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染墨兰   更新时间: 2017-11-01 23:29:17   字数:3075字

周语估计也是没事可干,便答应了我的提议,和我一起走到村子里逛了逛,自从修炼鬼气之后,我会阳光也开始有种说不出的厌烦,于是被和周语挣着一把伞。

农村大晴天撑伞的毕竟不多,加上周语也算得上是一个美女,和我走在一起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面对这些人的注视,我有种说不出的反感,感觉他们的样子十分无知,更加不想管他们的死活,忍不住皱起头,即便眯着眼,也无法隐藏我眼神中的杀气。

周语似乎注意到了我的情绪,在一旁问道:“你很心烦吗?”

“嗯。”我应了一声,既然她也看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便直接问道:“你也和我一样,对他们很厌烦吧!”

毕竟周语已经是女鬼了,我很自然的认为她会对人界有厌烦情绪,可谁知她却说其实感觉还挺好的,如果不是自己怕阳光,现在的感觉,就和平时一样。

我有些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是为了安抚我的厌烦情绪还是发自内心这么说,最后只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和她说这个话题,绕开人群看来村外的草原转了转,逛到差不多下午六七点才回去。

回去之后简单的吃过晚饭,我就回房间开始修炼,周语便回到了袋子里休息去了,而我也盘膝坐在床上,继续开始修炼。

这样打坐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见有个低沉的声音叫我说该走了,吓得我差点岔气,连忙调整好体内的气息睁开眼睛。

说起来有些奇怪,平时修炼完,都会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可是这次,我睁开眼睛后却有些头晕,我扶了一下脑袋,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眼前出现一个有些模糊的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寒冷的气息,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他的双眼散发着幽暗的光芒,照耀在我的身体上,好像在注视着我。

“该走了!”他和我说了一句,转身便朝门口走去,他的话让我好像着了魔一样,还没分清他是谁,便跟着他朝门口走出。

现在已经是半夜,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整个夜色下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身影,月光照耀在我的身上,给我一种舒适的感觉。

跟着他走到村外,来到了附近的大巴车站,他便停下了脚步,我只好跟着他站在这里,看他的样子,好像要带我等车。

这么晚了,还会有大巴吗?我的心里有些疑惑,想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这才想起来我的手机还在旅馆里充电。

“那个,我手机那旅馆了,我能回去拿一下吗?”我向那个人问道。

我这句话刚说完,他那幽暗的目光马上就照到我的身上,吓得我一嘚瑟,他冷冷的说道:“我可没时间等你,老实点跟着我赶路!”

他的样子让我有些害怕,也清醒了几分,突然有些好奇,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走出来,我根本不认识他!

我想看清他的容貌,却什么也看不清,就在我有点想跑回去的时候,突然有一辆大巴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看见这辆大巴的出现,我心里多少有些惊讶,这个村子到附近城市,走路也就不到一天的路程,怎么还会有夜车。

但令我更加惊讶的是,当车开到站台打开车门的那一刻,我发现车里已经坐了很多人。

这么晚了,还会有这么多人坐车去城里吗?今天也不是周日,就算是工作,他们也没必要敢夜路去城里上班才对。

我觉得有些诡异,转身便想回去,可是却有一股力量拉住了我,让我的身体无法按自己的意愿行动,强行跟着旁边那个人走上了车。

我刚刚上车,车便迅速的关上了门,沿着公路出发。

我心里有些害怕,忍不住朝旁边那个人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闭上嘴老实坐着,等到站,你就知道我们要去哪了。”那个人只是说了一句,把我压在座位上。

我的大脑依旧有些昏沉,但恐惧之下,我依旧保持着清醒,想看清这些人到底是谁。

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视线异常的模糊,不管我怎么睁眼,我都看不清车内这些人的容貌。

或者说,是他们的形态,本身就很模糊!

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车里坐着的乘客,都不是人!

他们是鬼,如果没猜错,他们就是鬼盟的人!他们要带我去哪里?

我快速的思考这些事情,在知道我不是陆鸿天后,鬼盟依旧想得到我,很有可能是因为我的至阴体质,能够帮助他们研究。

想到这里,我突然松了口气,反正我已经被人界说排斥,而我现在对人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厌烦,如果这样的话,我何不直接配合他们的行动,这样,他们应该也不会害我吧。

我马上便看着我旁边那个家伙说道:“你们是想让我帮助你们研究炼尸术吗?我保证会配合你们行吗?”

“什么炼尸术?”谁知旁边那个看起来像头头的家伙直接丢了一句话:“想你这种人,根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

他这句话让我心里掂了一下,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慌张,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该存活在这个世上?

想到之前婉昭说过,至阴体质的人都很难存活下来,加上我无法向其他修道者那样修炼道法,加上他这句话的意思,也许我根本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或者说,我早就应该死了。

所以,他才来取我的性命。

我现在对这些情况还不是特别明白,至少在我和婉昭去我家里调查清楚我的身世前,我对我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完全都不清楚。

但有一点我很明白,就是我并不想死!

他这样子,应该和鬼盟没关系,虽然我看不出他是谁,但我突然想起来,他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个阴差感觉很像,所以他当初的气息让我感觉很熟悉,因为他们都是阴差!

婉昭说过,阴差也是为了维护天地间的秩序,我马上便说道:“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死!如果你是阴差,你应该知道,人间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危机,不管我以前发生过什么事,至少我有能力阻止这场灾难,所以你不能现在带走我!”

“哼!”听见我的话后,阴差冷哼了一声,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情感,那沙哑的声音说道:“人间面临什么样的危急,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再说这种事,也不是你一个人能改变的,早就有了定数。总之,你无论如何也得和我回去!”

这家伙还真是无情啊,难道执法者都是这样子吗?我实在没有办法,想着婉昭好像和阴差有些关系,便问她认不认识林婉昭,我是她罩着的人!

结果听见我的话后,他的样子变得更加不屑,说道:“那个家伙,不过是仗着自己的能力,徘徊于三界之外,要不然我们找就抓到她了!”

卧槽,原来婉昭是因为能力强,阴差打不过她所以才不抓她,果然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

我恨不得一拳朝他打上去,可是头晕的厉害,体内的那股能量也不受控制,不知道是不是他用了什么办法,让我无法使用体内的鬼气。

这样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我该怎么办?

我现在只能祈祷婉昭快点来救我了,可是她现在已经不在村子了,恐怕根本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只有让周语发现我不见,让周语去找她了。

婉昭她让周语看好我,就说明周语有办法直接联系她,只要婉昭在,至少我就有活下来的机会,想到这里我心里有安稳了不少。

这时,我旁边那个阴差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我能够看见他那模糊的面庞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拿出一个布袋子问道:“你是指望那个女鬼帮你通风报信吗?别做梦了!”

看着那个布袋子,我心里刚刚恢复的一丝希望又破灭了,周语也被他抓了,就肯定没有办法通知婉昭了,这样下去,我恐怕真的难逃一死了。

我有些绝望的瘫倒在车的靠背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要不是那天我在群里看见陆鸿天的消息,也许我就不会遇到婉昭,这样我被封印的至阴体质也不会显露出来,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归根到底,都是我自己没事找事,当初为什么要私聊他,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也许,这都是命数吧!

我朝窗外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出窗外是什么景象,也许现在车子已经不在人间了,我忍不住朝旁边的那个阴差问道:“我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你?哼!你这个怪胎,能活这么久都是奇迹,想你这样的家伙,到阴间都会直接被毁灭,才不会留下你这样的祸害!”阴差嘲讽的说道,看他的语气,恐怕,等我到了阴间,连一个最基础的魂魄都不会留下了。

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阴间,我有些受不了这种漫长的等待,恨不得想让那个阴差给我一个痛快。

就在这时,我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好不容易出生在这个世上,坚持活到现在,就这点出息吗?”

染墨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