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半夏呀   更新时间: 2017-12-19 23:37:12   字数:2021字

四下里一阵安静,所有的宾客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入口处,只见原本站在那里的小鬼都趴在了地上,严重的已经快要灰飞烟灭,只有负责安全工作的一些精英还可以勉强站起来。

“王……我们保守不力,他……”

“我知道了,”凝轩离开主位,走到下方,正好挡在凝倚琴的前面,“彻天王别来无恙啊!”

“桀桀,”声音的主人终于出现在众鬼的面前,只见一袭大红袍将来的鬼整个盖住,微微露出的侧脸可以看出也是一个绝世美男,可惜就是看不到全貌,总也叫人可惜了去。

莫伊摸了下自己的心口,微微发疼,这是什么感觉?甚至比刚见到凝轩的时候还要感觉强烈,就像是看到……深爱的人一样?所有的鬼都在注意入口处的彻天王,只有璃王偏头发现了莫伊的异象。

呵,这又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璃王还是看不起莫伊那副懦弱无能的样子,明明是无能的人,却偏要占据一个高的位置得到朝拜,这也是为什么璃王总是对莫伊的事情漠然而视。

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根本不需要弱者的存在。没有什么弱者可以被原谅,所有的弱者的失败都是不需要同情的。这就是璃王的世界观,所以他成为了不可被打败的强者。

转到凝轩这边,刚来的鬼终于摘下了大红袍的帽子,然而还是有半张脸挡在面具下,“当初遇到你的时候,我也是只露了右边的颜。”

彻天王这一句说得莫名其妙,这时轩月也认出了彻天王,手持法杖,做着攻击的准备,“这次来我也是没有带小鬼的。”

这一句话说出来,别的鬼还在迷蒙之中,凝轩却是知道了他的意思,凝轩的身子一颤,这才找起了莫伊,看到她还在原地好好的才放了心,他自动地将莫伊不一样的神情转化为对彻天王的害怕情绪。所以也没有多想什么。

“我知道你记得的。”彻天王又走近了几步,直视着凝轩的眼睛,“我那次看到她就说过,她是我的猎物,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鲜血铺满鬼域,她也只能是我的。”

凝轩的眼眸一紧,他知道彻天王说得没错,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那一年的彻天王为了得到她,只身一人乔装进入平轩界,一人扛下了整个平轩界的攻击,那场战斗平轩界胜利了,却也是真真正正的输了。

“景天彻!她不是妃。”凝轩忍着要把眼前的鬼撕得粉碎的怒气,说出了这句话,他不能动手,归元界的规则还是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他的。

那天,他将莫伊从人界接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景天彻,也就是轩莲一直说的那个红色妖孽,幸好轩月去接凝轩,凝轩才得以逃脱,不然以归元界规则的惩罚和景天彻的逼杀凝轩现在早已灰飞烟灭了。

然而,虽然归元界的规则惩罚在别处对凝轩造不成威胁,但是归元界对于那些“协助惩罚实施”的鬼也是有庇护的。景天彻就是那个协助惩罚的鬼,也就是说现在的凝轩是动不了景天彻的,否则就要受到归元界的强制惩罚,他承受不起,平轩界更承受不起。

“你来这里就是说这些的吗?”等到两年过后,归元界的庇护一过……凝轩收敛起满身的杀气,挡住了景天彻的道路,景天彻隔着她望向了后面的莫伊,扬起一个笑。

“嘶——”他们哪里见过景天彻笑得这么温柔,只怕这是第一次吧。

莫伊的脑子一片混乱,为什么他们都像是认识我一样,无论是凝轩还是景天彻,还有轩月,第一次见面就像是看一个许久未归的故人,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我就是这里的一份子?

“改天接受传承吧,会想起一些事情的。”莫明揉了揉莫伊的头,眉头紧锁却还是挡在莫伊身前,丝毫不动。

之前不愿意接受传承是害怕离别的可能性,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不传承,只怕是好多事情都不会明白了。

莫明的话说得极其小心,在场的其他鬼都是没有察觉到的。而彻天王仗着自己受归元界的庇护,竟然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随便抢了一个席位就坐了下来。

“不是有宴会吗?这是开始了还是结束了?”凝轩看他这副样子一阵气闷,却又无法做什么。倒是彻天王的到来很好的缓解了莫伊的处境。

外鬼在场,宴会也是热闹不起来了,至于璃王选妻一事,他们是不想在敌人面前进行的,之后的歌舞也是草草了事,未到天明,宴席就散了去。

“冰哥哥,今晚来的那个什么景天彻,他是什么身份?”莫伊坐在回去的车上,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事实上心里忐忑地要死,“看样子轩好像很不喜欢他,但是也没有赶他走……”

“哎呦,哪里是讨厌啊,那明明就是敌人!”莫钰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汗,小声说道,“那个彻天王,以前和咱的王抢过女人,而且啊……”

“而且,最后王的女人跟他跑了,他为了护那个女人才进行了灵魂重造,据说灵魂重造的痛感比之魂飞魄散也不相上下。”莫钰一脸害怕的样子,倒像是经历过一样,不过莫伊也不注意那么多了,她现在更想要快点回去——进行传承。

莫府的马车不似来的时候那么慢悠悠,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街角。而暗夜中的鬼还是盯着那个路口,不舍离去,又不得不回去。

“王,该回了。”

“她走的时候说她后悔了,不知道这一次来的时候有没有记得那句话。”景天彻收回目光,终于飞离了这座热闹的城。

她走的时候说是后悔爱上也后悔离开,可是鬼域那么多的城,他也只见她爱上了那座空城。若是你爱,我便为你打下,可好?飞离的速度原来越快,现在还不是时候,景天彻不断地提醒自己,那半片面具在黑夜中逐渐暗淡。

半夏呀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