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发霉的冰淇淋   更新时间: 2017-08-05 17:36:49   字数:2947字

热气扑面而来,灼热的的温度快要把我融化掉,脚下的岩浆像是伏居在这里的魔兽,它狰狞的嘶吼着,嘴里喷出大团的火焰,想将所有人都埋葬在这里。

我将木系灵力外放,把身体每一处都保护住,但持续上升的温度让我有些顶不住。

果然,火克木!

我看了看四周,那些实力低下的人已经捏碎自己手中的灵符,然后化作一道白光去了外面,而苦苦挣扎的人还来不及放弃就已经化为灰烬。

我的视线收回,开始冷笑。呵,怪不得家族的人都让我来这里。什么多出来历练历练对修为好,其实是想让我被活活烧死。

可是,我不又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有些人想让我死,但还有人盼望着我活着--母亲,等着我。

我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盘膝而坐,准备修复内伤时,我的前方出现了一群不速之客。

一共有七个人,全部花枝招展让人反感,为首的那名女孩慢慢开口,阴阳怪气的:“哟,这不是顾家三小姐顾白嘛?怎么,好好的小姐不当,跑这里来做什么?”

安梅,从小到大的死对头,或者说,总是欺负我的那个人,她的身边,都是学校里经常和她在一起的狐朋狗友。

“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哑巴了?”她见我没有搭理她,脚步声越来越近,浓郁的火系元素从她身上释放出来。

我还是有些静不下来了,这里是天塔第二层,我好不容易撑到现在,不能就这样被她打败而被判出局。

我收回灵力,起身向后退了退:“安梅,你想干什么?”

她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呵呵,顾白呀顾白,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在十方天塔里还能干什么。”她紧盯的双眼让我有些害怕,嘴里已经不饶人:“就是抢积分和被抢积分呀!”

积分,十方天塔里最重要的东西,储存在灵者的手腕印记中。积分可击杀修为低的魔兽来得到,也可以是你争我抢,不死不休的掠夺。

她的意思很明显,弱肉强食,我输了积分就会扣除一半。我攥紧拳头很想和她打一架,即使打不过。但转念一想,我便理智起来。

这里是火系元素层,跟她打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我还要去后面去,一定要得到灵力灌输,这样我才不会被别人称作废材。

“安梅,各大帝国的人都在,我们的恩怨能不能先放放,先一致对外!”

“呵呵呵呵……害怕了?”她一脸玩味,修长的手指头上跳动的火苗渐渐融合成暗红色的火球,又挥手不见了。

果然,在这里,火系元灵让她的灵力更加充裕。

“好啊,求我,你求我放你一马,我马上就走。”她的目的终于显露出来,同学们的嘲笑声渐渐充斥我的耳畔,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个女孩是谁呀?”

“不认识,好像是南木帝国的人。”

“这是南木帝国南灵院的顾白,天生的废物,灵系纽带还没有解开。”

“哦?那就真废物,看起来都十六岁了。”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我沉默了。我该低头向她求饶吗?还是站在这里任别人说三道四?

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时,安梅却再也不给我时间,她快速向我冲来,那手掌隐隐约约隐藏的力量也已经落在我的胸。

嘭!

我的身下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被无情的打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灼热滚烫的灵力在我胸口炸开,痛不欲生。

她的速度真快,我确实有些惊讶。实力已经到达一品灵士的人,果然不同寻常!

我捂着伤口有些自嘲,若是刚刚求饶,可能也是这样的结果。

没等我起身,耳边的掌风又传来过来。我静静盯着她,难道她是想下死手?庞大的火灵力向着我的脑袋而来,想抵挡也为时已晚,我渐渐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母亲,你知道吗?我从来都不害怕别人怎么说我,在家里不害怕,在学院也不害怕,因为每次难过想到你我就觉得我还有努力的后盾。

可是对不起,女儿太笨了,灵力纽带始终解不开,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灵者,若是……

就在我心里默默对母亲说话时,有人踢了踢我的脚:“喂,难道你不准备起来?”

“这人是谁哇?这么厉害?”

“不认识,实力也看不出来!”

“哇,小哥哥好帅!”

我听着周围的嘈杂声,好奇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男生,高个子,眉目有神,嘴角放荡不羁的轻笑着,低头向我努努嘴。

是他救了我?我并没有死?

“喂喂喂,不要这样子,我虽然长得帅,但你也没必要这样看着我吧?”

他大大咧咧的说,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神,我没有说话,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碰到女孩子被欺负总需要英雄来拯救的。”他自顾自的说,说着还摆着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喂,你也不说一声谢谢,知不知道知恩图报?”

我没有理会他,周围的人则鄙视的向深处走去,还有多久才到第三层呢?

我环视了一周问他才开口:“安梅呢?”

“哦,你说那个张的像狐狸的女生?”他摸了摸鼻梁见我点头对我说:“哦,被我打跑了。”

他耸着肩膀一脸不在意的表情,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细微的说了声谢谢,不过他应该没有听见。

我渐渐坐了起来闭上眼睛,周身释放淡绿色的木系灵力。木系适合治疗,伤势差不多的时候我就会启程去下一层,我希望当我从十方天塔出去的时候,我能解开灵力纽带。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外伤已经差不多了,但内伤我无法根治,只能叹息的先放任不管,因为这一层浪费太多时间了。

睁开眼那个男生已经不在了,我想人家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等我。我起身,向着下一层出发。

两天后。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浩瀚无比的蓝色海洋,应该就是水系的地盘了,令我惊讶的是,我们在海面上竟然可以如履平地的走动。

只不过,时不时会有海底魔兽和天空魔兽突然向灵者们发起攻击,我抬手看了看手腕,积分已经掉到了两千名以外,中间的排名总在变化,应该是团队争夺。

不过,第一名一直没有变,那个叫柳方阙的人。十六岁以下参加十方天塔的人,确实有许多厉害的人。

感叹归感叹,我要赶紧提升自己的排名,二千名之外是没有灵力灌输的。

“快跑,快跑,通天鲨为什么会在这里?”

“通天鲨可是二阶灵师的存在,我们谁也应对不了呀!”

我向前方呼喊的人群看去,一群人蜂拥而至向后跑来,后面庞大的东西将海面搅动的不能平静。

通天鲨,二阶灵师水系魔兽,我想没有人能把它击杀掉,没有迟疑我也转身向后跑,保命要紧。

但我时不时向后看去,通天鲨巨大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们,锋利的獠牙将海面划开,庞大的身躯速度一点也不慢。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般凶狠的魔兽,而且我突然发现,通天鲨像是被某种秘术操控着,越过人群,向着我来了。

难道……

我的力气渐渐消耗完了,通天鲨也渐渐出现在我身后,我向后看去,它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似乎下一秒就能将我吞进肚子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又出现熟悉的声音,只不过没有先前的浮躁轻举。

“通天鲨应该是被谁操控了,而操控者的目的就是你,只有你出去大家才会相安无事。”

“可是…我不想出去…”

我要解开灵力纽带,我要许多许多的灵力,不要觉得你救了我我就要听你的话。

“听着,我在救你,难道你不想知道谁在算计你嘛?你出去只是失去了灌顶资格,但是你不出去只有死,可能会连累别的学生和你一起死。”

他说的没错,他在救我。我也要搞明白这些算计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可是…

他看出我的犹豫,突然掏出我的灵符。

“我会送你一些积分,你肯定会得到灵力灌输的。不用感谢我,走吧!”

说完他的力量突然变大,将我狠狠地扔出了鲨鱼的攻击范围。然后他转身,周身淡黄色的光圈准备抵挡通天鲨的这一击,他很强!

但与通天鲨的能力还相差甚远。

我呐喊:“不,不要…”

可是他手里,我的灵符已经被捏碎,发出的光芒渐渐还是吞噬掉了我,而我的积分也突然多了许多。

嘭!

过了许久,沉闷的落地声响了起来。我从十方天塔摔了出来。还未来得及平息混乱的呼吸,之前未治好的伤势突然加深。

疼痛感向我袭来,我再也撑不住了,躺在地上合上了疲惫的眼睛。

???

发霉的冰淇淋说:

把等级改一下,没有“星”之说,只有一品灵士,三品灵师这样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