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染墨兰   更新时间: 2017-09-23 12:00:00    字数:2005字

我想让自己醒过来,但不知道用什么办法。

以前经常有人说过什么鬼压床,我也是经历过的,但那时我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是闭着的,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就好了。

可是我现在怎么拼命让自己眼睛上的肌肉睁开,都没有用,情急之下索性扇了自己几个巴掌,想让自己醒过来,结果什么反应都没有,倒是脸上火辣辣的疼灼烧着我。

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低,脸颊的火热很快便消散殆尽,让我感觉自己彻底被寒冷包围。

我开始怀疑,我眼前看见的一切都是真的!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发现床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我从没见过的画。

那是一幅十分诡异的画,漆黑的背景下,看不见天地,只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面对着我。

她的嘴角向上咧开,露出一副凄惨的笑容,但最恐怖的,是她的眼睛,根本看不见眼珠,能看见的只有两团幽深而又漆黑的眼眶。

虽然她没有眼珠,但我却感觉,她好像在注视着我。面对着这幅画,我一时愣住了,虽然不知道这幅画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它好像有一股魔力,在吸引着我,让我不自觉的靠近它。

这时候,又有一股冷风朝我吹了过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画!

这是我家的窗户!外面正站着一个人呢!因为窗户开着,窗框脸上外面的景象就像是一幅画。可能是因为半夜,那漆黑的光线,让我一时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知道这么出神的她站在我屋外面看我干什么,估计是刚刚路过看见我在屋子里扇自己巴掌觉得好笑吧!

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露出一副同样的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窗外依旧不停挂着这股那刺骨的风,我也没心情搭理窗外那个女孩,准备走上去关上窗户。

随着我走到窗边,她好像也朝我走了过来,看她的样子好像想和我说什么一样。

可能是因为天色太晚,即便她已经来到离我几米远的距离,我依旧看不清清她的容貌,只能从轮廓来判断出,她是一个美女。

唯一能够清晰看见的,就是她那好像忧愁,又好像诡异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感觉她的笑容和一个人很像,那就是我以陆鸿天这个身体谈的女朋友,林婉昭!只不过林婉昭的笑容更加忧愁,而她的笑容诡异更多。

就在我觉得两个人莫名相似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让我浑身不自觉的发凉,身体犹如一只脱毛的鸡。

我住的房间,是五楼!

她,她是怎么站到外面的?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只能告诉自己,我是在做梦,这些都是假的。

尽管不断的安慰自己,但是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从窗户里进来,我忍不住一把关上了窗户,把她挡在外面。

看着自己的手把窗户彻底锁上后,我吐出一口气,心里安稳了不少,不管她是什么,这下都进不来了。

她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将双手以及那惨败脸颊都贴在了窗户上,用那幽深的眼眶,紧紧地盯着我。

窗外,漆黑的景色下,只有她那惨白的面容和双手,就好像凭空贴上去的一样,看起来异常的吓人。

我感觉自己的腿都已经软了,差点摊到在地上,但还是坚持用身体紧紧的压住窗户,生怕她把窗户推开进入我的房间。

她的脸动了动,原本咧成一个弧度的笑容,变成了一个O形,好像是在说什么,我竖起耳朵,只能听见呜呜的声音,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想到今天上午,林婉昭曾经说过,梦都是有人托付的,她是想告诉我什么事情吗?可我根本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就在我困惑的时候,想起昨晚的怪异现象,我突然意识到,她并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吹气,这几晚的怪风,就是她吹出来的!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后已经感觉到有一股吸力正在拉扯着我,我忍不住回过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房间里的门,已经开了,平时被我当成保护屏障的大门,这时候就好像是一张饥饿的大嘴大嘴,不断的吸收着屋内的空气,好像要把这里的东西吸入他的腹中。

我明显感觉到,在这股吸力下,我的身体渐渐变轻,脚底也慢慢抬了起来,好像要被吸进去一样。

我不自觉的抓住了窗户上的把手,想控制自己的身体停下来,结果一下子把窗户拉开了。

完了!看着敞开的窗户,我感觉我的心已经悬了起来。

她要进来了!

在恐慌之中,我的手松了一下,与此同时,门口那股吸力也随之消失,让我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而她,也带着那诡异的笑容,在我的注视下飘进了我的房间,用那漆黑的眼眶看着我。

她是飘在半空的,根本没有脚!不,甚至可能连身体都没有,因为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在半空摇曳,没有一丝的重量。

看见她的模样,感觉自己的下面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涌了出来,身体不停的颤抖。

她绕着我,转了一圈,又反方向绕了一圈,好像是在欣赏我一样,紧接着飘到了我的正面,慢慢朝我靠近。

我想试着朝她抓过去,看看她到底是真的假的,但是我根本没有那个勇气,我想跑,但我的身体好像完全不受控制,不停的嘚瑟。

她的脸,马上就要贴到我的脸上了,用那漆黑的眼眶盯着我,好像把我当成什么宝贝一样,嘴角咧的更明显了,我仿佛能够听见她嘿嘿的笑声。

甚至能够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是那么的真实,我已经不敢相信,这一切是梦了。

因为恐慌,我的大脑好像已经停止思考了,逐渐变成了一团空白,失去了知觉......

染墨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