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初挽佳人   更新时间: 2017-10-25 12:57:51   字数:2204字

宸王府。

文叔看着茯欢和苏涯川一起先回来,有些疑虑:“王妃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茯欢一听到便转身想跑出去,苏涯川见状赶紧拦着,看着文叔说道:“我们刚刚与王妃在人多的地方冲散了,找了很久,也并没找到。”

茯欢用力地冲苏涯川大喊:“不会的,我家小姐不会的……”说完,她的身子软软的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文叔看着也有点心疼,将苏涯川拉至一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涯川一时语噎,他不知道怎么跟文叔说王妃的婢女死在祈王的荷花池里去。

尹辛宸站在门外,毫无疑惑他一字不漏都听到了,可是他却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没说要找云轻夏,也没说要找尹辛祈帮云轻夏讨回公道。

站了一会儿,尹辛宸大踏步地离开了。可还没走几步,一个侍卫走了过来。

“王爷,这是一个小孩递给奴才的信,说是一定要交给王爷您。”一个侍卫连忙躬身行礼,信递给尹辛宸,便退了下去。

尹辛宸犹豫了一会,才缓缓拆了开来,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背叛他。

楚王府。

“启禀王爷,宸王妃的婢女死在了祈王府,宸王妃而后也失踪了。”只见三名穿着黑衣服的人,在进屋之后立即跪在地上。

“你说什么?苓喜死了!云轻夏失踪了!”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男子手一顿,书差点掉在地上。他放下书,走到那名黑衣人。

“是。”

尹辛楚待看到有一个泪滴般的蓝色的珠子,浮现在他的眼前,有些意外,竟是苓喜,她一直在苓喜那里,可是为什么会今天死了呢?

其中有一名下属看到尹辛楚对一名丫鬟上心,不禁觉得有些奇怪:“王爷可是认识那个苓喜?”

尹辛楚起先愣了一下,随后平静了下来,缓缓说道:“没什么,你们先下去吧。”

那些黑衣人连连退了出去,月奴才端着茶走了进去。

只见尹辛楚从衣柜里拿出一双虎头鞋,轻轻地抚摸着:“月奴,你知道吗?原来她一直都在勤国公府。现在连她都死了。”

尹辛楚红着眼看着那双鞋,月奴不禁脱口而出:“王爷跟苓喜姑娘可是认识?”

“没事了,你也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他转了身,不在言语,月奴看到他不愿说,也不敢再问便退了出去。

待身后的脚步声有些越来越远,尹辛楚才转过身,抚摸着虎头鞋,声音有些哽咽道:“是父王没能保护好你,你的娘亲会怪父王的,父王的小玉久。”

他绕过案桌,去了床边的柜子,他打开取出一枚玄色玉佩,“我要你再让玉久起死回生一次,你给我出来啊,出来啊!”

见玉佩毫无反应,他顿时一气将其摔在地上。他怒而重重扬起案桌,桌上悬挂的的毛笔、还有干干净净的纸,砚台也滚落在地上,洒了一地的墨水。

他突然想起那时候经过一个老道士身旁时,老道士只看了他说了一句孽根深重,时也命也。

“什么时也命也,本王从来都不信命,本王的命没有谁可以拿走。既然都负本王,本王就要所有人都为本王和玉久陪葬。来人!”

“参见王爷。”一名黑衣人走了进来,看到一地狼藉,也没说什么,朝尹辛楚行了礼。

“速去查下苓喜的死因,本王今晚就要知道。”

黑衣人愣了一下,才道:“是。”

丞相府。

“还不说?你是吃了豹子胆吗?说,是谁叫你过去祈王府的?”少女看着眼前不成器的少年,有些怒不可言。

少年看着很生气的少女,一下子就呜咽:“二姐,这又不是我的错,你干嘛凶我?是云初暖叫我过去的。”

陆仲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陆己冬,直接拧着他的耳朵,怒道:“干嘛凶你?云初暖叫你过去,你就过去,你是她的奴才吗?毫无一点防备之心,也只能落得被人利用了。你可知一个臣子子女公然调戏皇室中人是何等的大罪?你就等着明天,不对,估摸着都不用明天了,今天整个临安城就会知道你的丑事,到时候看你怎么跟阿爹交代。”

陆己冬一下子就蔫了,连忙跪了下来,拽着陆仲秋的衣裙道:“冬儿知道错了,二姐要救救冬儿啊!”

陆仲秋看着虽不成器却仍旧是她亲弟弟的陆己冬,她也开始沉思了起来。

看来云初暖是诚心连同丞相府一起算计进去了,这个女人果然和一开始一样伪善,而且不是一般的厉害。

“明知阿爹在朝堂中已是如履薄冰,还尽给阿爹惹祸!还不赶紧起来,给我回房去好好闭门思过。”

陆己冬再不敢多说话,哆哆嗦嗦起了身,赶紧跑回房去。

陆仲秋微叹了一口气,躲她躲了数十年,还是躲不过了吗?心里每每想着,总是一番心痛难受:夏儿,原谅我,到底是我们陆家欠了你许多。

“秋儿,我都听说了,可想过如何跟夏……她说嘛,让她放过冬儿?”陆伯夏缓缓踏进房门,眉眼有了一丝愧疚。

陆仲秋看了一眼她的大哥,转身坐在白玉凳上,“大哥,此事就交给秋儿吧,希望她能念在我和她往日的情分上,若不能让冬儿全身而退,也可少受些罪。”

“我们家与她还有情分吗?当初若不是阿爹,夏儿她母亲根本不可能……”陆伯夏也坐在玉凳上,盛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陆仲秋拿在手中茶盏摇摇欲坠,抽泣道:“大哥莫要再提起这件事了,当初若不是因为这件事,她可能早嫁于你了。事已至此,大哥,忘了吧!别忘了她已经嫁为人妇了!”

陆伯夏脸色有些发白,又似乎想起什么好笑的事儿:“我记得当初阿爹和姑父商量给我起名的时候,还开玩笑般的说以后这当中谁的名字有夏这个字的,便是我的未婚妻。后来我长大了听说了这件事,我便当真的放在了心上。”

“难怪当时每每我去找她时,回家后大哥总要问我她过得怎么样,吃的好不好。原来那时候,大哥早已情根深中了!”陆仲秋无奈的笑道。

就在这时,一个奴侍走了进来,“大少爷,二小姐。这是一个孩童送过来的信,指明要交给二小姐。”

“信?”陆仲秋转过脸与陆伯夏对视了一眼,才说道:“拿来吧!”

奴侍将信递了上去,便退了出去。陆仲秋拆开了信,轻轻取出信纸,待看到上面的字时,她的手颤抖了一下,信纸飘落在地上。

初挽佳人说:

丞相陆木桦与云轻夏母亲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信上又写了什么?

敬请期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