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雪痕   更新时间: 2017-10-29 23:41:59   字数:3436字

上官谨从来没有跟林露雪解释过他和明月的关系,林露雪也从来没有问过他。

挂掉电话,上官谨还是保持着刚才的样子,站在落地窗前看向远处。

明月因为要参加一场国际走秀,所以在加紧练习,不料突然出现了意外,当场摔在了T台上,造成了韧带拉伤。

刚刚她打电话来是希望他能过去看看她。

二十一层,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不算高,但却是这栋公寓的顶层。

上官谨凝眉沉思,对于明月的想法他并不是不了解,只是在刻意的避开,不想弄得太难看,而他也跟她提过自己心里有一个人的事。

他可以对那些追着他的女生冷脸冷语,不放在眼里直接拒绝,可他却不能这样对明月,他始终不能做得太过分了。

明月对他有恩,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年如果不是明月路过及时从车里把他拖出来,他恐怕早就随着车一起爆炸了。

他上官谨注定要对不起一个人了,恩情终归不是爱情,现在他已经和林露雪在一起了,她才是他想要一辈子想对她好的人。

手指紧了又松开,上官谨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针,十一点多了,小雪应该要醒了。

出了书房,上官谨径直去了卧室,然而卧室的大床上却没有林露雪身影。

“小雪。”

林露雪无意中听到上官谨电话里的内容,心里有些复杂,想到刚刚出了一身汗,便想去洗个澡。

这里没有她换洗的衣服,便想着先找件上官谨的,然后才把自己的衣服洗完烘干,然而当她进去衣帽间的时,却傻了眼。

上官谨的衣帽间和他的卧室是通着的,里面的四面墙壁都是玻璃做的衣柜,能让人清晰的看到里面摆放了些什么。在最大的那个玻璃衣柜里,一半摆放了整整齐齐的黑色西装和休闲装,一半摆放着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裙装。

其他柜子也是如此,一半男士的,一半女士,各种用品都有。

林露雪的手顿住,她想到了刚刚上官谨的电话,心里不禁猜想这些东西是上官谨给谁准备的。

上官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林露雪站在衣帽间其中一个柜子前,愣愣地看着里面的东西。

从身后抱住她,“喜欢吗?”

林露雪后背贴着上官谨的胸膛,很温暖,可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次……对不起。”上官谨道歉,上次看到冷玉成和她一起去买衣服,他吃醋了,拉着她也要去给她买,还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她生气了。

林露雪被他的突然道歉给弄愣住了,皱着眉不明白。

上官谨叹息一声,笑着捏她的小鼻子,“才多久就忘记了?你还真是不记仇啊!”

“所以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吗?”还是给明月的。

“除了你还能有谁?”上官谨笑道,“这里只有你一个女主人,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也包括我。”

“我才不要你呢!”林露雪推了上官谨一下,挣脱来他的怀抱。

上官谨也不恼,又追了上去,改为拉着她的手,“饿了么?我准备了很多,要不要去吃?”

林露雪点点头,把刚刚心里的不痛快藏在心底没有表现出来,“早就饿了。”

“那我们先去吃饭,一会儿再来看,到时候你看看缺些什么,我再去补。”

“可我想先洗个澡,身上都是汗,不舒服。”林露雪说道。

“也好,我还有一个汤没有好,你先去洗澡,等洗完了,我们再开饭。”上官谨说着,领她去拿换洗的衣物。

林露雪实在没有想到,上官谨连贴身的衣服都准备了,而且还是那么多。

最终红着脸随便拿了几件关系衣物,逃似的跑进了浴室。

听着哗哗的水声,上官谨忍不住弧度加深,还真是可爱。

十五分钟后,林露雪穿着一件长至脚踝的白色长裙出来了,而上官谨拿着电吹风正等着她。

长裙是无袖的,露出她洁白的藕臂,可能是刚洗过澡,白皙中还透出一点点粉色。

“过来,我给你把头发吹干。”上官谨招手叫她。

林露雪一愣,随即欢快的朝上官谨奔过去。

把手里的湿毛巾递给他,然后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任由上官谨在她的头上动作。

上官谨骨节分明的大手穿梭在林露雪的发间,她只觉得很舒服。

吹风机的声音不大,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到。林露雪问上官谨,“小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给我吹过头发啊?我好像脑海中有些熟悉的片段。”

上官谨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听了她的话心里隐隐的有些期盼,回答她道:“我何止给你吹头发,有我在你连洗漱都不愿意动,经常让我给你洗脸,帮你刷牙。”

“啊!我小时候就这么厉害啊!”林露雪偷笑,她小时候就使唤上官谨照顾她,本事不小嘛!

“这就厉害了?你更厉害的还有呢!”上官谨没有生气她使唤自己的事,总归是自己心尖上的人,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听上官谨这话,林露雪顿时起了好奇心。正好吹完了头发,她便拉着上官谨坐在她旁边,问他:“照你这么说我还做过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快说说。”

上官谨看了眼她抱着的自己的手臂,心里满满的,“你真想知道?”

“当然。”她忘记的那些上官谨都还记得,这样真好,她还能找回。

上官谨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有一次,你把自己的头发弄乱了,梳了好久都没有梳开,就拿着梳子来找我了,非要我帮你梳开了。我没办法就接过来了,刚梳了一下你就叫疼,不给你梳了,你还不干,说我不喜欢你了。”

虽然都是些小事,但林露雪听的很认真,“然后呢?我有没有哭。”

“哭到没有,反正梳完之后,你就捧着那些断掉的头发,可怜兮兮的跟我说,‘小哥哥,小雪好可怜,掉了这么多头发,你要补偿小雪,不然小雪哭给你看。’”

“哈哈,我小时候就这么可爱啊!”林露雪笑得栽倒了上官谨肩膀上。

上官谨看着她在笑,自己也很开心,“哪有可爱了,明明是一个小恶魔,就知道变着法儿欺负我。”

“哼!怎么?你还不让欺负了?”林露雪笑够了就听到上官谨说她是小恶魔,撅着嘴表示不开心。

上官谨失笑,发现自从和她在一起后自己的笑容也多了,将她揽到怀里,“好,让你欺负。小恶魔同学,你不是饿了吗?我们去吃饭吧!”

上官谨一说,林露雪才想起自己饿了的事,此时的肚子很配合的咕噜了一声。

咕噜。

又一声,林露雪有些尴尬,这肚子也太不争气了,才说饿,就迫不及待的咕噜乱叫。

上官谨忍着笑,拉起林露雪来。

两个人一起去了餐厅。

上官谨没有准备太多,毕竟只有两个人吃,三菜一汤也算是丰富了。

将扣在菜品上的大玻璃罩子拿来,林露雪一下子便闻到了香味,吞了下口水,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吃了。

小手一伸就要下手去拿一块糖醋排骨吃,结果被上官谨给拍回来了。

幽幽的看着他,“上官谨,筷子呢?”林露雪不满的撅着嘴,仿佛刚刚她下手去抓的行为不是因为她嘴馋,而是因为上官谨不给他筷子。

上官谨无奈的摇摇头,认命的去给某个饿坏了的小丫头拿餐具。

得了筷子的林露雪,赶快夹了一快糖醋排骨放进嘴里,满足的吃着,吃完了又立马去夹另两道菜。

都很好吃,林露雪很开心,没想到上官谨这么会做菜。

接过他递过来的汤喝了一口,小嘴开始夸他:“上官谨,没想到你还会做菜,而且做的这么好吃,和我二哥有一拼哦。”

“你二哥?小无忧的爸爸吗?”上官谨问,他还没有见过林露雪的二哥,只是知道他是零度的总裁,多余的一点也不清楚。

“嗯嗯,是。你不知道,当初我二哥追我二嫂的时候,就是因为他做的一手好菜俘获了我二嫂的胃,进而拿下了人。嘻嘻……”林露雪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人家追女孩都是送花送礼物,她二哥追女孩却送装满食物的保温桶。

上官谨也忍俊不禁,笑着问林露雪,“那我想要拿下你的人,是不是也要先俘获你的心?”

林露雪又夹了一块排骨,笑嘻嘻的说,“嘻嘻,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你这么说,我会得意的。”

“嗯,那你就得意吧!”

“好嘞!”

倒是一点也不谦虚。

两个没再说话,整个餐厅里只有碗筷碰撞的轻声。

岁月静好,林露雪求的不就是这样和美的生活吗?

饭后,两个人一起收拾的,上官谨怕洗洁精会伤手,边自己洗完了,让林露雪擦干。

被刚刚一系列的事情闹得,林露雪都忘记了上官谨的那通电话,她记得上官谨对明月说,他有事,晚些再去看她。

“上官谨,一会儿我们去看电影吧!听小手说,最近新上映的那部评价很好呢!”林露雪提议道。

上官谨洗碗的手一顿,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林露雪听到他说:“小雪,可不可一次再去,我下午还有些事,需要去公司。”

林露雪心里一紧,面上笑着说,“那我陪你去吧!方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去了,说不定还能帮你们一些忙呢。”

上官谨,你不要拒绝我,要不我会忍不住想,你是去见明月的。

“我不是去锦上,我要去正大,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接手了。”上官谨解释说。

林露雪心里有些失落,他还是拒绝她了。不过他也许不是去见明月,也许公司真的有事呢?林露雪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多想。

“好吧,那你先把我送回学校吧!”

上官谨洗完最后一个盘子,接过林露雪手中的布,问她“生气了?”

林露雪摇头,“没有。”

“真乖,明天把时间补给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好。”

最后,上官谨把林露雪送回松柏大学。

林露雪没有让他吧车开进去,就只是让他停在大门口,便下了车。

她看着离去的那辆黑色兰博基尼,神色越来越沉。

上官谨,你是要去见明月吗?我们俩个到底谁最重要。

别让我失望,好吗?

雪痕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