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24 09:28:15   字数:2139字

斜雾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张七几个在脚不停歇的跑着的同时瞥到一眼后面坐在仙鹤上悠悠闲闲谈天说地的三人,简直恨得牙痒痒得不行!

同样是出任务,怎么人家管常春那么安逸,他们就那么命苦呢……所以说大佬们真会玩,刚开始他们轻轻松松驾云飞,后来散了气云飞不起来又御剑飞,到如今灵力用光了,那上神还特地给他们设了结界,让那雪狮子追着他们在平阔的云层上跑。张七等人觉得,他们已经把作为一个玉仙的面子都丢光了……那雪狮追着他们跟玩似的,真不知道是夸他们仁慈好,还是夸他们凶残好!

紧紧捂在怀里的传音玉简微微震动,张七赶忙摸出来看了一眼,这次指示是往西跑。叹了一口气,跑吧,像他们这些小人物,只能听命于一方才能有活路啊……

尧清抬起眼,望了望那几个仓皇狼狈的人影,端起精致的琢玉杯,细细的又品了一口灵茶,余韵悠然绵长。虽然于她而言灵茶里蕴含的灵力基本就像不存在,但这味道着实可以同仙粹比拟。

不得不赞一声,管常春实在是会享受。这羽毛光滑洁白的仙鹤飞得四平八稳,这样穿一袭出尘的白衣到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了。如此遨游四海之内,恣意天地之间,倒也不失为一种人生境地啊。

“如何?滋味可还行?”管常春看着尧清不经意间露出的舒惬表情,继续笑道“这可是我珍藏了百年的宝贝,一直等着我修成大道了,再来慢慢品味的好东西!连同这只灵宠白鹤,原也是给我云游四海准备的。”

尧清看了一眼这最多玉仙阶的人,等他修成大道,大概也就觉得这灵茶没滋没味儿了吧。她略略点头,不言语,这是表示赞同了。

管常春也学着尧清的样子,细细的品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大道至上虽好却远,我一介小天仙又能得何人亲眼?无非是个牺牲品而已!千年道行也不过推出来做了个炮灰,咦,说不定哪日出任务就死在外边儿,尸骨无存了。

所以人生得意还是须尽欢,一味的等待时机,岂不白瞎了我多年的收藏?”

“你倒是看得通透了!若是你上头的那些人也早能这样想,你看又何须至于如此?”尧清边说边挑起下巴,指了指那边被白大喜,追得跌跌撞撞,却始终有组织有方向往同一处跑的几个人,眼角含着无声嘲笑。既是这些是甘心受人摆布的人的,也有对那些身居高位却胆小如鼠的人的。

苍梧一直静默着,只是偶尔又回过眼睛来看一眼尧清。白鹤飞得平稳,他始终着意着去向。时而东西,时而南北,看那些人不时摸出传音玉简的样子,只怕是本来也不知道要往哪儿去。这样周密而谨慎的算计他们的陷阱,究竟是在何方?

他不再注意他们,闭上眼,开始冥想。从最初无名深山,东三,南四,西南四,东八又南七………曲曲折折的路程,看似是在兜圈子,但其实不是有一个方向一直没有变吗?很蹩脚的障眼法呀。

“阿姐。”他开口,尧清和管常春神游的目光顿时回到他身上。管常春知道啊,大神不轻易开口,一开口定然是大事,所以他也只是看着,不敢说话。

司命星君啊,没修到跳脱出天道之前,他也归这人管。哪怕如今成了天仙,人家也可以光伸出一只手指就捏死他。更何况他深深的知道,这人干净如水的面皮后,是颗杀人不眨眼的心呢。他不看不听是做不到,但保持如一粒尘埃毫无存在感的样子,他还是没问题的。

“如何?”尧清放下玉杯,“有你在我就懒些了,算到了么?”

“………”苍梧头微偏一些,“猜到了几分。”

“猜到?”尧清有些诧异的问。

“世间万物,我都算不出来了。”所有任何都算不出来,只是某些气运绝对弱势的能被他感应出来。

尧清转过来,正色打量着他,身子无碍,神魂也依旧强大,只是……好像有缺。“怎么失了两魂?”

苍梧没有回答,有些事不一定非要泡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只是继续说着他的结论,“如今他们跑的方向越来越接近无妄海了。”

“无妄海?有什么特别之处?”尧清也刻意略过了他的隐瞒,人是会变的,世事哪里是强求可来的?

“魔主,在前些年蟠桃会的时候,传出些风声来说已经复醒了。这些年天界和魔域争斗不断,无妄海是近年来斗争最为频繁的一处,据闻魔主就栖身在此。”知道尧清对近千年来得变迁不太了解,苍梧细心的解释道。

前些年的蟠桃会?尧清略略一想,近来都是万把年前的往事旧怨,最近的倒是被她忽略了个一干二净。

大佬们在谈事,管常春努力让自己成一个隐形人。他有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果然,只见尧清原本还含有几分笑意的脸,深思片刻后越来越黑,黑的可以说是十分的彻底……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怕是要遭了!他恨不能化作仙鹤身上的一片白羽,彻底的没个存在感才好。

“殊缶,是魔主?”

“是。”苍梧顿了一顿,就知道他姐姐是忘了这茬儿呀,要不然早暴走了。“因为当年的阵法被人篡改而产生的缺陷,殊缶被人抽掉了大半功法灵力。也幸亏当时他急着出来救你,要不然只怕要被活活抽干!”

“同时,当时你已经被天界上的人控制住了,殊缶为了胜过他们,食了人牲,入了邪道。”

当然不止啊,哪里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呢?尧清被人控制的同时,不知次数毫无限制的伤害他们,哪里是一句话就可以带过的?可是苍梧没有说,尧清也没有提,他们心里知道说出来只会让大家都难过。

沉默片刻,尧清再抬起头来,圆溜溜的眼珠里饱含漆黑。“苍梧,你看,人的善良像是真的,人的凶恶也像是真的。善与恶,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管常春,我要害人,想救不救就看你了!”

没什么比看得透彻却放不下还让人疲惫了,她深吸一口气,从仙鹤上飞弹出去,声音只在风里略过。

管常春微怔片刻,立刻驾着仙鹤随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