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长安月下   更新时间: 2017-11-01 22:46:34   字数:2069字

“发生什么了?”百里烨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要知道王府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招惹魏音,魏音这幅模样大抵和安知婉有关系吧。

但是像安知婉那样乖巧单纯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刻意的去与魏音作对呢?

百里烨没有承诺魏音为她做主,只是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怎么可能就听魏音的一面之词就被她的话给迷惑了呢?

“还不是你带回来的那个知婉小姐嘛!”魏音绞着衣角,微微的低下了头:“她指使绿芜恐吓我,让我……让我不要勾引王爷!”

说罢,魏音脸色微红,很是忸怩的偷偷看了一眼百里烨。

百里烨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用手扼住魏音的脖子,逼着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小婉不可能因为嫉妒恐吓你的,我留下你好生照顾你是情分而非义务,麻烦你,魏音,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相信她……不……不相信我!明明……明明是我与你……我与你相处更久啊!”魏音被百里烨掐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的才把话说完。

“你什么都不知道,做事起码得了解清楚背景吧?”百里烨凉凉的看着魏音,接着道:“小婉她现在根本不爱本王,懂了吗?”

百里烨像是丢了一个破布娃娃一般,就这么的把魏音扔在地上。魏音的后背撞在了巨大的花瓶上,花瓶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破裂的碎片割破了魏音柔嫩的胳膊。

魏音吃痛,眼泪汪汪的捂着伤口,一双眼睛乞求的望着百里烨:“我……我只是气不过……”

百里烨打断了魏音还要说的话,不耐烦的道:“魏音,你给本王安生一点儿可好?这次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本王也就不再追究了,亦不会问绿芜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若再惹祸端,针对小婉,本王定将你扫地出门!”

“当然,若你想伤害小婉……”百里烨一甩袖子,坐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腰背笔直,散发出无限的尊贵与威严,“本王也就不说了,免得你以为本王说那么的凶残像是在吓唬你一般。”

魏音被百里烨话语里的森然杀气吓得浑身一抖,她毫不怀疑百里烨的话,他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他真的会这么做的!

“你还不快滚?”百里烨看着在地上的魏音,冰冷的眸中没有一丝的感情。

听了百里烨的话,魏音连忙爬起来,捂着胳膊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匆匆的离开了百里烨的书房。

魏音走后,百里烨疲惫的叹了口气,声音微软的唤了声:“明月,你派个丫鬟送点儿药去翠音阁吧。”

“王爷不必自责。”明月看着百里烨的样子,也知道他对魏音很无可奈何,“正如王爷所言,照顾她是情分而非义务,再说了,王爷做的已经够多了,是魏音不知足,妄想更多永远都不会属于她的东西,觊觎永远都不会属于她的人。”

“总之你先把药膏给魏音送过去吧,这些问题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要她不要伤害小婉,本王自然不会跟她计较那么多。”百里烨提笔,轻轻呼了一口气,把心头的杂念通通放下,“你先去吧,本王先处理公务了。”

这些公务大抵是某些地区的旱涝问题,说好解决也好解决,但若是解决不好,说不定会引起民愤和暴乱的。儿女私情与国家大事面前,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更何况,魏音又不是小婉,不值得他劳心费力的为她忧虑。

安知婉在王府的第一日便在有惊无险中度过。

到了晚上,百里烨就如同前几日一般,特地命人提了食盒去韶华院用晚膳,安知婉不知自己该是欢喜还是抗拒,也就如同之前一般与百里烨安安静静的吃晚饭。

“两日后便是我二哥百里风华与王珞诗的大婚之日,王珞诗乃兵部侍郎的嫡女,与二哥倒是门当户对。”百里烨想起要带安知婉去参加婚宴的事情,怎么说也得与她好好交代一番。

“你是要带我去参加婚宴吗?”安知婉略略有些兴奋的看着百里烨,随即被那一句“门当户对”说的有几分闹心起来。

百里烨略微颔首,接着道:“你不是想知道自己父母的情况吗?那我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去参加我二哥的婚宴。”

安知婉捧着一盅热汤,看着百里烨的目光有些疑惑:“参加婚宴有什么难的?”

“我要你与丞相安瑾之的子女安知书、安知画接触。”百里烨眉头微蹙,“不过说句实话,他们其实是安瑾之的弟弟安文之的子女,但是安瑾之却待他们如嫡子嫡女一般。”

若是说安瑾之温文尔雅,心地善良,但也不至于把两个不是自己的孩子视若珍宝,这才是这一整件事情中,最大的纰漏。

至于安瑾之真正意义上的嫡女,除了她,本该是安知琴才是。

而且虽然时常都有人说丞相待他们如何的严厉,如何的凶狠,但若仔细探查,才会发现那些仅仅是表面的做戏罢了,实际上安瑾之把这两个孩子都宠坏了。

“这也没什么难的啊。”安知婉自信满满的看着百里烨,“包在我身上了,只不过你要什么情报啊?”

“与他们处好关系就好了,以后有用处。”百里烨没有再与安知婉细说,再说可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了,“明日你就带着那副人皮面具好了,反正也没有人认识你,不会有太大危险的。”

“危险?”安知婉疑惑的重复了一下这个词,心里咯噔了一下,想着:难不成王爷的婚宴上也会出什么大事吗?

百里烨已经一再小心了,可是还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百里烨自知失言,面有尴尬之色的轻咳了一声道:“没什么,只是你想我如此温柔潇洒风流倜傥,喜欢我的女孩能排到隔壁君临国呢!若是看清了你长什么样子,可不得天天找你麻烦?”

安知婉自然是不信的,她是天真单纯,可又不是傻,当即一脚踩在百里烨的脚背上,轻哼一声道:“自恋鬼!”

长安月下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