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初挽佳人   更新时间: 2017-10-25 13:06:39   字数:2115字

“怎么了?”陆伯夏捡起了地上的信,略看了一眼,心下一惊,只见信中寥寥数句:前尘过往她不知,愿汝意三日约,若汝决然不肯去,不要怪吾让她晓。

他转过脸疑惑的看着陆仲秋道:“云初暖这是叫你去做什么?”

“云初暖这个人向来心思缜密的很,秋儿又怎会知晓她又想做什么?”陆仲秋神色一凛,她现在不该先去想办法把今日的丑事赶紧掩饰过去吗,怎么还有闲空约她出来喝茶。

“那你还去赴约吗?大哥总感觉她这个人心思不简单,你若是要去的话还是小心点,不过大哥倒希望你不如别去。”

陆仲秋却摇了摇头,笑了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仅冬儿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就连苓喜死的那件事也太过于蹊跷,这次秋儿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探到什么消息,也好提醒下夏……宸王妃要注意注意了。”

陆伯夏看陆仲秋意已决,也不好说什么了。

太阳也渐渐收回光线,西垂离去了,月亮渐上西头,三生街如往常一般到处张灯结彩,整条街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云轻夏肚子已经唱出了好长一段空城曲,她才抬起头,发现早已天黑,苦笑了一下,才站起身。

她的脸上还挂着些许泪痕,抬起袖子擦了擦,忽闻:“包子,热腾腾的包子,一个两文钱。”

刚想转头就走,可是脚却不听使唤,肚子也开始跟她叫嚣。“真没用。”

她忙转头看向包子摊上,看着那些香喷喷的包子,她有些忍不住想拿三个,一个苓喜,一个茯欢,还有一个她自己。

苓喜……

是啊,苓喜已经死了,只要一日没有找到杀害她的真凶,她断断不可能松懈下来。

她能感觉到她和苓喜之间那微妙的感情,仿若母女一般,她想不通,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她与苓喜只差一岁,哪来的母女之情?

可能是她今天哭太久了,脑子也开始变得有些混乱奇怪。

“姑娘,饿了吧,要不要买一个包子吃?”老板看到一个正在凑近他包子摊的少女,有些绉媚地问道。

云轻夏使劲吞了口唾沫,双手摸了摸双侧,没带钱包,心道,唉云轻夏,你真是一衰衰到底啊,怎么办,肚子好饿啊!

老板也看到了她的窘迫,立即变了一副不耐烦的嘴脸道:“走走走,没钱也过来瞎凑热闹?一边呆着去,别妨碍我做生意!”

老板双手纷纷推开云轻夏,云轻夏一个冷不丁防的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嘶,好痛~”

突然,一个少年冲了过来,匆匆抢了两个包子塞进怀里,又迅速拉起云轻夏放在背上赶紧跑。

“哎,有小偷啊!快抓小偷,他在那儿~”

少年将云轻夏轻轻的放了下来,藏在了墙后,待看到人影越走越远了。

少年往衣服上胡乱擦了擦手,才将怀里捂的热热的包子拿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云轻夏。“我今天路过看到你好像很饿的样子,自己今天还没赚到银子,所以只能抢给你吃。我饿没关系,但是我不能看着女人饿。但你要相信我,我以后不会做这种事了!”

云轻夏一拿到包子,立刻狼吞虎咽。待吃完一个,她抬头才发现眼前的少年是个乞丐,相貌清秀,不难看出是个小美男,只是貌似他也好像……很饿。

她伸出一只手将他的手拽出来,把另一个包子放在他的手上,“给你吃,我吃饱了。”

少年闻言,抬起有些乱糟糟的头,眼眶有些湿润,第一次有人会想到他,第一次有人会给他吃的,第一次有人会给他温暖。

云轻夏看着他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忍不住一笑,少年听到笑声抬起头,不禁有些看呆。

她轻轻拿出自己袖中的帕巾,轻轻替他擦拭着脸上的污渍,“别吃这么快,小心噎着。”

少年将包子塞进嘴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慢慢吃完那充满希望的包子。

“我叫夏七,你可以叫我小夏。嗯,你呢?”云轻夏刚说完,还未等少年回答,她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少年不要出声。

“快,他们在那。”瞬间,一群人围住了他们,云轻夏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她不会忘记按她现代年纪来算的话,她可比这少年大多了,所以她必须比少年更勇敢,才能保护好他。

“做什么不好,非做小偷,还偷到了我家,两个小乞丐还反了不成?”

“有什么冲着我来,不关他事。”云轻夏张开双手挡在了少年前面,一副护犊子的模样。

一滴泪从少年脸颊流了下来,心里满是感动,但又想到他是个男子汉,不能躲在女人背后,他伸出手用力擦去那眼泪,将云轻夏护在了身后。

带头的那个卖包子的老板不想再浪费时间下去,直接挥起木棍势要挥下去,云轻夏一惊,这一击会重伤到他的脑袋,她成年了,应该她挡在前面。

见他纹丝不动,她连忙用力,将他推至地上,那木棍正好打在了她的头上,血快速地流了出来,“啊~”

“小夏~”少年看到她被重击的模样,赶紧抱扶着她,看到她还睁着眼,连忙大喊。

那些人一看到打死了人,纷纷跑开了。

“小夏,你会没事的。我这就抱你去找大夫,这就去……”少年连忙背起了她,云轻夏有些傻笑。

“别动,我好累,你让我休息会好不好!咳~”

少年听到云轻夏咳了一声,立即停了下来,眼泪有些止不住,突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在他的脸上擦了起来。

“别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嘿嘿~以前……我总觉得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父母同时爱子女的,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咳咳~”

少年连忙将她放下,给她轻扣后背,“你不要再说话了,我马上背你去找大夫。”

“呵呵,没用的,有多痛,我自己体会得到。我有点想睡,你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云轻夏眼睛愈来愈要模糊,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你不要睡好不好?我求求……”

云轻夏还未听完少年的话,头歪在一边了,手也垂了下去。

少年瞳孔一缩,顿时像失去了色彩一般。“小夏……”

“你放心,我不会在哭了。”

初挽佳人说:

还未报仇的云轻夏死了吗?

少年又是何人?

敬请期待下一章节!

佳人拜托各位朋友给此书投推荐票一下,谢谢了。

觉得好看也可以加入书架,当支持佳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