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半夏呀   更新时间: 2017-12-17 23:03:18   字数:2040字

那是临近祈福的时候,本是爱白衣的她穿上了成亲时的红装,没有什么祸国殃民的妖女,也没有什么回眸百媚生,她就站在那里,素淡的笑。她说,不能再爱了,也不能再继续了。

混乱的战场,她第一次没有站在他的身边,那把代表着主宰的剑结束了那段很长的战乱,所有人都还在,除了她。

残忍……“这天下众生,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残忍?”女子站在尽头,不再发一言,任由许多的鬼向着她纠缠而来。

“许久没人说过我残忍了……”凝轩呢喃出声,轩月诧异地望了过来,却也只是皱眉,消失了的人怎么去回忆都是徒劳的,而这样的情绪,谁也无法化解。

蓝徒水见高位的人那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样,不禁将手中的绢帛捏得死皱,这还是叔父第一次这么听劝,这个莫伊,不仅害我在璃王面前出错,还让叔父因着她反对我!

“既然是叔父的意思,那就不惩罚了。”蓝徒水优雅地坐回原位,抿了一口茶水,淡淡地看向小姐们的席位,“我这都做了开场,那就继续表演吧,想来璃王是还没有尽兴的。”

各家小姐一听这话就知道蓝徒水是没有消气的,刚刚的舞蹈虽然美丽,但是那一点错处有心的人都有看到,万一璃王因为这个而没有中意她,倒是可惜了,蓝徒水痴迷璃王的消息可是从璃王上次离开之前就有的,如果痴痴苦等这么多年还是得不到璃王的青睐,那也实在是太伤心了。

众家小姐都以为蓝徒水刚刚的失误是因为太过紧张,也就没有想到蓝徒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本着不能压过蓝徒水的心思,有给璃王婚配女子的家族都出了几个表演,风头自是没有压过蓝徒水的——谁敢惹上生气的她呢?

“还有未表演的小姐吗?”魅姬又上前来,转了一圈盯到了羽兮的方向,羽兮眉头一挑,看向凝轩,语气略带撒娇,“王兄还舍不得我嫁呢!”

“看来羽兮小姐是不愿意做璃王的妻了……”魅姬这句话不禁让一些鬼起了别的心思,“怕是羽家瞧不上吧……”

“羽族好歹是上古的家族,怎么说也是要入王的后宫的。”

“璃王也不差多少吧,怎么说也是我界的救命恩人,虽说那件事过去有些年份了,但是要说平轩界的强者,怎么也得算上璃王,怕是和王不相上下的。”

……

凝轩一开始还能和颜悦色地听着下面的议论声,后面却是听不下去了,竟然还有说他不如璃王的,简直是翻了天了!“兮儿还没有表演吧,既然魅姬想看,不如上去随便表演一个。”

“王兄想看的话我就作一幅画好了。”羽兮站了起来,秀眉一挑,却是对着其余的各位,周身的气势一下就上来了,“我只是不想让别的什么小鬼都能妄议了王室,这璃王选妻也不是什么强制的事情,我本就是放荡不羁的,才不用要做谁的妻,被困在后院里,终生不得自由。”

“准。”凝轩似是没什么兴致了一般,等到羽兮走入中间的时候,凝轩早已闭上眼睛小憩起来。羽族的族长也是见怪不怪,丝毫没有被无视的愤怒表情。

“在表演之前我得声明一件事,我是因着王兄的面子才来表演的,不管结果如何都算不得数,仅是助兴,至于选妻什么的,就更加是和我没有关系的。”

羽兮说完这些才唤人摆来了画布之类,而她也去后面的屋子换了一身白衣出来,束身的版型,简洁的装饰,裙摆长过膝盖,却没有及地,小巧的玉足置于白色的靴子里面,画布铺于地上,却是没有把画笔拿出来。这是要作画?

众鬼心内惊疑不定,但是没有一个出来询问,就像是谁先发问谁就输了一般,皆是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一样。反倒是轩月难得笑了一下,“羽兮小姐这是又要表演绝技了。”

凝轩听到后耳朵微动,闭着的眼睛睁开看了一眼,声音像是从腹中发出的一样,“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其他鬼面前表演呢,看来是真的不高兴了。”

“待会儿去库房找些她喜欢的送过去,小孩子脾气。”

凝轩又闭上了眼睛,这边羽兮的表演也要开始了,莫伊擦了擦吃饱喝足的小嘴,也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这可是凝轩看得上眼的女鬼呢!

只见羽兮随着琴声跳了起来,与蓝徒水刚刚的舞蹈并无什么太大的差别,不过是没了蓝徒水那些特意的造型动作,终究是不惊艳了,好在是那一身空中的身法,比之蓝徒水精彩了不止一倍,还是值得一看的,不过说好的作画,怎么变成了跳舞呢?

琴声过半,终于是揭晓了答案。只见羽兮停顿了一下,将白色的靴子轻轻蘸上墨汁,时而舞于空中,时而跃于纸上,墨汁洒在白色的画布上面,渲染的意味不多不少,刚刚好。

琴声停止的时候羽兮也收了脚步,一幅将士出征图跃然纸上。在这样觥筹交错的场合献上如此的图绘,许多鬼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战争,还是很近的啊!

不说羽兮的画技如何,又是如何取巧夺人瞩目,单是这份心思,就是别家小姐所不能够比的。

“兮儿的画还是如往常一样好!”凝轩坐直了身子,眼里闪着些不明的光,“如果是男儿身就更好了。”

“女儿也同样能够保卫我界太平!”羽兮坚定地回道,凝轩却是没再说什么。虽说强者为尊,但是女儿身还是更受束缚一些。

“羽兮小姐确实还可以,”蓝徒水睁眼说瞎话地将羽兮的表演降了一个档次,又像是困惑一般地转向了莫伊那边,“在场的好像就那位小姐还没有表演了,要来表演什么呢?”

蓝徒水就像是不知道莫伊的身份一样将莫伊推到了众鬼的眼前,虽有凝轩的守护,但是如今这样进退好像都是不行的了,毕竟蓝徒水也没有指出是为了选妻而表演。

半夏呀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