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染墨兰   更新时间: 2017-11-02 23:51:26   字数:3154字

不过,我现在怎么离开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刚刚杀了阴差是真,阴间肯定会追杀我,而我现在又失去了那股能量,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能不能活着回家还是一个问题呢!

我连忙大喊了一声:“前辈,您还在吗?”

回答我的,只有四周那接连不断的哀嚎。

不知是我恢复清醒的原因,四周现在异常的寒冷,然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加上四周凄厉的哀嚎,让我更加害怕。

阴间应该是在地上,可这里的风却越来越大,呼啸着刮过我的身体,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围着我笑。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我正在之前那个村庄的旅馆里,现在正盘膝坐在床上。

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幕都是一场梦!

反应过来之后,我松了口气,没想到我修炼的时候竟然睡着了,还做了那么恐怖的梦,还好这都不是真的。

不然,我杀了阴差,肯定和阴间结下梁子了,现在人间猎灵协会已经开始追杀我,要是阴间也追杀我,我恐怕就真的要天地不容了。

但短暂的庆幸之后,我不由得苦笑一声,就算阴间没有通缉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明明是个人,却连道法都无法修炼,只能修炼阴间的鬼气,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恐怕没有人会接纳我吧!

我心里想着,忍不住掏出根烟,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寂寞,不自觉的回想刚刚的那个梦境。

我为什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记得婉昭说梦都是有人托付的,那刚刚那一切,是不是梦中那个脑海里的声音,想告诉我什么?

他说,等我探索自己的身世,调查体内的封印之后,就能明白一切,现在首要的,应该就是要查一查,自己究竟发生过什么了。

看了下手机,现在已经凌晨二点了,因为刚刚那个梦,闹得我现在也不想继续休息了,准备出门散散心,便朝腰间的口袋拍过去,准备让周语陪我。

但就在我的手掌拍到腰间时,我发现一个更严重的事,我放在腰间的口袋,已经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我休息前那个口袋都一直被我别再腰间!

难道......我忍不住有些害怕,想到之前梦中那个阴差,曾经那拿出过那个口袋,现在我身边的口袋不见了,只有可能说明,刚刚那个梦,是真的!

当时我被力量冲昏了头,只想杀光那些鬼卒,都没想起来周语还在那个阴差的手上,搞不到现在她还在阴间!

如果这样的话,那现在岂不是就我一个人了!我应该怎么办?

我现在的能力,对付青衣修道者应该没有问题,但一想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不知道周语现在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回来。她的能力不强,如果留在阴间,恐怕只会被其他的阴差抓走吧。

我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给婉昭打个电话,想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她,结果电话里显示的是无法接通。

这下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婉昭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手机都无法接通,我开始担心婉昭是遇到了危险。

不过婉昭能力比我强得多,打那些黄衣修道者都跟玩似的,应该不会遇到危险,我开始安慰自己,不要多想。

只要我明天早上坐车,先去接下来的城市等她,应该就可以了,早上坐车的话,应该不会向之前那样又坐上灵车,也安全一些。

可是现在憎尸都和普通人差不多,我也无法区分,要是被他们跟踪,我岂不是又要遇到危险?

婉昭和周语都不在我身边,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帮助我,我感觉还是不要轻易行动比较好。

我想了想,婉昭应该会收到我的来电提示,等她看见后应该会给我回电话,那在她恢回复之前,我现在这个村子里呆着就好了。

最近没有看见追杀我的修道者,相比猎灵协会的人应该还不知道我的位置,在这里应该比较安全。

可是想到阴间,我又有些害怕,刚刚梦里发生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我杀了他们的阴差,他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我,而我现在又失去了刚才的力量,他们要弄死我简直是轻而易举。

梦里那个人只告诉我让我去调查自己的身世,却没和我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想着现在在修炼一会,让自己在强大一些,这样不管谁找我的麻烦,遇到他们都能应付一下,可是现在心乱的厉害,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

结果就这么在床上坐了一晚,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已经困到不行,修炼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疲惫,想趁着天亮睡一会,又担心婉昭回电话我没看见,想了想我便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说给了她,这才准备在床上睡一会。

事实证明,人即便再困,如果心烦还是睡不着,我在床上闭着眼睛尽可能想让自己睡着,可是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加上婉昭和周语她们都不在我身边了,我心里担心的厉害,即便是白天也特别害怕。

在躺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准备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烟和饮料消遣一下。

可是刚出旅馆,我就看见村子里不少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跑。

看他们的样子,我皱了皱头,我现在对别人的事情越来越不在意了,也不想管他们在干什么,可我现在提心吊胆的,看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拉住了一个人,问他发生了什么情况。

“你是外地人吧!”那个人打量了我一眼之后,有些警惕的问道。

他的样子,显然是不放心我,看起来发生的事情和他们村子有关,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错,我是一个旅行者,昨天过来准备在这个村子休息几天,这不是刚起来准备买点东西嘛,看你们这么慌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刚说完,突然意识到我说话好像有漏洞,我昨天都没怎么休息,现在肯定有黑眼圈了,说自己刚醒他肯定不相信,不过他一个普通的村民,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可谁知他还真的注意到了,听见我的话后,仔细的打量了我一下,疑惑的问道:“你昨天晚上真的在旅馆吗?”

“那个......我最近休息不好,随意昨晚没睡好,不过我确实一直在旅馆的!”我只好圆场的回答道。

可我的回答反而更加让他怀疑,他一把揪住我就闻到:“是么?我们去找旅店老板问问吧!”

他说话还不等我回答,他马上就朝其他村民喊道:“大家快过来,我发现凶手了!”

凶手?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没明白什么情况,这时候不少村民已经围了过来,一副凶恶的眼神问我是不是凶手。

“你们在说什么?我刚刚从旅店出来,看你们一副慌张的样子,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成凶手了?”看他们的样子,我心里忍不住的厌烦,因为昨晚那个人的话,我只能压制心中的负面情绪耐心的和他们解释道。

可他们根本不听说的话,不少人一个劲的说我就是凶手,这时候其中一个人应该是我昨晚散步见过我,突然说道:“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也许她就是凶手!”

昨天和我在一起的?婉昭找村子没多久就走了,他说的应该是周语,可是周语现在应该还在阴间呢,怎么就成凶手了?

虽然他们村子发生了什么事我还不知道,不过看他们的样子,村子里应该是出了什么人命,我只好说道:“你们先带我去现场看看,好不好?”

他们估计是仗着人多,也不怕我做出什么事,一堆人押着我边朝村外走去。

没多久,我便被他们带到了村外的一座荒山上,准确的说,应该是坟山,这个山上埋着不知道多少的坟墓,应该是这个村子的祖坟。

看着山上的坟墓,加上村民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朝旁边那个押着我的青年看了一眼,试探的运用了一下自己体内不多的鬼气。

我还无法向婉昭那样清晰的感知很多东西,不过前几天婉昭也叫了我不少运用鬼气的诀窍,勘察一下他们的情况还是可以的。

我小心的将体内的鬼气传输到他的身上,想看看他的情况,慢慢用那微弱的能量探着他的身体,突然发现,他的体内好像有一丝更加微弱的能量在回应我。

这丝气息给我的感觉很亲切,说明这也是鬼气,应该是什么鬼魂在他体内残留的气息,这个村子里有鬼啊!

我心里感觉不好,昨天那个阴差真是该死,就知道抓我,村子里有鬼他都不管。

就在我思考这些的时候,村民已经把我带到半山腰,山腰上的一棵树上,正挂着一个人。

他被吊在树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被吊死了一样,不过我经历了这么多,一看见他的面庞,就能发现他很蹊跷。

他的面庞干枯,眼眶凹陷,尤其是那乌黑的额头,和我当初封印松动时一模一样,我是体内有封印会变成这样,可换成别人,明显就如谢紫他们说的那样,是被恶鬼缠上了!

染墨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