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04 15:50:20    字数:2280字

晚上刘应雄惴惴不安的回到海花身边,让伊娜这样一折腾,觉得自己怎样也解释不清,象做了错事的孩子准备挨训。然而,好久过去了海花却没有提及那尴尬事。

怎么办呢?刘应雄觉得还是自己坦白的好,他吞吞吐吐的说:

“海花,今天,我,我把伊娜摔倒了……送她回家时候,又,又出了问题……”

“窝知道了,溜轻轰,窝又没有怪尼,尼也不要怪伊娜,窝说过,妇女都爱英雄的。”

刘应雄眼睛眨了眨,很意外哟,都说女人爱吃醋,别说身体亲密接触,就是在一起溜弯也要起疑追根问底的。爱情天生就很自私,她这是怎么啦?

“海花,我,我真没有想占伊娜的便宜,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几下好不好?”

“溜轻轰,都说不怪尼了,窝为什么要生气呢?窝知道尼爱窝,尼没有错,伊娜也没错。”

这又奇怪了,你知道我的心在意你,才相信我没有花花肠子,发生那样的事我是被动的,都是伊娜太多情一手造成那尴尬,开放也不能那样,她怎么也没错呢?

“海花,你真的原谅我,不在意伊娜胡闹的事了吗?她很过份的,要我赔她一个孩子呢!”

刘应雄以为自己没有把事情说明白,所以海花才没有醋意大发。本来伊娜在她家中说的那句直截了当的话,没有其他人听到就打算不告诉海花,以免两个女人打起来。以海花现在的武功伊娜肯定受伤。海花听了却没有激动,只是惨淡一笑懒洋洋地说:

“溜轻轰,尼现在是大英雄了,部族妇女要求,生一个你的孩子很正常,家族需要强壮,妇女都选择最强壮的男人生孩子,千万年来都是这样。”

喂喂!这叫什么事嘛!怎么有这样乱七八糟的规矩呀?在这深海一隅与世隔绝,连进化都几乎停止了。原来海花早就料到有这样的事,所以才处变不惊。本来计划叫她以卡丽德身份劝阻一下伊娜,现在看来叫丽德去说也无际于事了。

“我说海花,这规矩不太好,即使你不介意自己丈夫做背叛的事,部族就不担心男人为了争夺女人发生战斗吗?他们要是自相残杀起来,那不是很糟糕吗?”

海花苦笑一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耸耸肩膀:

“历代丽德和长者,都是这样决定的,男子有多种办法,博取妇女的欢心,比试可以,残杀谁也不喜欢,赢了也没用。溜轻轰,不单是伊娜,很多人都希望生你的孩子。”

“唷,别把我当种马好吗?海花,我有你就够了。先哲们说存在就意味着合理,他们愿意那样我也不说了,我们只管自己好不好?”他眼睛里情意绵绵光彩照人。

海花一把将他搂抱在怀里,双手在背上不断摸索,好象要重新认识他,眼里泪花闪闪,把炽热的嘴唇贴上去,两条舌头交缠,激情汹涌传递。此时无声胜有声。

男人都喜欢得陇望蜀,不厌旧爱也喜新欢,往往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溜轻轰是那根筋搭错了,伊娜可是有名的骚美人,所有的男子都以得到她爱妩一下而自豪,现在以身相许溜轻轰却不肖一顾,我真有这样大的魅力吗?海花幸福得心花怒放,热泪盈眶。

他们幸福的滚在一起,狂热的爱奔腾驰骋,纵横捭阖;一个杏眼烟雨迷朦,一个眉宇春风习习。正是:如糖似蜜,如胶似漆。力挺千斤而不觉多,渴饮百杯而不知足。

“海花呀,既然妇女可以自由选择男子,那么男子是不是也可以自由选择女子呢?”他还想着伊娜的事,以她的个性肯定还要纠缠,那该怎样拒绝她呢?

“没有规定他不可以,只是千百年来,拒绝妇女要求的,少之又少。溜轻轰,尼拒绝不了伊娜的,她的理由很正当。”她眼光黯淡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既然有选择的自由,我就选择你而不选择她,这不成吗?”刘应雄觉得理直气壮。

“溜轻轰,这恐怕不成。伊娜很漂亮,风情万种,尼嫌弃她什么呢?”

“海花,我没说她不好,我也没有嫌弃她,只是不愿意跟你以外的人再扯上关系罢了。”我们是患难之交,命运相连,在这海底做了夫妻已经知足了,人类都不愿意丈夫或者妻子有外遇,他没说起过海花当然不知道,就是说了也不相信,这里的人都认为他是小海兽呢!

“溜轻轰,尼真好!但是,尼是柯朗多的英雄,还兼任长者,为柯朗多生孩子,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拒绝的理由只有两个:一是对方不能生育,二是已经有了几个孩子。”

怎么是这样呀?这算什么鬼责任唷,我又不是来当种马的:“海花,我要是坚持不愿意呢?她有什么办法嘛!”他想,自己不愿意总不能拉郎配配吧?

“她要到长者会上告尼,对女士轻蔑无礼。她妈妈是帕士长者,要裁判你们生孩子。”

长者会?刘应雄眼睛一亮,心里一阵轻松,这就没事了,老子也是长者,六长者我们家就占了三席,而且一个是丽德,两个是卡丽德,长老会我怕你什么吗?吐姑长者是厄古妈妈,厄古正热追伊娜,她不为厄古着想吗?难道老婆和丈母娘愿意老公女婿出轨么?

“海花,我们也是长者,你妈妈还是丽德,我们一起反对她的裁决不就成了吗?”

海花惨淡一笑,摇摇头:“窝妈妈、窝都要赞成裁判,我是伊娜姐姐,还没有孩子,而伊娜生了一个,是很能生育的人应该生英雄的孩子。部族责任在肩,不能徇私。”

狗血啊!眼睁睁看着当种马,老婆帮不了老公,丈母娘帮不了女婿!他垂头丧气从她身上滑下来,嘟嘟哝哝:“什么狗屁大英雄,老子不当他了!”

海花侧过身体在他身上摸娑抚慰,她万万想不到溜轻轰反应这样强烈,跟伊娜生个孩子没有什么屈辱呀?为什么这样反感?即使爱恋自己也不防碍回家过两人世界嘛!

“溜轻轰,不要生气嘛,跟伊娜生孩子,也是为了家族兴盛,尼每天都可以回家住呀!”

本来是风流无限幸福窝,刘应雄却担心答应了伊娜那么其他妇女呢?还有两个小女孩!

“有初一就难免有十五,不做狗屁英雄就不用做种马了嘛!”

“溜轻轰,不做英雄那不行,我们还有,十一个姐妹,没有救出来,尼承诺过救她们的!”

那没错,我确是承诺过一定要救她们出来,放心,说过的话一定算数!

“海花,不做英雄我也要救她们出来!现在已经具备条件,是救的时候啦!”

正是:英雄也有难言隐,娥眉无处不为公。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