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初挽佳人   更新时间: 2017-11-21 20:50:15   字数:2155字

云初暖看着云轻夏,心里阴笑了一下。尹辛祈想着都是些女人间之间闲聊地,索性退了下去。

云轻夏刚拿起茶盏,想喝口水,一个丫鬟就用盘子端着一杯特烫的茶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撞到了人,然后端盘中的茶盏突然掉落在云轻夏今天穿的衣裙上。

丫鬟连忙跪了下去,不停磕头,悲戚地说道:“请王妃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云轻夏被这滚烫的茶水烫得直接站了起来,她感觉手背很痛也很红,衣服也湿了,好丢人,抬起头正想骂,却看到是一个丫鬟,见她一直向她跪下磕头也不好意思为难。只是……难不成古代也经常做碰瓷的事儿?

云轻夏刚想说算了?云初暖却装作很愤怒的样子抢先说了:“大胆贱婢,竟敢如此对宸王妃如此大不敬,来人,拉出去鞭笞三十,赶出王府。”

那丫鬟却突然拉住云轻夏的裤脚,死死的拽着,“王妃娘娘,求您饶了奴婢吧。”

云轻夏顿时有些不忍,可还未待她开口,云初暖便又先说出了口。

“二妹,可有被烫伤?哎呀,看你衣服湿了,这可怎么得了?芸禾,带宸王妃去霓裳苑换身衣裳,然后你再去寻个大夫过来。”

“祈王殿下的夫人真好心啊!”

“云家的大小姐果然像传闻所说那样疼妹妹。”

云轻夏听着那些话,不禁有些嗤笑,默默收下了那些话。

“是,夫人。”芸禾福了下身子,便退了下去。

云轻夏一脸不解的看着云初暖主仆二人,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最好别发生什么事,希望可以安安静静的度过。

“请王妃随奴婢去,王妃请。”

云轻夏收下心里的躁动,随着芸禾离开。在云轻夏离开后不久,三道黑影也一前一后随之跟去。

书房。

尹辛祈坐在椅子上,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脑海突然浮现了,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女好像有些害羞,一直偷偷看着一个模样与他一模一样的男子,后来抬起头看着他吟了一首诗。

他就有些好奇,于是便稀里糊涂的写了下来。

迢迢牵牛星,

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

札扎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

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

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

脉脉不得语。

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少女作出来的诗倒是……有几分耐人寻味。

而让他彻底觉得奇怪,他突然有一种很可怕的想法,他总感觉这首诗是那个少女念给他听的。

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这不可能,他从来没去那个奇怪的房子,也没穿那么奇怪的衣服,而且他也不可能将头发剪短。

他闭上双眼,想闭目养神一会,却听到一个悲伤的声音说:你是亚当,不忘不负。我是夏娃,不离不散。

尹辛祈想了一下,“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才会做这些胡思乱想。

云轻夏随着芸禾到了霓裳苑,芸禾取了一套衣裙递给她,便福身退了下去。

云轻夏刚脱下外衫,一个身影就跑了过来抱住了她。

“美人儿,你放心,也会好好疼你的。”

“你放开我,否则我要大喊了。”云轻夏想推开身上男子的手,却发现自己竟使不上半分力,斜眼正好望到一旁燃着的阵阵炉香,顿时发现自己中计了。

神智正在一点点被侵蚀,就在快完全倒在男子身上的时候,她隐约看到有人打退了那名男子,抱起了她。

似乎还非常焦急的喊了几句:“云轻夏,云轻夏,快醒醒。”

莫非,是她认识的吗?可还不等她在细想,她就晕了过去。

尹辛宸看到她似是吸食了太多迷情香,就把她带去了隔壁的房子,搁置在一旁的椅子上。

“麻烦。”话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走了出去打了一盆水给她洗脸。

不料,刚要擦上她的脸,却听闻:“阿祈,阿祈……”

尹辛宸的手一顿,继而接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莫名的发怒,“涯川,都好了吗?”

苏涯川在外面颤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王爷,好了。”

云轻夏突然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的身影,笑了一下,然后俯身上去抱住了他,待感觉他身上的温度正好是她身上所需要的,便一直摩擦着他的身体。

尹辛宸眉头越皱越深,脸也越来越深沉,这个女人一直在挑起他体内的欲火,他实在忍不了了。只好伸出食指和中指点了两下穴,云轻夏的身子突然歪在了尹辛宸的身上。

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两颗小药丸,然后塞进云轻夏的嘴里,可是塞不进去,尹辛宸闭上眼睛,将药丸放在自己的嘴里嚼的细细的,然后轻轻附上她的嘴唇。

他使劲的撬开她的牙齿,他的手却不自觉的挠了挠她的腰侧,云轻夏扭动了一下,牙齿也松了,他也顺利的将药渣喂进了她的嘴里了。

她嘴里有一股很清香的梨香,味道也好像还不错。而且除了梨香,还有一种淡淡的奶香味,使得尹辛宸体内的欲火直接一股火往上升。

尹辛宸直接打开门,将云轻夏扔给了苏涯川,然后丢下了一句话就走了:“涯川,待本王走后你就叫醒王妃。”

苏涯川看着尹辛宸走的时候,好像看到他脸红了。他看了一眼云轻夏,莫非……

他轻拍云轻夏的身子,小声唤道:“王妃?王妃?快醒醒!”

云轻夏悠悠转醒,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吓了一跳,想要大喊,苏涯川只好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王妃,你别喊,属下是宸王殿下派来保护你的……暗卫,属下叫苏涯川。”看到云轻夏点了点头,苏涯川才慢慢放开了手。

云轻夏这才想起,着了云初暖的道了,该死,看来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HelloKitty啊!

她走了出去,似乎想到了什么,嘿嘿的邪笑了两下,看的苏涯川毛孔都在发抖。难怪看起来王爷和王妃看起来很配,原来都是有恶趣味的兴趣啊,以后绝对不能惹王妃,绝对不能。

云轻夏爬上房屋顶上,用爷爷教的快步走砖瓦法,果真没留下一丁点声音,苏涯川却是看的眉头一皱,王妃会轻功?

云轻夏走了一段,看到一间屋子叫暖楼,按照原主的记忆,云初暖的心脏不好,这会儿必定会来屋内吃颗药,芸禾肯定会站在房外等着。

初挽佳人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