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24 09:16:14   字数:2074字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万千世界里有一方名归海,归海界里有一名凤栖。

风雨如晦,尧清顶着一袭风霜,使命的向山顶爬。千百年的变迁过去了,这里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原先一片一望无垠的梧桐林,现在只剩风雪如霜。

这里的天又冷,尧清的手冻得有些僵了。他实在是想骂自己一声,当初怎么想不开非要把这里设为禁灵之地?在这样又冷又不能用灵力的天气,委实可以说冻成了一只狗!

北风呼啸而过,冷得她又打了个抖。不能停下,裹紧身上的毛毡,继续前行。但实在是太冷了,脚趾冻得有些僵,不好走路。尧清寻了个避风的山坳,准备歇一歇再走。

一旦禁灵就是麻烦,什么也不能做,不能飞,不能用法术取火。这样想着,她又裹紧了身上的毛披风,好歹能有点热乎感。视线被突然出现一团黑影挡住,虽然看不见,比刚才更暖和了一些。

“你怎么来了?”尧清看着来人,诧异的挑了挑眉。

“你要来哪里我就去哪里啊。”他大大咧咧的张开披风,把尧清团在怀里,阻绝了外面的冷气。

“姐姐去哪里我就要去哪里,以前也是这样啊。”

“嗯好,终于不乱卖弄年纪了,还知道我是你的姐姐呀。”尧清嬉笑着看着苍梧,她给了司案图新的任务,又把希有打发开。本想接下来的麻烦都要自己来面对,结果半路又跑出个苍梧。

“是这样的,我也觉得整天老用吾啊汝啊来称呼,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妥当。”

“显老气!”尧清诚恳的评价了一句。

苍梧郑重的点了一下头。

“感觉怪怪的。”

苍梧又点了一下头。

“我弟弟应该永远是生龙活虎的,突然那么庄重很不习惯呢。”

苍梧又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所以,你今天是扮演应声虫吗?”

苍梧那万年冰山的脸突然笑了,笑得春风荡漾,“我一开始以为姐姐不要我了,所以如今我在姐姐身边的时候一定要乖啊。”

“没个正形!”尧清嬉笑着拍了他的头一巴掌,“其实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像一个孩子一样?!”

“在姐姐面前我永远长不大,因为有姐姐,所以我只能是个孩子。”

苍梧颇为诚恳的说着,模样一本正经,好像带了一点撒娇……的感觉。但看起来,就像是在陈述事实。

尧清又笑了,“所以你是准备时时刻刻听姐姐的咯?”

“嗯,必须的啊!”

“那好,”尧清突然正色看着他,“回去吧,不要跟着我。”

苍梧没有接话,也没有点头,多年的感觉,他当然知道尧清不是开玩笑的,但正是因为她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他才不能当真。

“你看,”尧清伸手指,他们的面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不时有晶莹的雪花落下来,漂亮极了。“这个地方是从前你帮我选的,有很多梧桐的。你说有了梧桐,如果我睡着了,你不在,也就像你陪着我一样。”

“如今梧桐不在了,我也醒了,就不需要了。”

万年冰山固执的别过头,不肯瞧她一眼,也不肯挪一步。

“有些路,需要我自己走的,我们谁也无法预见到,在里面沉睡的,只是我的力量,还是我自己。”

风雪已经小了一些,脚也已经有些暖和了,可以继续走了。她把苍梧扒拉在一旁,自顾走上风雪之路。

身后没有传来什么动静,尧清以为苍梧没有再跟随,于是放心的走了。跟着她其实没有什么好,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种一切都是原样,皆大欢喜;另一种就是随着日月的变迁,那里已经重新生成了一个自己,当然少不了一番苦战。毫无灵力,跟着来,不过是悄无声息的死。

凤栖山其实没有山顶,只有四方折联的峭壁。尧清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它面前。峭壁,看起来与其他地方的没有什么相同,但其实有很大的不同。

峭壁平滑整洁,上面还有风雪融化凝结成的坚冰。尧清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唉,才好呢,又要多出条口子。

殷红的血珠凝在指尖,峭壁上一点,别有一番风景展现出来。一圈一圈的光纹荡漾开来,峭壁上覆盖的坚冰也随之慢慢融化,一道石门缓缓展现在她的眼前。

尧清迈步走进去,优雅而从容。

洞外冰天雪地,洞内却又是另一番光景,越往里走,有鲜花丛丛,绿草茵茵。

一,二,三,四……尧清一直数着步子……如果没有提前知道,来了无非是走进无尽的幻境,或是原路又退回去。当然,她不一样。

当年各界风云涌动,他们连死也死得不安宁,怎么可能想陷入沉睡就能称心如意的陷入沉睡?于是她和苍梧一起,布下了各方阵法,加上了各种迷阵,只为他们能安安心心的沉睡,平平安安的醒来。

世界上可信的人就是人自己,所以他们一直选了自己的鲜血来作为最终的钥匙。如果她能从里面醒来,钥匙当然不必要,如果她不能醒来,其他人也没有醒来的必要。因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没有主心骨的人们会死的更惨。

十一,十二!以十二星辰宫为准,尧清一直记得步法,第十二步的时候,双手结印,层层光辉从她的四周蔓延开来。

画面一转,流光相映,灵力恢复,外面开始万物复苏。一个小山坳里,黑色的披风已不见踪影,苍梧站的挺拔如苍松。他的姐姐到了,看吧,就算她不让他跟着,这里灵气恢复以后,他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身形一动,再回首此处什么也没有,只有和煦的风吹过。

这里四处都亮堂堂的,像水晶宫一样,皮毛柔顺光泽的雪白狮子,蜷曲在地上,安安静静的,像一只小宠物。

尧清左顾右盼的打量,这么多年过去,外面变化翻天覆地,里面却还是一如既往。空里巨大的鲛珠四处散浮,而鲛珠围绕着中心,有一团明黄泛绿色的光。

那就是她要寻找的东西,看来情况是最好的一种,一切一如既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