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发霉的冰淇淋   更新时间: 2017-09-25 20:19:17   字数:2436字

顾白手中的灵力球冲着流水轨迹飞了过去,两者在空中相遇。庞大灵力快速碰面,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随后消失在天际。

顾白向后晃了晃身子,而那三人排列的阵法没有丝毫波动,而第二次的攻击也紧跟其后,来不及再次攻击,顾白向地下滚去。

滚的位置是靠近他们的,顾白发现若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只有击败其中一个人,阵法破掉那就可以了。

但是,她的想法明显大错特错。

因为未击中她的那道流水落在了地上,而地面上的土壤居然开始变得松动,甚至有塌陷的痕迹,如同沼泽一般。

顾白心中诧异,这么变态,释放的流水居然可以腐化土壤!那么这样她再也不可能向后退。只能一步一步的向着三人靠近。

前有恶狼后有险境,该如何是好?

可是对面并不会等你想出方法,紧接着的第三次攻击如约而至。顾白虚叶横生直接破了这次攻击,而她离最近的那个人已经是一步之遥。

她握紧双拳,蓄力而出,狠狠砸向那人的腰部,可突然潺流溺水阵发出光屏紧紧护着,拳头落在上面竟如同在棉花上。

被软化了,攻击丝毫不起作用!

顾白向一旁过去,已经贴近围墙,接下来的攻击在她前脚走的地方又化成腐水。

可恶!进攻和防御全部具备,怎么才能破解呢?自己碰不到阵中的人,只有挨打的份。

“顾白~”就在众人笑意横生,留顾白一点喘息的机会时,那远处传来了苏清的声音。

不好!苏清并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她大喊到:“别过来,别过来!”而脚下就是沼泽一样的土壤,过来就会陷在里面。

苏清这时已经到了身前,但听到顾白焦虑的喊声还是停下了,她的前脚就是潺水之地。

她的眼睛看清了此时的形式,单纯的她都想到了圈套这一词语,她大喊:“顾白,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快离开这里,去找人。”她说完就示意苏清赶快走,而另一旁的顾思廖眼中精光一闪,向着穆胥说道:“拦住他,否则一会便会找来帮手。”

穆胥在一旁注视着战局,当然也发现了苏清,但这个时候他有些犹豫,苏清是苏城主的女儿,若是她有什么不测,并且知道是自己干的,那么之后在白溪城里,肯定会被打压。

这样的举动实在不是太明智,所以他放走了苏清。既然她可以找到帮手,那么就快点将顾白解决掉,不管来多少帮手也无济于事。

“你干什么?”顾思廖有些紧张,毕竟刚才苏清已经看到了自己,如果就这样放回去,事情暴露之后该怎么办?她不满意穆胥的做法。

穆胥转过头,低沉一声:“闭嘴。”妇人之见,他也不在说话,冲着阵中之人说道:“快点解决掉。”

三人点了点头,此时的局势已经很清楚,先将顾白干掉,就可以全身而退。他们只是雇佣而来的灵者,没必要将性命放在这里。

所以他们灵力尽出,那潺流溺水阵突然异常膨胀,呼吸之间那阵心灵球喷发出巨大的水龙,似乎隐隐约约有龙吟的声音,真实而又可怕。

带着呼啸的声音冲向顾白,而顾白突然嘴里默念,虚叶横生直接穿过虚空,直接对准三人之中的一个的眉心处,势必一招将其杀死。

而在水龙冲到身前时,千叶第二式藤之杀也悄无声息的释放。

就在命悬一线的时候,旁边的赵易突然冲了出来,整个人张开手臂,让水龙直接冲到他的身体里。

溺水会让人感到无力,胸口虽然被软绵绵的击中,但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赵易终于受不了捂着胸口跪在了地上。

而令顾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虚叶横生也没有冲破水屏,藤之杀也没有从脚下出现。三人之中完好无损,只是有点太过损耗自身灵力。

“赵易,你干什么?”水龙已经命中敌人,自然而然消失,顾白赶忙向前扶住赵易大喊到。

赵易嘴角渐渐出现的血渍表明他已经受伤,他想要从口袋取出什么东西也感到无法抬起,溺水的威力真大。不过他笑了笑,语气已经低到无法听见,不过依照嘴唇她还是明白了赵易所说。

他说他爱孙小小,他说:“顾白,帮我照顾好她。”

顾白泪水留下,从昨天到今天认识这个男生不过短短一天,对他的认识已经变了许多。自己确实误会他了,也难怪对方的周密计划,让她也没有想到。

她静静的一直点头,她答应赵易,照顾孙小小,她答应了,赵易你不要死。她在心里呐喊,但也改变不了赵易渐渐闭眼的事实。

顾白仰天大喊,平时安静的她这个时候已经变得不理智,她的头很痛,整个人的眼睛变得通红,像是来到人间的地狱女使者。

而手腕灵系印记之处,突然又多出一片不尽木的叶片,顾蓝也从戒指中出来了。可是她浑然不知,放下赵易后发了疯的冲向三人。

八品灵士!

穆胥眼神突然紧缩,似乎不敢相信,这顾白怎么如此变态,而同样吃惊的阵法三人已经来不及向后撤,灵力不太充裕不知能否挡住顾白这一击。

三人的阵法中心又化出一道流水,但似乎不比之前的威力,顾白轻瞥一眼,向着最近的一名男子冲了过去。

虚叶横生再一次出现,男子慌张,阵法屏障再次开启,流水也射到顾白眼前。

顾白嘴角冷哼,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声东击西。顾白一个侧身想躲过流水攻击,但还是被击中肩膀。可是她并没有管,咬牙之间虚叶横生突然改变方向,向着身后那名男子飞去,而身前男子松了一口气的。

不料顾白又收回手直接一拳击中此男子的胸口,灵力的升级让自身力量越来越大,男子被打倒在地,一口血喷了出来,心里暗到:“好一招变相攻击。”

而这时阵法已破,虚叶横生直接飞到了后面男子的眼前,他准备向后退去,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因为脚下何时出现的藤条已经把他禁锢住了。

这顾白,好深的计谋,表面攻击前面的伙伴,却在伙伴放松的时候将他击飞,待阵法一破,自己也受到了攻击。

只不过,他想的太简单,虚叶直接爆炸在他的眉间,他睁眼不敢相信这一切,身体控制不住倒在了地上。

穆胥在一旁看的真切,心里已经暗暗有些不自然,他还是小看了顾白,转身就跑了。顾思廖见状,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最后一名男子无力反抗,自己的朋友一名受伤,另一名已经没了气息。他收回灵力选择了投降。

可是一旁的顾蓝却冲了上去准备撕咬最后一名男子,顾白却出声制止,留着要问清一些事。

随后盯着穆胥和顾思廖离开的地方也没有追去,灵力过度使用,已经没有足够的能力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傅鼎生的声音,她回头一看终于承受不住,刚被打中了的肩膀,疼痛终于发作。她渐渐倒在了地上,脚下的顾蓝叫了一声紧紧贴着自己的主人,期盼着千万不要有事。

“顾白,顾白,我们来了。”

“坚持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