹,皆施法整理衣裳面貌,除了精神不好些,倒个个都丰神俊朗。对于管常春,倒是他们早已清楚的存在,虽然对先前他的袖手旁观是有些微词,但无论人家都是救了命的!

一笑恩仇泯,几人相视一笑。饮一口灵茶,吐一口气,张七仿佛要将这么些时候郁结下来的气都彻底泯去。

“不瞒常春兄,这乃是我修仙那么多年来出的最胆战心惊的任务!余下几人皆赞同的点了点头。岂止啊..哪里是光一个胆战心惊?那种有力无处使,一条小命只在人一念之间,一丝一毫反抗气力都没有的感觉,他们今生都不想再来一次!

仙鹤随风而翔,落在一处平坦的山顶。风光秀美,山河妍丽,颇有几分白日轮西河的意味。紧张了许多时候突然放松下来,众人心下怅然。

眼角不经意间一瞥,管常春突然觉得,有些事情怕是要遭了...那青衣在风中翻迁飞舞恍若惊鸿的男子,端正而邪气的坐在仙鹤背翅上,一片一片雪白的羽毛衬托的依旧是那气度不凡胸有乾坤模样的人。

苍梧!

“星、星君....管常春结结巴巴的,别说这张嘴,他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张七几个闻言宛如雷劈,何时有人站在他们身后他们真的一无所知!这温文尔雅仙气飘飘的模样,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同那女上神一道的人!虽然他们不晓得人家来历,但只凭先前听过的那杀人不眨眼的凶狠传闻,他们都得小心翼翼的对付着。

这样近的距离观望着人家,却一分也拿不准他实力,这是悬殊的、远远在他们之上的强大的存在!张七想起他才入道时指导他的师父说的一句让他永远要

铭记的话:绝对实力前没有反抗,只有跑掉或死掉!

同处的人当然也深谙这个道理,他们可谓是用了唯一的劲跑,聚灵提气,这动作做得甚至比他们实力全在的时候还要利落!可是没有跑掉.....

跑不掉的。空气原本急行的灵气突然散了。无形罡气压在他们身上,一霎之间别说跑,就是挪个步子也觉得很难。

“年轻人啊...真是!”苍梧从仙鹤上踱步下来,因为他的靠近,众人皆觉身子上的压力松懈下来。然后,原本澄澈而空灵的天空升起白障,密密实实的遮住外

边的天地。

“本君并与恶意,如果要杀,十个管常春也接不住你们。”他语气平淡无奇,好像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的要事,不,应该是比无关紧要还要无关紧要的事。

他们都知道,他只是在陈述事实。

一个惨痛又不得不令人接受的事实,他们的生死,真的就只在人的一瞬间,真的只是地上的一只蚂蚁!一股胆寒从心底缓缓升起,又蔓延至全身!那是恐惧,每个人的身子都绷得像根紧紧的弦。但奇怪的是,那其实是对生命无常的恐惧,却不是对这个人的恐惧。

“放松。”苍梧的声音带着抚平愁绪的功能,“本君只是要同你们谈些事情罢了。”

“谈什么?"

苍梧的眼光缓缓从众人的身上扫过,衣袖一挥,清风微拂,一桌几凳出现在眼前。

“故事有些长,且坐着吧。”

“您又不问他们愿不愿意听?“管常春顾虑着皱起眉头,直觉告诉他,苍梧讲的应该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没有反驳的余地,当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注定了,你们只有两条路走一一活着,死掉。”

他的目光又重新把众人审视一遍,虽然没有人怯弱后退,却没人敢同他对视。是人微,又是无奈接受,他们都安安份份的坐到凳子上。

这很好,苍梧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天地之初的时候,只是一片混沌………”

…………

云是静止的,风是停歇的,空气里躁动的,只有杀戮和血腥,反抗和流血。这样的味道很不好闻,但是,相较于惊悚的画面而言,味道又并不算些什

么了。

尧清抬眼望去,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盘里面,是如同珠宝一般烁烁

闪动,鲜红的,剔透着的且跳动着的心。是的,那是已经被片成一片一片却还堆得齐整,还会跳动的心脏。于某些而言,那是最鲜活的美味。

那是十分精湛的刀法切割开的强大的心脏,至少是金仙的心,一个金仙的强大而坚韧的心却被或者比它主人更强大的人片成不断的薄肉片,盛在那精

致优雅又剔透的玉盘里,被恭敬的送到王座前。一只白得近乎要透明的手,轻轻巧巧的撕下一片来放在嘴里咀嚼。

尧清身形隐藏在树木的干层,距离不近,但却不妨碍她清晰的目睹这残忍而令人作呕的画面。手的主人却浑然不觉得,甚至没有露出任何不适的表情,仿佛已经麻木。

血是肮脏的,但他是干净的。殊缶的样子一如往昔,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的肤色,要比从前更白皙,近乎病态的白皙。他即便是入了邪,也依旧优雅而高贵。

天空不知尽是红云还是黑云,笼罩起来乌压压的沉抑。尧清自然没有偷听偷看的嗜好,她这是光明正大在战斗场边的树里,封闭了自己的灵力踪迹。她完全把自己当是棵树,冷眼看着神仙们一波波厮杀,冷漠得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她看着前仆后继的人们,还是有一瞬间挣扎的吧。

悠悠扬扬的笛声不知几时开始响起,有欢欣,有惬喜,又忽出朦胧,又突现杀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