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08-12 15:27:30   字数:2069字

在凡间浑浑噩噩万把年也没出个人儿样的尧清,来这天界才堪堪百年,便修出了人形。

是一个容颜出挑的模样。肌肤像凝脂膏露似的,生得又嫩又白。睫毛卷而细长,轻盈如羽扇一样,翘鼻细唇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她本是下界里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生出的古来长春,后来被玉帝寻到,便给王母娘娘做了生辰礼物。她化出人形时,整个天宫都沸腾了!王母欢喜的让红鸾鸟飞了三四日不止。

所谓古来长春,即四季如春。其叶如莲,树身似桂,花随四时之色。春碧夏红秋白冬紫,颇为傲气。

它化作的尧清最最突出让人难忘的,是她生的那双青草般水绿色的眼珠儿,灵动如斯,勾魂摄魄。着一袭水蓝衣裳,美得出尘。

在天界她算是掰手指头数的倾国倾城之色,让那天界一水儿的男仙们都滴着口水时时望着她。

日久生厌。

有日尧清实在是忍不起一个生的歪瓜裂枣的人着实不安分的想轻薄她,那缺心眼儿的便被尧清铁青着一张脸,从云头上踹了下去。

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看见那人。于是从此她养成了踢人的恶习,那瑶池日日都有被踹下去的,下至没地没位的小仙,上至天界排得上号的上仙,兼而有之。

饶是她稍微跋扈了些,也还是有一群仙在她身后欢呼鼓掌,夸她踹得好看,领头的还是玉帝家那护短的王母娘娘。无人异议,尧清从此多‘天界踹人第一好看’的名称。

听闻同是大美人的舜华仙子从未被众男仙如此烦不胜烦,完全是因为她是巫山神女瑶姬的亲侄女儿、炎帝的亲孙这个原因之后,尧清开始了起早贪黑苦修道法的日子。

就盼着有一天,她成了上神身居高位无人打扰,能悠闲的抱抱猫喝喝茶嗑嗑瓜子,舒舒服服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好容易过去了百八十年,尧清终于盼到了自己要飞升上神的那日。

选了个仙气充盈的仙洲岛屿,布好了许多防御抗雷的阵法,她算算命数,在同那静若处子动若疯子的王母娘娘道了别之后,挑了个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天,引了雷劫下来。

要生生扛过九九八十一道,才能真正脱胎换骨飞升上神。

在她正被雷劈得天昏地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说了一句:“咦,这是何理?!”接着便是一阵惊呼,惨叫绵绵!那声音之惨烈,叫得过路的都觉得疼了……

尧清环顾四周,不远处一个青衫少年正被雷劈得直跳脚,堪堪同她齐站在劫雷中心来。

那少年的模样看不大真切,但应当是生得俊俏,可她偏生是无甚大印象,唯一肯定的是,他俩并不熟!雷劫若要别人替渡,需得结阵设印,否则算作是前功尽弃!

此时此刻,尧清看少年身形闪动,心中又是惋惜又是无奈!天界最兴的便是历劫,劫数全凭机缘,向来可遇不可求。

“天道无眼何以为理?!”少年飞快动手结印,化出护罩裹住全身。

理?尧清表示我什么也不想说,她只想爬起来,毕竟被雷劈成这个姿势实在太丑了!

可还没站定,眼前就来了一阵昏黑。仙宫里踹人第一好看的尧清上仙,华丽丽丽的倒了!

因果循环天道难酬!受了四十几道劫雷之后,尧清三万年修为才堪堪得了一个下仙!

悠悠转醒已经是十日之后了,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希有那俊俏逼人的脸。尧清虽对她无感,却也打心底里觉得希有生得清秀好看。两相对视着,气氛有些微妙。

出于礼貌,尧清率先开口打破尴尬,一口似出谷黄鹂般的嗓音细细的说着:“敢问仙台是——”

“北溟希有。”

北溟希有,天界里众仙虽没几个见过他的,但谁人不知,那个北溟的少尊主嘛,是这万把年来北溟大鹏一族出的唯一一根苗苗,鹏王鹏后他们心尖尖上的人物——希有!

“北溟希有?那我如今是在北溟了?”尧清歪头从脑海中思索着,客套道:“原来是少尊主啊。多谢相救。不知尊主我救之时,可曾见过一个青衫少年?”

“……”

“生的应当很是俊俏的,那少年抢了我飞升的最后几道劫雷,我也不会同他太计较的。只是让我万年心血毁于一旦,本仙很是不甘!”说着尧清还作势捶了捶床。

希有的冷面总算是出了一丝动容,“不巧,仙子寻的那个人,便是本尊。”

“哦,是你啊。”尧清顺口应下来,随后又反应过来他讲的究竟是什么,“等等,你再说一次?”

“仙子所遇,便是本尊!”

“什么?!”尧清倒吸一口冷气。

一旁漠然了许久的一个婢子模样却又不失气势的女仙开了口:“仙子方才虽说了不会同尊上计较,但我北溟也不会不认账,日前仙子一切吃穿用度皆属我北溟,仙子且放宽心养着仙体,再觅飞升良机!”

“……”

尧清活了万把岁,今日生平第一次知道了这“憋屈”二字的真正含义。可那话确实是她说的,她总不能刚拉出的屎趁热往回坐吧……

尧清直挺挺的往回一躺,扯过一床绣着墨蓝色鸟儿的被子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的。心里很是不爽,那明明方才还炙手可得的悠闲日子,眨眼就消失了。

“仙子……”女仙又开口,有些忌惮尧清,莫要说天界,就把三界都算上,尧清也是个有名的主!还是个有名又厉害的主!

“无妨无妨,你们出去吧!”被子里讲的话被子外听着郁闷,实际上尧清也是郁闷的。

听到尧清这么说,女仙便同希有一块出去了。关门之时,希有眼中掠过一模不明之色。

尧一晃几日便过去了,在这北溟虽说情愿不情愿,到底是住下了。

她此番历劫损伤很大,原本历劫成功了,便能一定程度上再提升她的修为。然而如今不仅雷劫未过,还自损一半,这又起码是几十来年的光景才的慢慢修复的事了。

仙生如戏,有悲有喜。尧清突然觉得,她的仙路,断然不会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余生满满的苟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