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谦豆谦   更新时间: 2017-10-02 22:09:35   字数:3300字

从许兰兰家跑出来,任小滢还心有余悸的朝身后看了一眼“吓死我了,以后都不敢开冰箱了”任小滢拍着自己的胸脯给自己顺着气。“别说你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被冻了一年的人居然跟活人睡觉一样的尸体”看着封念眼里那满是兴奋的眼神任小滢一下子觉得有些恶寒。

“这就说明许妈妈真的很爱她的女儿,不仅每天跟她聊天,肯定每天还给她收拾身上的污渍吧”眼睛不自觉的又看向楼上。

那微弱的灯光从窗户透了出来,窗前一个黑影闪过。让任小滢一愣过了一会一想有可能是许母的影子,便也没再多想其他的。

明明昨晚是很早睡,但是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不堪,有气无力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这才有所缓解。

“小滢,快点”封念的喊声从外面传了过来,任小滢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二人再一次来到许兰兰的家中,封念二人敲了两下门但是却无人来开。“不会又出去卖菜了吧”“从昨天看到许母的样子来看不太可能”听她这么一说任小滢的脑海里出现了昨天现在许母的样子,想着像她那个样子可能下个楼梯都要人搀扶了。

“那怎么办”任小滢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封念手里两着两根细细的铁丝“不会吧,你也学会这溜门撬锁的本事了”

“昨天刚学的”说着便把那两根铁丝插进了钥匙孔里。看着她来回鼓捣了半天那门还是没开“如果实在一行的话还是找韩志睿吧”

“不行,我就不信了”封念一脸不撬开它我就拆了它的表情继续着。“小念”听到任小滢的叫声封念一下子回过了头疑惑的看着她。

“怎么了”“血,好多血”任小滢指着门边惊恐的说道。

封念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门缝里渗出一大片鲜血,慢慢的流到外面的地面上。封念拿着铁丝的手使劲在锁眼里捅了两下,居然被她不小心撬开了。

一拉开门就看到许母脸朝着门口,原本那没有生气灰蒙蒙的眼睛瞪的老大,鲜血不断的从她的脖子涌了出来。

封念对着任小滢做了一个站着别动的手势便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血迹慢慢的朝着许母走去。手指放在许母的脖子上转过头对着任小滢摇了摇头,然后又再屋里转了一圈除了两具尸体以外再没了其他,就连杀死许母的凶器都没有。

看着封念小心的退了出来“怎么样”任小滢防备的看着里面。“死了,但是是刚死不久”

“刚死不久那凶手在里面吗”任小滢随便抄起旁边的一个棍状东西紧张的看着。

“里面除了两具尸体以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凶手,没有凶器”任小滢一听没有凶手第一想法就是自杀,但是又听到没有凶器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封念拿起电话跟那边说了一下这里的居体情况,便又再一次的走了进去,对室内再一次进行地毯式的检查。

“小念,你小心一点万一凶手藏在里面哪个柜子里呢”听见外面任小滢担心的喊声。封念只是点了点头。

“哎哟,作孽哟”这时一个女人从楼梯走了上来,捂着嘴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看了一眼里面想要跑着离开。

任小滢一听这话赶忙跑过去拉住她“大姐你认识这家人吗”

“哎哟,小姑娘我跟你说啊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这家人啊不正常并且啊她家不干净”那女人凑过来煞有介事的小声跟任小滢说了一句。

她所谓的不干净任小滢当然知道她说的不是卫生,而是鬼。“大姐,她家怎么不干净了”

“这家自从她女儿死了之后就成了这人一个人住了,但是我们很多次都听到她在里面跟人聊天,还是跟她女儿聊天”听着她神神叨叨的话语,任小滢想了想那肯定是许母在跟许兰兰的尸体聊天。

“还有啊,她现在才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岁,你再看看她的脸明明就跟八十多岁的老人一样,她啊肯定会什么巫术,我跟你说啊赶紧走,要不然一会儿还不知道有什么呢。”还没等任小滢说什么那女人就跟躲瘟疫一样跑走了。

“你在跟谁说话呢”封念一边走出来一边把手上的一次性套扔到一旁。“一个住在这里的邻居,不过听她的意思许兰兰的妈妈好像是会巫术”

一听这话封念哑然失笑“巫术?什么意思”任小滢像是很是相信那个邻居说的话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你想想她才四五十岁的人却像是一个八十多岁的人,每天神神叨叨的”

封念把手里的那块黑漆漆的东西让任小滢看“这是什么?”任小滢把那巴掌大的东西拿在手里认真的看着。

“不是人的头盖骨就是动物的头盖有骨”封念刚说完就听到任小滢啊的一声把那块不知道是什么的头盖骨扔回到封念的手里。

“这只是其中的一块,里面还有不少呢”一听这话任小滢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那两个字,巫术。“难道她真的会什么巫术,邪术那一类的”

老萧快步跑了上来还是带着一脸的笑意还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小念。“都说了别叫我小念了,说正事吧里面那个人死的有些蹊跷”封念脸上露出一股恶寒的模样。

“谁来做尸检”“不知道最近你休息,老林好像也请病假了……”正当老萧说着的时候一个小女孩拎着一个大箱子走了上来。

“我是今天来做尸检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老萧有些不悦“你是今年的刚来实习的吧”女孩瞟了他一眼。转身眼睛死死的看着封念,不说话。

“他这是看不起实习生吗”任小滢凑到封念旁边小声的问道。“你跟我来,不懂的你问我”封念率先走了进去,女孩跟在她的身后却让封念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朝着一旁的任小滢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自己小心。

“小心”听到任小滢的喊声封念猛的闪到了一边,只见那个女孩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朝着封念就刺了过去。

“别过来”眼神瞄到任小滢和老萧要过来,封念赶忙制止了他们。

封念一边躲闪着她的攻击,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似乎是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从包里拿出一面镜子,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镜面上画了一个符便对着那个实习法医的额头狠狠的拍了上去。

那女孩顿时全身抽搐着,慢慢的身体失力的瘫在地上。“这是怎么一回事”任小滢一脸好奇的跑了过来但是还是跟那个昏倒的女孩保持着距离。

“被她附了身了”封念说的轻描淡定,把自己手里那个封印着鬼魂的交给了一旁的任小滢,而自己拿手术刀开始就地解剖。

手里拿着那透着寒气的镜子任小滢真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失手把它给打破,想着看一下别的地方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眼睛瞟到封念正在尸检的地方,啊的一声下意识把手里的那面镜子给扔了出去。啪的一声那镜子的镜面碎成了好几瓣。

任小滢一脸不知道要怎么办的看着一旁的封念,“快跑”封念的话刚说出口任小滢便看到那面镜子里飘出一阵白烟,一个佝偻的身形出现在大家面前,那鬼正是许母。

许母的目光有些呆滞,眼睛来回的看着四周,当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被剖膛破肚的尸体刹时间变得恶狠起来。

“啊”任小滢看着她马上就要冲到自己的跟前赶忙朝着一边跑去,却被那老鬼先一步追到,一双冰冷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稍稍一用力便把任小滢一把甩了出去。

被甩在墙上,任小滢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许母再一次朝着自己过来,有些欲哭无泪。

当她的手快要再一次碰到任小滢时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脸也开始变的扭曲,一声声嘶吼从她的嘴里传了出来。

只见封念手里拿着一根血红色的绳子死命的拽着,“还不快跑,没看到我快拉不住了吗”封念脸越来越狰狞。

任小滢捂着自己的胸口,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离许母的鬼魂远远的。任小滢刚离开没多久便听到啪的一声那根绳子从中间断成了两半。

“我要你们死”许母哑着嗓子对着二人怒吼着,下一秒却又朝着任小滢冲了过来。

看着许母那青紫的手,任小滢顿时觉得有种日了狗的感觉,正想着要从哪里逃的时候胸前那块玉佩竟然慢慢的飘了起来,原本通体纯白的玉器一下子变成了血红色同时发出刺眼的光忙。

“啊,啊”许母凄厉的叫声顿时飘荡在整栋楼。渐渐的玉佩的光芒消失不见,再看被那玉佩所伤的许母一脸害怕的看着任小滢。

任小滢慢慢的朝着封念走了过去,许母似乎是以为她是朝着自己过来的,下意识的用手捂着眼身体不住的抖着。

“怎么办啊”封念从一边拿了一个酒瓶子便把许母收了进去,动作麻利的把符纸揉成团塞在瓶口处“先用这个凑合一下吧”

任小滢看着她手里的那个酒瓶子心想,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东西这么的不安全。

“想什么呢,这里他们处理就好咱们赶紧回去吧这个瓶子可不怎么结实”封念说着把那个瓶子放进了任小滢的包里。

“你干什么”“我突然觉得在咱们两个之间她更怕你”

任小滢还想说什么,却被封念快一步“行了快走吧,还有很多事情没理清呢”拉着一旁还在嘟着嘴愣神的任小滢往回走完全不理会一旁老萧。

总觉得身后有人看着她,可是回头所有人都在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看什么呢”封念朝着四周看了一眼问道。

“没什么,走吧”任小滢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但是还是时不时朝着身后看一眼

谦豆谦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