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长安月下   更新时间: 2017-11-07 17:43:54   字数:2022字

安知婉沉默了,抱着小奶猫一动不动的,气氛再一次的僵住了。

百里烨自然不愿意气氛僵化,也就把猫咪的事情抛在脑后,对着安知婉道:“你先更衣吧,一会儿用了午膳再与绿芜一起出去。”

安知婉本想出去逛逛京城的小吃街,闻言也只得放弃了心中的想法,毕竟她不是什么太过矫情的人。

用过了午膳,百里烨笑着与安知婉道了别,而后两人分道扬镳,百里烨去处理他的公务,而安知婉嚷嚷着让绿芜带着她去了京城最为繁华的地带。

就在韶华院无人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走到了韶华院前,站定在门口。因为是安知婉的院落,百里烨已经吩咐了不许闲人靠近,所以都没有人注意到女子的靠近。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用纱巾捂着半张脸的女子悄悄地潜进了院落,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安知婉的院落里居然多了一大一小的两只狸花猫。

老猫自然是不认得这个女子的,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女子没有将老猫的举动放在心上,一心只想找到安知婉的新衣服。

安知婉必定是要穿着那一身衣服去二皇子的婚宴,二皇子的婚宴必定聚集了很多的达官贵人,若是安知婉在二皇子的婚宴上出了丑,百里烨也会觉得面上无光,从而抛弃安知婉的。

见女子一进来自顾自的寻找东西,老猫扑了上去,两只锋利的爪子挂在了女子的腿上,女子吃痛,一脚把老猫踹出好远,老猫吃痛,窝在一旁,舔了舔爪子。

女子不耐烦的跺了跺脚,破口骂道:“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什么畜生都往王府里带,也不怕染病!”

原来是魏音!

老猫也没有在意魏音之后的动作,但是它的爪间玩弄着一小根布条,正是它刚刚从魏音身上的衣服挠下来的。

魏音几乎没费多久就找到了安知婉的新衣服,但是她的面前放着两件衣服,而她的时间只够给一件衣服做手脚了。

魏音皱着眉,有几分的举棋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了。

不过片刻,魏音下定决心,拿起了那一件大红色的喜庆衣衫,开始拆线。

毕竟是二皇子的婚宴,安知婉肯定要穿的喜庆一些的,这样才像是去祝贺别人婚宴的,要不然穿的清清淡淡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出殡呢!

这么想着,魏音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她一定要在安知婉回来之前把这件衣服弄好。

魏音把拆掉了线的衣服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并用手试着扯了扯,果然,衣服响起了“噗嗤”的轻响,线也微微的炸了。

看着自己的手艺,魏音自然是满意的,然后把衣服原样儿摆好了放在架子上,又悄悄地溜了回去。

魏音刚刚回到自己的翠音阁,后脚安知婉就愉快的拿着一堆各式各样的小吃回了王府,只消看她的表情也知道这个下午让她快活极了。

得知安知婉回来了,百里烨自然也是很高兴的吩咐人送晚膳去了韶华院,也去韶华院用了晚膳,只不过安知婉下午在外面游玩,也吃了不少小吃糕点,对于王府的晚膳也有些兴致缺缺。

待百里烨走后,老猫喵呜一声跳上了安知婉的膝头,猫头蹭了蹭安知婉的胳膊,然后一小截布条还沾着一点殷红的鲜血就落在了安知婉的身上。

“这是什么?”安知婉拿起布条,隐隐觉得眼熟。

“这是王府里面丫鬟所穿的衣服。”绿芜一直都在安知婉的房里,听着安知婉的自言自语也跟着看了看安知婉手里的布条,“不会错了的。”

“今天下午有人进了韶华院!”安知婉立刻会意,知道下午院子里进了不速之客,而且是没有安好心的不速之客。

想着,安知婉手下也轻柔的揉着老猫的后颈,老猫舒服的直昂头。

“绿芜,你看看韶华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好?”安知婉对这些一窍不通,只得讨好的看着绿芜笑,麻烦她帮帮忙。

绿芜自然是不想安知婉如此客气的,转身替安知婉检查了王府,可是府上并无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东西也没有什么变动,绿芜心下好奇,也向安知婉汇报了她的检查结果。

“会不会与中午白露送来的衣服有关?!”安知婉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忍不住跳了起来,那可是不能出半点儿差错的。

绿芜想想也有可能,赶紧去把挂在架子上的两件衣服好好地检查了一遍,这一检查绿芜就看出了猫腻——

“知婉小姐,这一件衣服被人动了手脚,被人拆了一道线。”绿芜把衣服拿到安知婉的面前,果然针脚的位置略有些皱皱巴巴,而且极易崩坏,“这样小姐若是穿上这件衣服,只要动作稍大,衣服就会崩坏。”

安知婉心底扬起几分怒火,她不喜欢这样被人暗算的感觉,而且暗算她的人好像是把她当成没有爪子的小猫咪了。

“我觉得此事一定与魏音有关,绿芜,你去帮我查一查。”安知婉的眼神冷冷的,仿佛可以冻死人一般,“布条上面有血迹,我想她的身上一定有伤。”

绿芜看着一向温柔爱笑的安知婉摆出这一副神情,也知道安知婉是被逼着动怒了,而且——安知婉的这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简直与王爷是一模一样!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

绿芜行动是极快的,不消片刻就打听了消息回来。毕竟王府也就王爷这一个主子,而女子也就安知婉与魏音两人而已,若有什么消息好打听的很。

“小姐,你料的不错。”绿芜神情也有几分怒了,安知婉并没有招惹魏音什么,她却要如此恶毒的暗算安知婉,简直是太过分了。

“我去问了府医,今日傍晚时分魏音去拿了一瓶伤药,却不愿说自己伤到哪里,而且含糊其辞。因着王爷的缘故,所以府医把药给了她,而我刚刚去翠音阁看了,魏音的腿脚处果然有猫抓过的痕迹!”

长安月下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