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凝兮   更新时间: 2017-11-25 19:30:02   字数:2040字

独孤翼带着颜紫陌坐着马车来到郊外,毕竟对外是说在养伤,也不好太过明显,只是一到地方,独孤翼便把赶车的龙飞给赶走了,让他把马车赶走。

“来,陌儿,我带你去个只属于我们的地方。”

独孤翼伸手把颜紫陌抱下马车,一边的龙飞便径直把马车赶走了。

颜紫陌很疑惑的问:“他怎么走了?我们等下怎么回去啊?”

独孤翼也不解释,只是拉着颜紫陌的手,说:“不要看着他,跟着我出门,当然是看着我了,跟我走。”

颜紫陌自然是相信他,也不再多说,只是跟着走。

“陌儿,到了!”

颜紫陌看着面前的小木屋,眼里的欢喜简直可以溢出来。松开独孤翼的手,自己往屋里走去,看着面前的什么都不缺的小木屋,颜紫陌只是拉着独孤翼的手,眼泪直往下掉。

独孤翼看着面前的人,没办法抹去她眼角的眼泪,抱着她,宠溺的笑道:“我答应过你的,我们要一起过平凡的日子,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日子,没有王爷王妃,没有其它人,只有我们。”

颜紫陌也不再多说,只是高兴的在独孤翼脸上亲了一下,独孤翼却眼底含笑的再次凑过去:“既然高兴,这么一下怎么够啊。”

两人逐渐动情,独孤翼喘息着,抱着颜紫陌,靠在她耳边问了一句:“可以吗?”

颜紫陌此时哪里能想其他的,只是跟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独孤翼把颜紫陌放在床上,随即高大的身体压上去,平平密密的贴着压住了,手指径直探进衣裳里去,触手尽是温软娇嫩的少女肌肤,盈盈一握的腰肢,脆弱的好像可以折断,往上抚摸过去,是微微隆起的两团丰盈,馨香融鼻。颜紫陌的身子渐渐的抖起来,男人的肌肉刚健硬硕,摩擦的她全身都疼,她开始呜咽起来。

“呜呜,我不懂……”不对,其实她很懂的,“……呜呜,我没做过。”

男人已经浑身发烫,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只不住的揉搓她的身体。颜紫陌被揉搓的弓起身子来,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难受,侧身躲避,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像受惊的小兽一般低低呜咽,却露出半透明的侧颊和耳垂,独孤翼看到眼睛发直,鬼使神差的把嘴凑过去,一下咬住了,颜紫陌一声呼痛,想躲开,却被牢牢扣住在床上。

男人用舌尖轻轻触摸嘴里的膏腴,索性扯掉女孩的衣裳,白玉般幼嫩的小兽怕的几乎要尖叫,却又不敢的只能呜呜;男人愈发兴起,顺着女孩的脖子一点点的吻下去,急躁的噬咬着;待来到她胸前,男人的眼睛都红了,一对玲珑娇挺,小巧可爱的小乳怯生生的,他伸嘴就含住了,不断吮吸舔弄。颜紫陌终于忍耐不住,哭着伸出一条光滑的小腿,用力踹过去,正中他赤裸精壮的胸膛,冷不防被他擒住;他扣住小妻子的脚踝,纤细弱质好像一捏就碎了,他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腿从侧边拉开曲起,然后俯身而上,再次重重压上她的身子。

他嘴唇去寻找小妻子的娇嫩的脖颈和耳垂,喘着粗气不断吻舔着,颜紫陌只觉得自己一条腿被抬了起来,然后稀里糊涂的火热摩擦之后,下身一阵尖锐的疼痛袭来。

颜紫陌哭了,这次是真哭了,呜呜的直掉眼泪,咬着嘴唇不叫出声音来,努力忍耐着。独孤翼看她这么难受,也忍了半天,待觉着小妻子略略有些松下来,忍不住大力挞伐起来,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用力喘动,颜紫陌只把脑袋往枕头里钻,泪水沾湿了半边巾帕,呜呜哭的厉害:“……呜呜,别做了吧;…下次再做,呜呜…你饶了我罢!我不成了……”

也不知捱了多久,颜紫陌觉着腰快断了,独孤翼才喘着粗气结束,颜紫陌已浑身发颤,似是死了一回,两个人都浑身汗湿。

“宝贝儿,疼吗?”他问。颜紫陌直羞的像只煮熟的虾子,恼羞成怒的想要吃他两口肉方解气,只恨恨的把脸转过去,独孤翼瞧她这副样子,嗤嗤轻笑起来,看着她累极的样子,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的说:“睡吧!”

颜紫陌其实已经快睡着了,听了这话眼睛却已经闭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天蒙蒙亮,颜紫陌随着生物钟醒了,转头便看到一边的独孤翼眼神极亮的看着她,想起昨夜自己的行为,她忙把头往被子下面钻。

独孤翼看着她的样子十分好笑,怕她闷着,只把她拉出来,笑着说:“好了,不要把自己闷坏了,我先起来了,这里有吃的,你还想再睡一会儿吗?”

颜紫陌伸出头,不再看一边的男人,只是嘟囔了一句:“嗯。”

独孤翼知道得给她点时间,于是不再多说,只是起身说:“我去打猎了,回来给你烤肉吃,你自己看看做些什么吧,我们再这儿住一阵子。”

颜紫陌听了这话,也不再害羞,转头去看一边穿着衣服的独孤翼,眼睛黑亮黑亮的看着独孤翼,脸上的笑容漂亮的惊人。

独孤翼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就拿着东西出门了。

过了片刻,颜紫陌也起来了,吃了点东西后,她开始在屋子里转了转,坐在一边的织布机前开始织布了,希望两人离开的时候,独孤翼能穿上自己织的布。

两人男工女织,打情骂俏的甜蜜日子又过了几日,两人正在吃饭的时候,外面龙飞突然来了。

颜紫陌还以为龙飞是过来送东西或者是传递什么信息的,于是问了一句:“你来干嘛?”

龙飞没有回答,倒是一边的独孤翼眼底深沉了起来,没有急事龙飞是不会来打扰自己的,开口问面前的龙飞:“出事了?”

龙飞也不再多言,只是说:“王府出事了!”

龙飞没有回答,倒是一边的独孤翼眼底深沉了起来,没有急事龙飞是不会来打扰自己的,开口问面前的龙飞:“出事了?”

龙飞也不再多言,只是说:“王府出事了!”

凝兮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