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09-23 14:23:29   字数:2320字

没有风,空气似乎凝固不动,黑暗,不见任何光点的无边黑暗,没有虫鸣,没有任何声音那种万籁俱寂,唯一的声源是自己微弱的呼吸。一种沉重和恐惧压迫身心。

刘应雄似乎感觉动也不动的躺了很久,但是也不知是多久。很想动一下手脚,那怕是转动一下脑袋、张一张眼皮,喊一声,然而不能够。这实在糟得不能再糟了。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他首先希望知道的问题。刘应雄努力在想曾经发生了什么,用它来推断最可能在什么地方。这绝对不是学校宿舍,也不是自己荒芜冷冷清清的家,那地方太熟悉了即使闻一闻气味也能够确定。那么它是那儿呢?

可是只觉得昏昏沉沉什么也没想起来,什么地方呢?一个念头升起他不禁毛骨悚然,糟糕,这儿是阴曹地府?对了,除了阴曹地府那有这样黑暗寂静呀?我怎么到这地方来啦?我只有十九岁,一向无病无灾,是,是不慎掉下来的?所以没有黑白无常牵引,也没有牛头马面押送,谢天谢地他们还不知道呢?我还可以自己爬上去是吧?

刘应雄自我感觉良好的松了口气,不慎掉下来自己爬上去天经地义,可是,这样张一张眼皮喊一声都不能怎么爬啊?跌得再惨也不至于这样呀,再说跌惨为什么不觉得痛呢?他马上又推翻了这假设,都说地狱无门的怎么可能掉下来啊?

那一定是死了才落下这阴曹地府的,对了肯定是遭人杀害,本来命不该绝所以才没有惊动牛头马面这些鬼差,魂魄才孤零零的躺在阴间没人知道是吧?

是什么人丧心病狂杀害了我呢?是了,似乎曾经打过一架,跟红头獐他们,好象是为了一个老乞丐,板凳、啤酒瓶头破血流什么的,众寡悬殊,也许就是那时候挂了……

刘应雄怒气冲冲,凭什么死的是我!怨恨的力量让他吁了口气,撑开了眼皮。

“你的,终于醒来了。”一个苍老而生硬的声音在很近处响起,他好象舌头不太灵活。

刘应雄吃了一惊,声音这样近人就该在旁边,怎么没发觉?是,是什么鬼呀?糟糕的是身体一点也不能动弹,笑一笑都不能。反正人已死了很快就变鬼,鬼也不用怕了吧?

刘应雄努力鼓动喉咙,从牙缝发出声音,大着胆子问:“你,你是谁?”

一个脑袋伸近眼前,乱蓬蓬的花白头发,干草样的胡子,脏兮兮的脸一股酸腐味。

这张脸孔好象也熟悉,记忆慢慢多起来了,他是近来经常出现在他面前的一个老乞丐。不知姓甚名谁,那儿来栖身何处,一脸呆滞说话短促,要不到吃的,看他孤苦无依曾给予施舍,但凡放学自己出了校门多会遇到他,伸出脏兮兮的破碗要施舍。

“怎么是你呀?老乞丐?”刘应雄很是惊讶,努力调动记忆,记得打架跟他没有瓜葛,这里是阴曹地府,他怎么跟自己在一起呢?

“为什么的,不能是我?”老乞丐一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眼浑浊无神,声音硬梆梆的不带情绪,反正他没有名字,刻薄的人就叫他僵尸,刘应雄就称他老乞丐。

“老乞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呀?”刘应雄记得他只被推搡跌了一跤没受什么伤,是不该死的,怎么也到阴曹地府来了呢?

“当然的,是因为,你的事啦。”声音仍然苍老生硬,没有怨也没有喜。

因为我?对了,是因为我他们才找茬推他的,难道摔一跤他就当场死啦?然后做一堆?

“对不起,老乞丐,是我连累你到了这地方……”刘应雄内疚的想表示一下却不能动。

“不对,是我的,带你到的这地方。”老乞丐语气不带感情没有一点玩笑成分。

什么?你带我来这地方,难道你,你是无常?不象呀?无常都是伸出长舌一蹦一跳的。

“你带我来的?那,那这是什么地方啊?”刘应雄虽不能动弹却不禁心脏突突跳了。

“这是,金字塔,法老墓,问题的有吗?”他的话平静短促不带感情不象常人说话。

法老墓?刘应雄心里一惊,记得看过书上的介绍,似乎对面石墙有个人影,那是阿拉伯特有的木乃伊了。风马牛不相关呀?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天啊!金字塔,我到了非洲吗?发配充军也没有这样远吧!”刘应雄记得生前在豪州。

真是无语啊,落在这黄沙滚滚的地方,不对吧?这该是伊斯兰教的地盘,阎罗王,他,他有这个权力吗?难道是真主交涉引渡过来……我犯了什么嘛!

“充军?军队的没有。金字塔,法老墓的,很好,很好。”老乞丐声音依然没有同情。

“好你个头!叫老子永远守法老墓吗?是谁出的馊主意呀?”他不禁愤愤不平。

“是好主意。你的肝脏,支离破碎的有,我的身垢丸,修复很长的时间,这里的不来,尸体的腐烂,明白明白?”老乞丐的语气平静又认真,有种不容置疑意味。

那么说我真是死了?死了尸体当然要腐烂,几万里之遥到了这里又有何用啊?真是的!

“等等,既然死了尸体不腐烂又有什么用?弄我来这干什么?”刘应雄气呼呼的质问。

“脑袋乱糟糟的!干什么,等待复活呀,灵魂保存,尸体的腐烂,你的怎么办?”

刘应雄心想:什么乌七八糟,等待复活,人死如灯灭,可能吗?你不过是浪迹街头一个老乞丐,以为是谁有起死回生之神通吗?莫不是患了老年痴呆胡言乱语吧?

“不相信是吧,两分钟的过去,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法老墓的照射,你灵魂的禁固解除,你的明白了。”老乞丐言之凿凿就象亲自见过。这开玩笑开大了吧!

唷唷!开玩笑,两分钟?阳光照进墓穴?这样快就可能要破的牛皮也敢吹?

果然,等了一小会儿,一缕清晨阳光从石墙一个小洞射进来,照亮了黝暗的墓穴,照在对面石墙一个莲花浮雕上,莲花浮雕镶嵌着一颗珍珠,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五彩丝光,丝光反照到法老的眼睛,他眼珠一转复活过来了。

唬得刘应雄起一身鸡皮疙瘩,乖乖,两千年的木乃伊呀,复活竟然是真的!

老乞丐合掌跟法老说些什么,可能是梵语说什么没听懂,然后法老指了一下躺着的人。

刘应雄立即感觉心头一震,全身触电似的颤抖,脑子一激灵,肌体有了感觉。呼啦坐起来,赶紧摸摸自己头脸身体,没错,活动自如,哇!千真万确活过来了。

老乞丐在法老面前双手合十,听不出来祷告些什么,法老慢慢踱近来,手摸刘应雄的头缓缓地祝福:“我以万能真主的名义,给予你灵魂最大的自由。阿门。”

正是:莫道复活不是真,古墓幽森历见闻。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