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李元龙   更新时间: 2017-09-23 15:30:23    字数:3718字

东海第一医院的三十三至三十五楼,是全院的VIP楼层,这三层有最好的设备,最舒适的环境,最顶级的医护人员24小时不间断查房,非达官显贵社会名流不能入住,朝光汇此刻正在三十五楼重症监护室中平静的躺着,如果不是那浑身的纱布与罩住半个脸的氧气罩,简直就跟睡着了没有分别。

重症监护室外,四个一身黑色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的保镖正分立在门口两侧,不远处的走廊两端,还各有两名警察看守。

就在隔壁,刚才做手术的几位专家正坐在沙发上喝茶休息,虽然旁边就是一张柔软舒适的乳胶大床,却没有一人躺上去休息,他们今夜的任务就是确保隔壁的大少爷安然无恙。

这是朝光汇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其他那些由于被朝光汇连累的伤者,此刻正在底层挣扎着求生。

一楼的急诊室,到了此刻依然是忙碌异常,大量在东海乐园受伤的游客都汇聚在这里。

李天赐是第一批被送入医院的病人,加上闻讯赶到医院的赵翔和李三思带了存折过来,并不需要等游乐园垫付医药费,所以已经先一步治疗结束,送入了病房。

这是一间六人的普通病房,李天赐的双腿缠满纱布,两个小腿和左脚被金属支架固定,上身也穿上了如同杨小胖一样的肋骨保护甲。

李天赐一家,李三思,赵翔,夏关关一家,陆婉怡一家,杨小胖一家,甚至赵诗音和桃夭夭都紧张的围坐在李天赐的病床前,各个面色担忧。

“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说去玩无限飞龙,天赐也不会受伤,他自己一定可以毫发无伤的跑掉的。”夏关关自责道。

“以后我再也不坐过山车了。”陆婉怡同样自责。

杨小胖更是懊悔不已,“如果我当时没有贪嘴跑去买炸鸡,我一定可以接住天赐的,也不会让他两条腿都摔断了。”

其余众人也纷纷是心有余悸,大家即为李天赐的受伤感到难过,又为自己的孩子能够逃出生天感到庆幸万分,大家都知道,要不是李天赐舍命按下停下过山车,那车上的几十个人的性命,都将危在旦夕,自己的孩子哪里还能现在这样毫发无伤的坐着。

李三思看着众人各个自责难过,小孩子更是失声痛哭,忙宽慰道:“大家也不要这么自责,天赐其实伤的并没有那么严重,医生刚才不是说了吗,只是两腿皮肤有些撕裂,小腿有些骨裂,左脚脚掌骨折而已,外加肋骨骨折受了点内伤,说起来并不比当初漠川严重多少,修养个一个月,就能痊愈了。”

“可是,可是,可是天赐怎么昏迷到现在呀,当初小胖晕了一会儿就醒了。”夏关关哽咽着问。

赵翔说道:“可能是当时情况太过于危及,天赐的精神高度集中,现在精神有些损耗过度吧,让他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大家都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我留在这里陪着天赐就好了。病房里也不适合有太多人。”

桃夭夭突然发出一声惊呼,众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向桃夭夭看去。

桃夭夭看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急忙把自己的手机举起,让众人看。

“我刚刚再看东海乐园的报道,就看到天赐哥哥现在在网络上刷屏了,从热搜到头条,到处都是天赐哥哥舍命拦停过山车的视频和新闻!”

众人都好奇的看向桃夭夭的手机,众人虽然在夏关关三人的讲述中,知道了李天赐救人的事情,虽说都觉得万分惊险,可毕竟没有实际看到,此时发现有视频在网上流传,各个是好奇无比。

手机屏幕的中的李天赐,如同电影中的动作巨星一般,在过山车上闪转腾挪,在看到他用脚强行夹住铁柱,硬生生的止住了下落的势头,都纷纷倒吸一口凉气,那铁柱上触目惊心的血痕,让众人都感觉一阵肉疼。

在看到最后那十几米的铁轨之上,李天赐舍命跳跃而下,摔落地面翻滚时,哪怕是连赵翔这样的汉子,也时不住的赞叹道。

“天赐这孩子还真是敢乱来啊,这要是差一点点,那可就不是骨折,而是没命了。”

旁边病床上的病友,也在通过手机看着视频,纷纷赞叹道:“这孩子舍己救人,简直像书里的大侠一样,比电视剧里的那些英雄也不遑多让了,老哥,你生养了个好儿子啊!”

李三思说道:“大家过奖了,我这孩子就是有那么点胆子罢了,净会胡闹,这次要不是运气好,我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一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说道:“老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孩子舍己救人,哪里能算瞎胡闹,我那儿子胆子也不小,可是都用来好勇斗狠了,现在还是个小流氓,我这高血压犯了,差点中风,都不来看我一下,这胆子啊,也分长在什么人身上,你儿子的胆量用来见义勇为,现在成少年英雄了,我儿子有胆量,现在成流氓了,还得说你会教孩子啊。唉,不提了,不提了。”

众人闻言,分分点头称是,这世上血气上涌,当街杀人的也有不少,犯罪分子,有哪个是胆小之人,可这勇气胆量得用在正途,方才让人心生敬佩,否则,还不如胆小如鼠来的太平安稳,起码不会留下个一臭十里地的坏名声。

门外突然走近一对抱着孩子的夫妇,怀抱孩子妻子容貌俏丽大约二十七八岁,丈夫则约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略瘦的身材,显得文质彬彬,只是头上包着的纱布有些突兀。

丈夫一进屋,就向众人问道。

“请问,那个舍命拦停过山车的小英雄是在这个病房吗?”

桃夭夭心思单纯,闻言答道:“在呀,在呀,天赐哥在这里休息呢。”

李三思转过头,问道:“你好,我是天赐的父亲,你找我儿子有什么事吗?”

众人也是好奇的看着这对年轻夫妇,不时的传来一小阵窃窃私语,猜测着接下来的情况。

丈夫闻言大喜,走过来就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紧紧的握住轮椅上李三思的双手,连声道谢道。

“大哥您好,我叫王行一,这是我爱人韩璐雪,我跑了二十几个病房可算找到您儿子了,您的儿子可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啊,要是没有天赐,我老婆可就,可就凶多吉少了。”

两人开口交谈起来,才知道这对年轻夫妻是宏志大学的老师,今天趁着休假从皓星市回到东海市老家探亲,结果韩璐雪还是少女心性,一回老家便提出要去东海乐园游玩,结果就在过山车上遇到了险情,说来也巧,王行一由于怀抱孩子,不能上过山车,只能在过山车下等待,居然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砖头砸中脑袋晕了过去,还好伤的不重。

王行一在第一医院醒来,妻子就对他说了有个少年舍命停下过山车,救了自己性命的事情,心中感激不已,听护士说那个刷遍网络头条的少年就在第一医院中治疗,赶忙带着妻子孩子寻找。

李三思知道了来龙去脉,又听王行一说想要重金相谢,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是我儿子应该做的,你们不必这么客气。”

王行一年少时是个武侠小说迷,对于情谊二字看的很重,路上看到小偷小摸也都会出言提醒,很有一些侠义精神,见到李三思婉拒了自己想要酬谢的想法,顿时有些莫名感动。

看到病床上的沉睡李天赐最多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开口问道:“李大哥,天赐今年多大啦?”

“十六岁了。”李三思答道。

“将来准备上什么大学啊?”王行一问道。

“呵呵,天赐的成绩还不错,打算下半年去考宏志大学或者罗姆斯特大学。”

王行一高兴的拍手,说道:“哈哈,那真是有缘,我和璐雪都是宏志大学的老师,李大哥,等天赐考试之后,你告诉我一声,发挥的好坏都不要紧,我给他安排,就让他直接来宏志大学吧,他救了我爱人,那就是我一家的恩人,我保证他毕业的时候成为宏志大学的尖子。”

韩璐雪也笑着附和丈夫,说道:“对啊李大哥,天赐救了我的命,我们要是不表示下心意,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夏知秋久居官场,一句话里能听出好几重的弦外之音,此刻在旁听出王行一夫妇的话里的意思,看来这两人并不只是宏志大学的普通老师而已,来头恐怕不小,什么叫发挥的好坏都不要紧,这分明就是说,不管天赐考出什么样的烂成绩,两人都有办法把天赐弄进宏志大学这样的一流学府去读书。

最后一句话更是了不得,保证毕业后成为宏志大学的尖子,这话中所含的能量已经是极大了,两人不到要跟学校的各科老师关系极好,最起码两人还要有可以记录学生档案的实权,才敢做这种保证。

“李大哥,天赐学习成绩出色,考上宏志或者罗姆斯特大学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两所都是一流学府,现在有了王老弟一家的照应,天赐在大学的生活你也就不用担心了,就这么定了吧。”夏知秋说道。

李三思反应过来,出门在外,多个关系多条路,宏志大学又是一流学府,自己儿子去了绝对是好事,连忙笑着点头答应。

“哈哈,李大哥,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脑袋被砖头砸了一下,现在又有些晕,我先回去休息,等明天我再来看天赐。”王行一放下一桩心事,心头轻松下来,顿时觉得有些头疼发晕。

李三思与二人互留联系方式,便亲自送王行一夫妇病房,过了一会儿才笑着回来。

“李哥,这好人有好报,这好报来的真快啊。”杨小胖的父亲打趣道。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之后又进来几人,也都是过山车上的乘客,李三思见来人如果提着果篮,就笑着收下,如果拿着谢金则全部婉拒。

最后众人商定,就让赵翔留下来照顾天赐,其余人都先回家休息,大家纷纷约好,明日再来看望,夏关关的父亲夏知秋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握住了李三思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哥哥,咱们两家以后啊,还得多多走动,天赐这孩子真是了不得啊,先是让我家关关平白的攒了几十万的嫁妆,现在又救了我家关关的命,这孩子我夏家可是不能错过。”

夏关关听自己父亲的话,大有要当场给自己订亲一般,顿时满面绯红,不好意思的掐了掐父亲腰上的软肉,娇嗔道:“爸爸,你又乱说些什么呀。”

夏知秋看着自己女儿害羞的小女儿神色,哈哈大笑。

李三思看着这个乖巧漂亮的孩子,也是越看越喜欢,笑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听天赐说老弟你的书法极好,有机会也教教我两手。”

陆婉怡和桃夭夭此刻也在走廊之中,看着夏李两位长辈笑的这么开心,纷纷用一种羡慕的神色看了一眼夏关关。

李元龙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