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采文   更新时间: 2017-09-23 09:00:08    字数:2143字

吴白已经把酒杯举起来的手慢慢放下,瞪着元俊慢慢说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圣皇宗,这个就很简单了,因为那里随时都有可能吃到天下美食的有名酒楼;圣皇宗到底属不属于神风教,而神风教是否存在,以元家的实力想知道那是不会很难的吧?”

元俊也看着吴白,正是因为他元家倾全族上下高手多方打探,也不知道神风教是否存在,所以才有方才那番话。元俊本以为能从吴白口中套出点有用信息,可没想到他心思竟然如此的缜密。

难道他今晚邀请的目的会化之泡影,无所收获吗?

“哈哈……谢谢无兄看得起元家。不过话说回来,圣皇宗有你这样的人,以后一定会成为超级大宗派的。”元俊虽然很想知道这神风教是否真的存在,也知道元家现在什么都查不出来,但是表面上一定要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有这样子,对方才不知道其实十大家族并不是什么都无所不能的。

吴白三人坐下之始,筷未动,酒未喝。

吴白看到酒,心里确实痒痒,特别这还是十大家族的特供之酒,心里已经狂吞了几百遍的口沫子。

吴白看了看酒杯,再看了看元俊,道:“我还是不太明白元俊公子之请,目的何在?这么贵重的酒,似乎真的不好喝?”

“我把无兄当朋友,邀请朋友喝酒,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无兄这可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因为我可没把元俊公子当朋友!”吴白平淡的一句话,把青皇,段绝欢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了。

“哦?是因为元家之前对你的所做所为?”

“就算元家之前不对我那样,我想我跟元俊公子还是做不成朋友。”吴白的话依然毫无感情可言。

“为什么?”

“这不是元俊公子最清楚的吗?我说过了,我们是不会成为朋友的,因为宴请朋友的时候,是不会在酒菜里下毒这种手段的。”吴白总是把很难开口的话,说得轻描淡写。

闻言,段绝欢立马站起身怒道:“元家怎么说也是世上堂堂的十大家族之一,竟然做出如此的下三滥手段来,可惜的事,我们都酒筷未动。”

青皇却不同,因为他根本不敢相信以元俊的聪明程度不可能做出如此丧失颜面的事。不过他什么话也未说,只是给吴白递了个眼神。

元俊不怒不喜,坐在首位岿然不动,任谁也无法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一下子之间沉默了,空气仿佛都凝固。这样的安静很压抑,段绝欢已经露出了他那压抑已久的战意,青皇的气息似乎也在变化。

吴白很平静,他在等元俊的话。

“我不知道无兄在说什么?”元俊平静开口,他一脸的疑问。

“自我三人坐下开始,元俊公子就没叫我等喝酒,夹菜,而你却自顾自的喝酒,吃菜,显得那么的随便。此乃疑点一。疑点二,就是十大家族特供之酒。元家在我承认异能者的时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元家已经全面把我查的清清楚楚了吧?查到我突然出现在叶家,喝过叶家的特供之酒。所以你不惜一切代价把元家的特供之酒给调试跟叶家一样的味道,就是想让我把酒喝下,对吗?”

“这难道就证明我下毒了吗?毒呢?什么毒?到底是酒里还是在菜里?”元俊不得不佩服吴白分析的透彻清晰,他甚至都觉得酒菜没有毒,也变得有毒了。

“此毒应是有三种不同状态里相结合才能发作,酒为液态,喝了之后,融入血液。菜为固态,提供人的体力之源。而空气无声无息,无孔不入,乃是人体需求最大的一种气态。所以当毒药参杂在这三种状态之下,叫人防不胜防。”

段绝欢更怒了,指着元俊吼道:“好你个元俊,竟然想到如此恶毒的想法,你配这毒药,应该也是请了不少毒师吧?”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元俊还能再说什么?现在多说无益,事情确实如此,酒里有毒,菜里有毒,空气中也有毒,因为此刻他感觉到身体不适了。

下毒的另有其人?

下毒的确实另有其人,在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元昆对着无忧问道:“叫你办的事,可都办好?”

“已经办好了,绝对不会被人擦觉。”

“好,这次任他是皇主,也难逃我之手了。”

“父亲,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何那么恨异能者?”

“哼,都怪这个人,当初如果没有放走他我已经属于家族里的高层人物了。也因为放走了他,才降下长老一职的。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我何不把他抓住?”

“可是父亲,老祖发话了,异能者,你们大一辈的人物暂时不能动,难道……”

“你懂什么?如果抓住了他,一切都将变得不同了。老祖都会感谢我,高层的人也都会羡慕我。到那时候,谁还敢瞧不起咱爷俩?”

“其实,现在家族中没有瞧不起咱们的……”

无忧说得一点也没错,老一辈的人羡慕元昆有这样一个天才的儿子,年轻一代的人羡慕无忧有这一身的实力。只是元昆的野心比较大,也正因这样做,他在一步一步断送他天才儿子的未来。

青皇再次递了个眼神给吴白,吴白心领神会。

“元俊公子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如何发现这毒药的吗?”吴白举起了酒杯,把酒喝下了,他只要不吃菜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他确实真的扛不住这美酒的诱惑了!

“这个我倒想知道无兄是怎么发现的?”元俊提不起元气了,却依然不动声色。

“异能,现在除了战斗不如你们之外,其余的几乎都逃不过我的异能。”吴白表现很得意,他其实一点也不怕元俊会对他怎样,坦白了说,有时候倒是给对方出其不意的效果。

元俊想清楚了这次的宴会,家族中哪些人第一时间知道,并且做出详细分析之后,开口道:“其实我们真的能成为朋有。”

吴白笑道:“我说过了,朋友是不会杀朋友的。”

“如果无兄是因为下毒的事而不能成为我朋友的话,那么就真的错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真的以为我是下毒的人,那么你们现在一只手就可把我杀死,因为我现在中了毒。”元俊苦笑,他现在只能苦笑,他基本确定下毒的人是谁了。

采文说:

大家多多支持,书友们帮忙,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