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染墨兰   更新时间: 2017-11-01 06:00:00    字数:3495字

我心里着急想马上到家,调查自己的封印和所谓的身世,但也知道婉昭这几天应该会准备一些对付猎灵协会的办法,便点了点头,答应了她。

来到村庄之后,便在村子里找了一家旅馆歇脚,这几天喝的都是稀粥,偶尔周语早些野菜都能当美食了,修炼确实让我精神不在向以前那么疲惫,但我现在还不注意所靠吃清汤寡水来过日子,难得找到个村庄,可以好好改善改善伙食了。

另外手机应该也能充下电了,我必须得赶快联系一下陆鸿天,问问他现在究竟怎么样。

我的至阴体质,让婉昭一直深信我就是陆鸿天本人,我那次和她说出这件事,她也不相信,我也只好继续用陆鸿天这个身份呆在她的身边。

但婉昭的话,以及现在我所了解的情报,让我对鬼盟的阴谋十分担心,我总担心陆鸿天遇到什么事。

吃过午饭之后,婉昭说有点事情要处理,让周语看好我,说让我们休息好,直接去下一座城市和她汇合,周语看好我,让便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看她很着急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我便答应了她,况且她不在,我联系陆鸿天也方便不少。

到房间之后马上给手机充了电然后开机,手里屏幕恢复光亮的那一刻,满屏幕都是未接来电,我看了一眼,几乎全是谢紫的电话,估计是想问我现在的情况。

我想了想,现在周语在我身边,一会联系多半会不方便,便和周语说我要喝瓶七喜,让她去附近的便利店帮我买。

因为上次我就是让她去买七喜才被孟飞宇抓住的,她显然有些不放心,问我为啥不和她一起去,我只好说我太累了,想休息休息。

怕她不放心,我继续说我现在就在旅馆里,又不可能出去,而且我现在的能力,对付普通的青衣修道者已经没有问题了,让她不用担心。

她想了想觉得可能也是这样,别拿着伞走了出去,看见她出去之后,我才松了口气,打开手机。

面对谢紫满屏的未接来电,我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

猎灵协会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敌人,她身为协会的一员,现在应该已经接到上层的命令开始追杀我,我们之间已经是敌人的关系了,理论上我和她不应该再有联系了。

可是除了婉昭和周语之外,对我最好的人应该就是她了,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对我的照顾也不少,协会说我背叛他们,搞不好会说是我杀得班行,她肯定会特别惊讶,想打电话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婉昭一直说协会的成员都已经被上层洗脑,我说什么她肯定不相信,但我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准备看看她和我说什么。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另一头传来了她有些焦急的声音:“喂,鸿天,你最近怎么样,为什么连个消息都没有。”

“遇到些事情,所以手机没有充电。”她没问我被协会追杀的事情,我也没有直接回答她。

她听见我的话后,好像放心了不少,我能明显听见她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原来这样,班行那小子现在也不回个消息,他应该也在你那边吧,你们应该在和乔莉师姐学习道法吧,学得怎么样?”

听见她的话,我有些惊讶,我有些不相信,她还不知道班行已经死了这件事。

我心里有两个年头,一个是协会还没有把那天婉昭救我的事情公布出来,或者是她估计假装对这件事毫不知情,来让我相信她。

平心而论,我更希望是前者,这样至少还能说明协会中多数人只是被懵逼了双眼,但我不得不怀疑,有可能是后者,她只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来获得有关我或者婉昭的资料。

我想了想,既然她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我便顺着她的思路说好了:“嗯,我和班行现在都在乔莉师姐身边,跟着她师父学习道法。”

“那就好。”谢紫继续说着,好像真的相信了我说的话一样,又说道:“我和冯典现在和浮霜师姐在一起,师姐她好像要调查一些和憎尸有关的东西,要我和冯典协助她。”

“哦,那你们调查的怎么样,如果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我就先挂了,乔莉师姐催我快点修炼呢!”我担心周语回来,便想找个理由挂掉电话。

我当时还不知道她们去CS发生的事情,所以对她的话也是半信半疑,这时候她才说道:“我们跟着浮霜师姐去找到方可琢的人魂了,方可琢你应该听说过吧,就是你乔莉师姐的师兄,衫琳副会长的大徒弟。”

“哦?他的人魂,那他和你们说什么了?”听见她的话,我心里又有些好奇。

毕竟现在来看,乔莉和孟飞宇这两人都有问题,而他们的直接领导人衫琳也不会好到哪去,那方可琢是乔莉的师兄,那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猎灵协会会允许他们找方可琢吗?我便听谢紫继续说,结果她在电话另一头说道:“方可琢师兄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是一个恶人!就连浮霜师姐都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在乔莉那边,不如......”

谢紫好像还想说什么,不过我听见电话另一头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她,显然是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那个声音应该就是她说的孔浮霜吧,也不知道她们是在演戏还是怎么回事,不过刚刚她们给我的感觉,好像也不开始怀疑猎灵协会的高层了。

如果她们给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倒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知道猎灵协会里也有人意思到高层的问题了。

可我又不太敢相信他们的话,但是她们这是诱惑我相信她们,毕竟班行的事情之后,我已经不敢确定猎灵协会现在有几个正常人了。

这时候谢紫好像也想终结话题,便和我说她们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便挂断了电话。

我朝窗外看了一眼,周语好像还没回来,便连忙打开QQ,想联系一下陆鸿天,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在他现在还在我的列表里,头像也是亮的,我连忙问他在不在。

没想到他很快便回复了我,我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现在过得很好,他已经和那个女生定下关系了,还问我和林婉昭处的怎么样。

看他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不像我天天都在逃亡,还和那个女人定下了关系,生活简直美滋滋。

不过鬼盟已经察觉到他的存在,就没有人找过他吗?

而且婉昭最早也是想以他女朋友的身份接近他,从而保护他,搞不好现在和他交往的那个女人也有这个意图。

我有些担心他,便问那个女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人找过他。

他很快便回复我说没有,他和那个女人处的很好,就在我还想问他什么问题的时候,他继续缠着我问我和婉昭怎么样了,有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感觉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只好和他说,我们的关系也不错,只是还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

他便说这种事情不着急,如果现在告诉她我的身份,她可能会觉得我欺骗了她,不如等我和她发生关系之后,在告诉她也不迟。

尼玛,这小子是在教我泡妞呢!我被他弄得有些尴尬,说实话,婉昭很漂亮,我对她也有感觉,可她现在对我的态度,根本不像恋人的样子,更像师父和徒弟之间的关系。

我也想和她往恋人的关系上发展,可是现在来看,这好像很遥远,更别说发生关系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和他说以后在聊。

等他回复之后便退出了QQ,躺倒床上点了一根烟,周语现在还没回来,我还能自在一会,刚刚和谢紫以及陆鸿天沟通完,我突然有些心烦,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好像除了我之外,别人都没有遇到这么多问题。

心中突然有些压抑,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修炼的鬼气让我的负面情绪开始加重。

人界明明已经大难临头了,真正的修道奇才这个时候却在泡妞,而那些号称要维护人间秩序的猎灵协会,却怎么也想不到,造成这场灾难,他们的上层脱不了干系。

他们都没有意思到这场危机,为什么我一个和猎灵协会无关,又不是修道奇才的人,却要管这种闲事?

或者说,我直接找到鬼盟的那些首脑,告诉他们我不想管这件事,不是更好吗?反正我一个至阴体质的人,本身也是被人界排斥的!

“天哥,你的七喜买回来了!”不知道周语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里,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连忙回过神,不过她看见我在床上发呆,也知道我在思考什么,便问道:“天哥,你在想什么呢?”

好在她不会向婉昭那样看透我的想法,我尴尬的笑了笑,想到她已经是一个女鬼的,便问道:“你对人界的危机怎么看?”

“危机什么的,我倒是不在意。不过......”周语前半句话说的很自然,但紧接着,我感觉到一股怒火从她的身体里冒出,她接着说道:“我只想杀害那个陪伴我的人。”

她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即便我知道她是在说孟飞宇,还是忍不住嘚瑟了一下,连忙喝了口七喜压压惊。

“除了他之外,你对人界的灾难怎么看,你说,我们都已经被人界排除在外了,为什么要管人界面临什么危机,这些事不该我们管吧。”润了润嗓子之后,我继续问道。

听见我的话后,她有些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有些不敢相信我会说出这种话:“你为什么这么说,你难道不知道婉昭这么保护你,就是希望你能阻止这场灾难吗?如果婉昭知道你的想法,她会很伤心的!”

想不到这丫头这么为婉昭着想,说起来,婉昭对猎灵协会的仇恨很深,也许她只是借阻止人界危急这个理由找猎灵协会报仇也说不定,毕竟她和我一样,都是至阴体质,心中的负面情绪,肯定比我要多。

当然这句话我也只是心里想想,不敢和她说出来。看了下时间,现在才下午两天,这几天一直忙着赶路,难得又时间休息休息,突然有些无聊,我便想周语笑了笑:“现在时间还很多,不如出去走走吧!”

染墨兰说:

虽然,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但是,已经吃了几个月的土,不得不撑着身体码字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