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长安月下   更新时间: 2017-10-31 21:23:30   字数:2058字

魏音的话给清风堵了回来,让她去找百里烨问个清楚?她可不想在百里烨心里留下个坏印象。

听了清风的话,魏音扁了扁嘴,看起来魏音是打算放弃追问这个问题了,实际上却另有打算——清风向来是个人精儿,但是明月就没有清风机灵了,回头她再向明月探探口风就是了。

清风也没有多做停留,扔下了魏音便离开了韶华院。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王爷身边的得力助手,哪里有空关怀一颗少女心?他可是忙得很的。

魏音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韶华院,还是磨磨蹭蹭的离开了。正如清风所言,这次出来的是清风,难不保一会儿出来的就得是王爷了,而且若是给那些爱搬弄是非的丫鬟小厮撞见了更是丢份儿。

百里烨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小小动静,但隐约听到是清风与魏音的声音,百里烨也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王爷可否告诉知婉,我的父母的下落?”安知婉的手搭在筷子上,看着几乎静止的百里烨问道。

百里烨略微惊讶的挑了挑眉,随即笑着道:“尚未到告诉你的时候,我还要好好地考察你呢。若你总像是在苏府那样的表现,那我一辈子都会对这个秘密守口如瓶的。”

安知婉狐疑的看着百里烨,“当真?你不会骗我吧?你真的知道我父母的下落吗?”

百里烨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不会骗你的,你父母的事情,清……请你放心好了,适当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百里烨差点儿咬着自个儿舌头,他差点儿就把清平散人脱口而出了,还好他反应快,要不然现在安知婉还不得把他扒皮抽筋了。

当然,之后才知道真相的安知婉还是很想把百里烨扒皮抽筋,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用完午膳,百里烨有要务要处理,匆忙的离开了韶华院。百里烨走后没有多久,安知婉便被一位容貌姣好大美女堵在了房中。

大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安知婉,笑道:“身材不错,就是尚未长开,王爷真是有福气。”

有福气?安知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最后咬着后槽牙道:“姑娘谬赞了,只不过姑娘未免想太多了。”

大美女好像吃了一惊,内心满满都是“王爷居然连个小丫头都没搞定”……

“我叫白露,是王爷吩咐我给小姐做新衣服的。我只是来看看小姐适合怎样的衣服与妆容,至于身材嘛……”白露促狭而暧昧的看着安知婉,意味深长的一顿:“至于身材,王爷已经告诉过我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分毫不差。”

闻言安知婉脸色一红,心里低声骂了句流氓。

“王爷为何要找白姐姐给我做新衣服?”安知婉总觉得这个叫做白露的不一般,她身上有着绿芜的那种气质,不卑不亢聪明绝顶,唯一与绿芜不同的就是她身上没有那种血腥与杀气。

当然,绿芜姐姐对她也很是温柔呢。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我猜想,怕是与两日后的婚宴有关。”白露似是王府的常客一般,笑儿端来茶水与水果,殷勤的招待着白露。

“婚宴?”安知婉心下好奇,她长这么大还未见过结婚的场景呢,“婚宴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白露笑着捧着青瓷茶碗,无奈道:“你怎么什么都要问一句为什么,王爷的决定岂是我们这些个做下属的随意揣测的?”

安知婉注意到了白露的言辞,是“下属”而非“下人”,看来面前的这个大美人儿白露也是百里烨的一颗暗子,只不过是何岗位她还猜测不出。

“那有劳白姑娘了,只不过制衣的钱你可别追着我要。”安知婉想起之前那一对双蝶蝶玉佩,就气的牙痒痒,“若是王爷拖欠你款项,我大抵也是不负责的!”

白露听着安知婉的话,蓦然一愣:“啊?”

随即白露扶着桌角笑的前仰后合,“你放心好了,王府不缺这点儿银子的。”

安知婉轻轻地哼了一声,委屈巴巴的道:“可是王爷忒小气了,就晓得坑我!”

白露总觉得自己貌似被塞了一把狗粮,但又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说起,只得笑着搁下了茶碗道:“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就在这里乖乖的等着你的衣衫好了,保证你不会比王珞诗逊色半分的。”

更何况,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白露出了韶华院,敏锐的察觉到了院外有人在窥视。但这里毕竟是王府,怕是她有些多疑了吧。白露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王府,准备安知婉的衣服去了。

韶华院的墙角处走出一个少女,身上虽然穿着丫鬟的衣裳,但那张脸却是——魏音。

魏音看着白露离去的方向,双拳紧紧地攥着,就连那漂亮的长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都毫无所觉,仿佛她的痛觉已经无影无踪了。

她认得那个漂亮的人儿,她也知道那是京城第一绣娘白露,白露的落霞云归阁制成的衣服一件千金,而百里烨居然为了这个新来的女子一掷千金,似乎她还不满意?

魏音心里又嫉妒又好奇,她真想知道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历,值得百里烨为她做到这一步。

正想着,魏音看见安知婉的两个小丫头,蓉儿与笑儿带着安知婉游逛王府。安知婉不仅毫无大家闺秀端庄大方的姿态可言,也没有小家碧玉的羞羞怯怯温柔如水,倒像是个顽劣的孩童,穿着裙子也敢上房揭瓦爬墙爬树……

魏音打心底看不起安知婉这番作态,心里不住地想着: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比她好了,王爷怎么就偏偏看上她了?

嫉妒和怒火一并涌上魏音的心头,魏音一步步的走向安知婉的方向,虽然眼里都是笑,但她的心里却不断地念着:你赶紧给我去死吧……这样就没有人可以霸占王爷的宠爱了……

安知婉正挎着装了鱼食的小篮子喂鱼,五颜六色的锦鲤簇拥在食物的旁边,一池清水都变得活泼有趣起来,安知婉也雀跃不已:“笑儿!那条锦鲤好大啊!能吃吗?”

长安月下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