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半夏呀   更新时间: 2017-11-02 18:10:08   字数:3138字

晚宴上,歌舞升平,众大臣趁着各家族优秀子弟都在,努了劲儿地把自家女儿推到众鬼面前。说来也是家里费心栽培过的,各家小姐虽然才艺参差不齐,但是没一个犯规矩出丑的。莫伊一边喝着果子酒,一边看中间的舞姬跳舞,倒也自得其乐。

“姑娘你也不怕你的心上人被这些莺莺燕燕抢了去。”莫伊还没吃什么味,反倒是莫钰像吃醋了一般,一脸的怨妇相。

莫伊瞥一眼莫钰,又转眼把注意力放到了歌舞上,“该被抢走的总也留不下,又那么在意做什么?”何况,既然他说过“喜欢”,那就一定是不会半路把我丢下的。

莫伊脸蛋微红,偷偷看向王座上的凝轩,凝轩也刚好看了过来,莫伊连忙转了脸去,眼神似是娇嗔般,又勾起了嘴角。莫明看着这一切,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起来,莫伊变了。

从前的莫伊虽然娇弱,但是并不如现在这般……怎么说,像是把目光停留在一个地方再不能挪开一样。这样的莫伊让莫明感到不安。

“璃王到——”长长的尾音直到璃王进入殿中才结束,璃王着一身月牙白的长袍,蓝色丝带随意扎起的白发白得没有一丝杂质,像是刚刚飘落的雪,精致的五官、略带风流的笑,天神的面貌,却又是妖孽的气质。

也许正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混合在一起,才让他看起来拥有独特的魅力。莫伊正这样想着,就看到晚宴上几乎全部的女鬼都向着璃王走了过去。

“参见璃王殿下。”女鬼们凑到了前面,却又顾忌着矜持礼仪什么的不敢有下一步举动,更重要的是,璃王虽然风流,但是如果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碰了他,那就一辈子都没有接近他的机会了。

“哎呀,你挤到我了。”

“你踩我干什么?”

一时间,各种声音出现在宴会的门口,璃王被堵住了路也不恼,只是微微勾唇,无奈地看向高台的凝轩。凝轩见此却没有出面,反而转头去和魅姬交谈起来。

莫伊一边嗑瓜子一边喝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一不小心就被逮了个正着。璃王一个挑眉,突然笑得温柔,“莫姑娘可是有什么开心事?”

这一句话把宴会大半目光吸引了过去,莫伊的笑僵住了,一边在心里咒骂着璃王,一边呵呵笑着,打算就这样糊弄过去。但是那些璃王的爱慕者怎么可能放过她。

“这是谁呀,我这么长时候没来王城竟然什么乡野村姑都可以放进王宫来了?”璃王的首要爱慕者蓝徒水鄙夷地看着莫伊。不说莫伊的衣着容貌,单是看莫伊的修为就容易被认为是从小地方来的,更不要说莫伊身上那股似鬼似人的气息,也难怪蓝徒水不把她放在眼里。

莫伊见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是不可避免的了,也不再缩在那边看戏。她看了一眼高台的凝轩,见他没有反对,才开口反击,“我看你才是乡野村姑吧,王城传遍了的事情你都不知道,还来说我了?”

“谁给你的胆子……”蓝徒水一个巴掌就要落下,却见三束灵力飞了过来——凝轩、莫明、轩月相继放下了手。

蓝徒水不敢置信地看向高台,“叔父……你怎么护着这个小贱人!”

“住口!”凝轩一个眼神射过去,蓝徒水打了个寒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知道,自己这个叔父是极其阴晴不定的,上一秒和风细雨,下一秒就是吸血狂魔。

“她会是我的妻。”一句话惊呆了一殿的人,要知道这可是凝轩“出生”以来第一次明确表示要的第一个姬妾,不,还不是姬妾,是妃!

那可是唯一的位置,是属于那个……一定是他们想错了。下边的人再也淡定不得,纷纷暗里打量起莫伊来,还有一部分王权的绝对拥护者则把目光转向了轩月。而轩月只是意味不明地皱了下眉头,就不再有任何表情。

这就是默认了。一下子,莫伊的位置在这些鬼心里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这可是轩月公子认可的人!凝轩的话尚有可能是一时冲动,但轩月的态度,绝对是深思熟虑后对王权没有危害的。那么,也就是表明,莫伊很可能就是……

不,不可以!蓝徒水的眼神微闪,她一个区区人类,怎么可以坐到那个位置?!

“呦,这不是我们的蓝家大小姐吗,怎么舍得出门了?”正在满殿安静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轩莲先笑出了声,“羽族小姐来了。”

凝轩点头表示认可,嘴角微微勾起,可见心情不错。莫伊不禁好奇起这是一个怎样的女鬼了,初步看来凝轩他们是喜欢这个羽族小姐的,而且殿内多数鬼都不敢造次,一脸恭敬,就是不知道她与凝轩关系……

珠帘微动,一袭红衣飘进。只见所谓的羽族小姐淡眉朱唇,一对眼睛大而有神,红色的裙摆两侧开衩,正好方便她随意行走又不会有风尘之色。好一个美艳的鬼!

莫伊正盯着羽族小姐看,就发现被看的鬼突然转过头,冲着莫伊一笑,“蓝家的野鸡是不是欺负你了?别怕她,有我在还容不得她放肆。”

这突然的剧情让莫伊措手不及,还不等她答话就见那边的两个已经交上手了。羽族小姐那一身红色正配的她是张扬绝色,反观蓝徒水,一身厚重的蓝色裙装,配上她那狰狞的表情,简直是……再加上怕被璃王讨厌,她怒足了劲忍着自己的愤怒,更加地不忍直视了。

“好了,羽兮,别闹。”

“知道了,王兄。”羽兮冲着凝轩吐了吐舌头,收回了释放的灵力,活脱脱一个被宠惯的混世魔王。凝轩见此只得无奈一笑,“你每次见了都打她,再这样下去她爹该找你麻烦去了。”

“这不是有王兄护着吗?”羽兮冲着凝轩一阵撒娇,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任那蓝徒水怎么不乐意都得放下,毕竟羽兮和凝轩的关系是她不能比的。

凝轩侧头看了看恼怒的凝倚琴,嘴角勾起。羽族是鬼域最古老的世家,差不多从鬼域创始时就存在,后来一步步壮大扩散势力,直到上次妃出现的时候才逐渐收敛,隐居一隅。如此世家的子女,唤凝轩一句“王兄”理所当然。却是这蓝家,放在人界也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近几万年才出现的一个家族,还是当初蓝家家主不知怎么救了凝倚琴一次被认了兄长,才水涨船高地扩大起来。

凝轩是真看不起蓝家,不是出身问题,而是作风问题。机遇是谁都无法控制的,蓝家得此机遇,凝轩不得不承认其合理性,但是自蓝家扩大成为当地贵族以后,简直是那片的山大王,置伦理纲常、道德法规于不顾。经常欺弱凌善,霸占府地,甚至还有传言说他和鬼妖联系密切,有一半的家产贡献给了鬼妖!

怎耐凝倚琴处处护着蓝家,即使凝轩对蓝家百般厌恶,也不能不顾及长姐的感受。好在羽族小姐从小就和那蓝家小姐性格不和,都是张扬的性子,一个心思恶毒,一个直接敢当,一碰头就免不了吵架。她们两个上次碰面据说也是在一个宴会,不知因什么起的争执,羽兮当场把蓝徒水揍了一顿,羽兮也不打别的地方,专往蓝徒水脸上招呼,打得她自那之后再没有出来蹦跶过。

“姑姑,你看那羽兮,仗着叔父宠她,都嘚瑟成什么样子了!”蓝徒水那边讨不得好,就转到了凝倚琴这边。凝轩偏爱羽兮这个认得王妹,那凝倚琴就是偏爱蓝徒水这个认得侄女了,这几个大的小的,简直是两对冤家。

“你可真是糊涂了,真正的对头是哪个自己还分不清楚了?”今夜的凝倚琴换下了平时的一袭红衣,着一身庄重的金色宫装,掩去了几分妖艳,更显稳重。

蓝徒水撇了撇嘴,小声说道:“那还不是……那还不是羽兮她太无耻了,我咽不下这口气。因为她上次的事,我可是足足在家呆了半年!”

“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也不知道你父亲怎么教得你,”凝倚琴被吵得头疼,摆了摆手示意蓝徒水站在后面,才接着说,“你父亲的修为比之我界的将军也是绰绰有余,怎么就你这个女儿在修为上总是平平无奇。”

“这资质未免太差,我平时送过去的补品可是没吃?”

“吃了,都按姑姑说得做着呢。”一说到补品,蓝徒水整个小脸都兴奋了,凝倚琴带去的那些补品虽说对修为作用不大,但是对别的方面,却是……不说这一身白皙亮丽的肌肤,就这好身材,也全靠那补品的支撑。

凝倚琴每次去蓝家做客都会带一堆补品给蓝徒水,还总念叨着瘦了,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蓝徒水的喜爱之情。也正是如此,使得蓝徒水这个女儿在蓝家有着超越男子的恩宠。

“这次的祈福很重要,说不准什么时候那个妃就出现了,到时候无论怎样的男子都会拜倒在她的裙下。”似是感慨一般,凝倚琴轻轻拨动着杯里的茶叶,“男人都是权力的奴隶。”

“宴会要开始了,刚去准备了,别再像个小孩子一般胡闹,我不喜的。”

半夏呀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