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03 15:45:55    字数:2304字

刘应雄和海花把三长者和小孩子等人救回家,柯朗多合族欢腾,个个喜上眉梢,对刘应雄是推崇备至尊敬有加。四长者对他刮目相看,言听计从。

刘应雄近来练功苦于没有重大突破,想起来就闷闷不乐。原来计划消灭狮子鱼后好好休整练功,没想到杀鱼现场会节外生枝,发生大本营被袭破事件,更没有想到竟然因祸得福,在追打格朗屁股时候意外获得功力突破,真是多亏了格朗那无赖呢!

想起那天‘追鱼’追得他心烦意燥,格朗简直就是一个无赖,他逃无可逃之时就背靠背抱紧一个女人,让她颤巍巍的峰峦对着你,你好意思下手拉扯她吗?你转过来他也转过来,就是打不到他屁股。气得你七窍冒烟又发作不得。

虽说曾经承诺不伤人,但不排除威胁,其实要格朗乖乖献出屁股给打也不难,他藏得了屁股藏不了老二,把剑锋架在老二脖子上,不就范就慢慢往下切,没有什么人为了那点面子而愿意丢掉命根子的,是吧?只是那太卑鄙无耻大丈夫不肖为之。

没奈何假装无计可施,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拽住不给动,把黑锋从两个背脊空处插入搁在腰际上,把手臂捏得酸麻痛难忍,然后玩世不恭的笑道:

“格朗,你说我是先捏废这胳膊呢,还是先切屁股肉更好些呢?”

格朗头上冒出汗珠,眼睛惊恐万状,这无异于在问被刑杖犯人先打那儿好,哎呀,呈强半世,没想节操全要被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小东西毁坏殆尽!胳膊酸痛麻木废了就成残疾人,切了屁股那是一辈子的羞耻,难道真要屈膝求饶告罪痛哭流涕吗?

“不,不,不行这违规,你不能那么做!”他绝望的叫喊,眼睛就象待宰羔羊。

“好吧,格朗,来个不违规的,你从礁石那儿往人群处跑,我从这儿出发堵截,在你跑入人群之前,我不能追上打到屁股就算你过关,这很公平了,去吧!”

这是个等边三角形,边距离相等,没话可以推脱,虽有难度总算是个机会,即使输了也是拚搏失利,没有那样丢面子。格朗也不是头脑简单之辈,仔细一想他看到了赢的希望!

人群是呈长条形的,中间点礁石和小东西之间是等边三角形,如果选择入队点在末尾,那就等于两个等腰三角形,虽然自己走斜边路长了些,但是小东西要走的路就增加了一倍,就算他游得快路程长也抵消了优势,这样赢的希望非常大!

格朗计算得没错,刘应雄没有想到这点,发现犯了大错误已经晚了,只有立即调整目标是队伍的尾部,使出浑身解数冲去。毕竟有路程的限制格朗明显领先,眼看到即将到达终点,距离格朗还有五米距离,和平解救被劫持人质就在此一举,他的心急呀!

海花更是急得蹦跳,刘应雄失败救人就泡汤了,怎么向族人解释呀?这比赛太儿戏啦!完了,格朗不到一米就要到达终点,刘应雄还在两米之外,一失足成千古恨呀!就差那么一点点够不上,他要遗憾终生啦!老天,你就不能仁慈点成人之美吗?

刘应雄这时急得血脉翻腾,驱动全部功力抡上这点时间,瞪圆了眼睛憋气拚命捏紧黑锋往前伸,只要成功拍格朗屁股一下死而无撼。就在马上到达终点之际,忽然丹田真气暴涨,功力突破,黑锋剑气突长一米,一下打在格朗屁股之上。

在骨节眼上关键时刻终于获得突破,现在可以驱动剑气了,剑尖之外一米就可以杀人于无形。老乞丐说,随着功力升级剑气不断伸长,最后形成飞剑,然后御剑飞行。

功力突破第三层后境界就大不相同,现在不但能够随意驱动剑气,而且掌力可以断骨破石,游泳速度秒杀所有人鱼选手,连海花也难望其项背了。

人都渴望自己成功的,有的人追求的是成功的本身,不但证明了自己同时也给人类或国家集体带来福音和利益。有的人追求的是成功后的光环,由光环带来的利益。

刘应雄成功剿灭狮子鱼,一招断了鲁焦一臂灭了他不可一世的威风,又只身力挫博茨纳群雄,不伤一兵一卒不流一滴血就救回被劫掠人质,这可是值得称誉推崇和自豪的成功。头上光环亮得耀眼,有人求之不得,在他看来却是麻烦。

首先,他是所有尚武者崇拜的偶像,无时不有要求拜师讨教的人,你给他说不用拜师,在队伍上学习功夫和刀法也是一样的。他们却坚持认为拜师才能开小灶,得到真传。其次就是所有妇女包括小女孩都要爱英雄,她们没有人类的妞妮作态直言不讳。

青年妇女遇到了:“溜轻轰卡丽德,你真是好样的!了不起的英雄!我们那边玩玩?”

那些小女孩干脆一下抱住他:“英雄卡丽德,你真棒,我要跟你在一起!”

对种马来说那是天大的福音,享之不尽的艳福。刘应雄觉得这可是大麻烦,答应了不行,那怎么对得起海花呀?不答应也不妥,她们心地善良,伤害了她们的自尊心非常难堪。

他们是母系氏族,那种事是妇女说了算,男人没有权利吃醋。这样的要求不会受到责备,祖辈在深海生活,巨大的水压造成子嗣艰难,为了孩子所有的规矩都为他打开绿灯。

刘应雄在平常时候,面对她们毫无顾忌的表白,和肆无忌惮的波涛汹涌,常常弄得面红耳赤。她们是真心爱慕不是虚情假意,断然严肃拒绝就显得无情无义,跟他们格格不入,处理不好很容易造成不良后果,即俗说的不成亲则成仇,怎么溶入他们社会结成同盟夺取黄晶呢?而且还影响跟海花关系,刘应雄很是为难。

最大胆的是伊娜,这少妇热情似火,有一个七月大值得骄傲的女儿,而且有众多的追求者,尼姆和厄古是她最狂热的追求者。她敢当着海花的面约刘应雄出去玩玩!

“溜轻轰,柯朗多的英雄,”伊娜走来就勾住他的手臂“为了反抗劫持,英雄必须教我武功是吧?走,到那边告诉我,制服劫匪最有效的招式是怎样的?”

要求学习武功反抗劫持当然必须支持,但她俊俏脸上春风满面,熠熠生辉的大眼睛分明另有深意。谁都明白那些肢体语言,刘应雄却要装懵懂不知。

“伊娜,学武功很好,先到妇女组学习基础,你看,卡丽德在那儿教学呢!”

“英雄,你不是一直叫她海花吗?你给我起个好听名字,你说叫什么花好?你做我师父!”

她说话不容置疑,一下子把手臂勾紧,把他拉近身边,把在场男女直接当空气。

正是:从天落下率真女,豪情脉脉水悠悠。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