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半夏呀   更新时间: 2017-12-16 23:00:09   字数:2124字

歌舞渐平,佳肴美酒也过了一轮,魅姬在凝轩耳畔说了几句便提起裙摆走到了中央。只见她抛弃了平时的妩媚,穿得极是素雅,浅浅的青色在一群争奇斗艳的女鬼中间很是特别。

魅姬朝着高位微微福身,又对着来往的宾客行了个虚礼,两边的歌舞早已停下,一瞬间,殿内连微小的交谈声都听不见了,魅姬这才开口说话:“璃王这是赶着巧儿回来了,正是祈福相聚的时候,又有那人的传言相称,倒是应了民间对璃王的评价。”

说着,魅姬又是一福身,“吾王甚是感念当初璃王的相救之恩,这次祈福盛宴一半是为了祈福而开,恭祝我界盛世久年,强辈频出,永不衰竭!另一半,自然就是为了璃王而开,当是为了璃王平安归来而庆祝,大家一切不要拘礼。”

“魅姬娘娘,你这唠叨老半天,也不说到正事,岂不是挠我们的心痒痒?”这话一出,众鬼皆是大笑,早在开宴之前就传出了消息,说是这次宴会和璃王选妻有关,宴会开始许久却迟迟不见有什么动作。魅姬一上台,那些老鬼就已经绷紧了等着开始,却又是一大堆废话,他们实在是等不及了。

魅姬轻轻一笑,也不恼台下的调笑,“既然各位大人知道了我的来意,那么想来也是有所准备了。那就请各家未婚配的小姐表演一下才艺,让璃王好好挑挑吧。”

璃王虽是事先知道的,听闻这话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凝轩在主位上微微点头,侧过身偏向璃王,“璃王这一回来又不知道要何时走了,倒不如留个牵挂,让他走也走不得。”

“各家小姐谁先来?”凝轩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拨弄着杯里的茶叶,看起来对接下来的表演颇有性味。亦正亦邪的气息不时地从凝轩身上传出来,看得下面的小姐们一阵面红心跳:就算是璃王清冷看不上,被王收入后宫也是极好的。

凝轩刚刚说完,蓝徒水就站了出来,脸上全然没有刚刚被羽兮打击的狼狈之色,如此安静站在那里的她倒是真有几分贵族小姐的样子,不过那蓝色的衣裙她是怎么穿都显着些艳丽了,如她这个人一般。

“叔父,”蓝徒水难得知礼地对着主位行了礼,眼睛确是直勾勾地看着璃王那边,被凝轩瞥了一眼才把眼神收回,匆匆瞥过主位就低下了头,“都城的大小鬼都知道侄女的心思,若是这头舞被别的鬼抢了去,可是要笑话侄女了。”

好一副乖巧的样子!莫伊都不禁要为她拍手叫绝了,只是经历了刚刚羽兮和她的打闹,在场的是都知道蓝徒水的真实性格了。蓝徒水不禁又看向了璃王,却见璃王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瞧那盯着方向赫然是莫伊的桌席!

她微微勾起了唇角,一个人类,哼。“徒水虽然不是自幼习舞,却又是在舞蹈方面下了功夫的,今日就在各位面前献丑了。”

只见蓝徒水随行的小鬼不知何时唤来了琴师,只等蓝徒水站在舞池中央就开始了演奏,一袭蓝衣铺展在地上,俯首的女子渐渐抬起头颅,原是素兰开花的霎那心悸,却偏偏因着那番艳丽的姿容硬生生给了众鬼已惊艳的开场。

这蓝徒水,倒是弄巧成拙有了这么好的效果。莫伊看着舞池的表演不禁抿唇,当真是美人儿呢,却是不知……莫伊悄悄转头看向主位,凝轩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转过了头,莫伊碰到了凝轩的视线就立马转过了头,再偏头去看时凝轩还在看着这边,倒是连精彩的舞蹈都不看了!

莫伊娇嗔般地瞪了凝轩一眼,就转身和食物做起了斗争,不再去看那边的某只鬼。就在这时,蓝徒水原本流畅的舞姿突地停顿了一下,琴师吓得也弹得磕磕绊绊了,好在也就那么一小段,没有多少鬼发现这个错处。璃王漫不经心地看着蓝徒水舞完一曲,嘴角轻勾,看着那边的琴师惶恐下跪,“奴该死,错弹了曲调。”

“你不知道这是徒水特意表演给心上人看得吗?”凝轩不悦地皱眉,茶水也洒了几分,“拖下去!”

“等一下!”莫伊拦下了小鬼,望着凝轩好一番怪罪,“这舞也是极精彩的,哪怕琴师犯了错也没有影响分毫,依我看是不是可以从轻发落?”

“呦,果然是低贱的人类呢,连这点血腥都见不得,也不知叔父是看上了你哪里!”

“我只是为了无辜者才说的话,我相信在场的都是看到了的。”莫伊加重了“无辜”两个字,这次失误是谁的错,在场的都心知肚明,不过为了贵族的体面,谁也不愿意开口说话,如今被莫伊挑起这个话头是说不说都有点尴尬了。

想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众鬼纷纷把目光转向了蓝徒水,果然是什么家族养什么子女,这种没有教养的子弟也就只有那些小家族才养得出来,这蓝徒水和她的家族一样,不堪重任!蓝徒水看到这么多鬼都用责怪的眼神看着她,原有的一丝心虚也没有了,无故的火气冲淡了心里的愧疚,更加地理直气壮,“不就是杀死一个小鬼吗?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简直是没有见过世面!”

“你说什么?”莫伊被气得有点狠,身体都有点发抖,即使是种族不同,观念也不见得要有多大的差异,尤其是对于“善恶之分”来说,那本就是不该分种族的。

“你简直残忍!”莫伊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更恶毒的词语可以形容蓝徒水,生生地憋出这句话就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了,把目光转向主位,却发现凝轩像是出神了一般,没有看向她。

凝轩是真的出神了,直到轩月提醒才回了神,却是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没了兴致,手一挥让刚刚准备拖琴师的小鬼退了下去,“伊儿不喜杀戮,那就不杀了。”

这句话一出,各家欢喜忧愁,欢的是终于有了第二个可以劝退喜怒无常的王的存在,而且看起来还比轩月公子靠谱,愁的是万一莫伊随便吹吹风凝轩就听了进去,那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会不好过。

各家族的鬼心思百转,凝轩却是又出了神,“你简直是残忍”,残忍,她也说我残忍……

半夏呀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