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05 08:37:14    字数:2245字

柯朗多长者召开会议,讨论怎样救回被掳走的姐妹。经过剿灭狮子鱼一战,又挫败瓦格里劫掠的阴谋,斩了鲁焦这恶棍,兵不血刃从博茨纳手里要回人质,柯朗多是士气大振,扬眉吐气,纷纷要求出动攻打瓦格里夺回自己被掳走姐妹。

会议上鲁德和帕士主张先攻打博茨纳,理由是:博茨纳实力比较弱,前些日子溜轻轰率四人追截他们要回人质,把他们吓得够呛。这次兵临城下,成功率很大,做事应当先易后难,然后乘胜一举攻克瓦格里。丽德倾向赞成这个主张,问溜轻轰什么意见。

“各位长者,鲁德的方案是个平稳渐进的方案,虽说也能够获得胜利,只是劳民伤财,要付出伤亡代价。而且也有很大的风险,我们出动全部兵力还少于博茨纳,这样大本营就空虚,瓦格里乘虚偷袭得手,援助博茨纳,我们就背腹受敌,怎么办?”

“那么,依溜轻轰的说法,我们是不要进攻,不救被掳的姐妹啦?”鲁德拉长了脸,自己的方案被批得一无是处,劳民伤财还要背腹受敌,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我们的姐妹一定要救,但是,在救的同时大本营也不能有失,象上次,三位长者都蒙难那就太冒险啦!”刘应雄浇这一瓢冷水就是要她们发热的头脑清醒下来。

被掳掠的三位脸孔发烧,虽说众寡悬殊,不敌被掳也情有可原,毕竟是耻辱。现在兴兵讨伐博茨纳不就是要雪耻吗?也让那些王八蛋试试做俘虏的味道!

“我说,溜轻轰,”帕士起来质疑“既然要救我们姐妹,大本营又不能冒险,你是要平分兵力行事吗?我们的人本来就少,不集中兵力恐怕难以成事啊?”

“就是嘛!”鲁德接过话题发挥“出兵攻陷他们老窝、援救姐妹那能不冒险?两军对阵最忌分散兵力,你攻不克敌人,敌人反把你吃了!”

丽德认为这两长者说得有理,分兵行事确实不宜,但是,顾此失彼也是不可取。

“溜轻轰,鲁德和帕士说得也有理,分兵拒敌又那能保证攻克博茨纳呢?”

“尊敬的丽德,我没说要分兵,也没说要攻克博茨纳啊?”刘应雄为一说她们都糊涂了。

在场几位长者都惊得目瞪口呆,这小海兽耍弄我们吗?既然要救人又不出兵攻克敌巢,什么意思,只是嘴巴胡说八道吗?鲁德和帕士恼怒得异口同声质问:

“溜轻轰,那你说,怎么救回我们的姐妹?”声音很是不友好。

“两位长者别急,我们被掳姐妹有八人在瓦格里,博茨纳只有三人。我们只要深入瓦格里要回八个姐妹了,博茨纳就会乖乖把人送回来,又何需我们去出兵攻克呢?”

道理是没错,把瓦格里扫平了博茨纳当然要送回人质。这小海兽吹牛不上税,攻陷瓦格里谈何容易,攻击博茨纳尚恐失手,顾虑重重,攻克瓦格里不是痴人说梦吗?

“溜轻轰,这真是好主意,”鲁德冷嘲热讽“一举把瓦格里荡平了,人当然就回来啦!”

丽德也觉得不靠谱,瓦格里人多势众,地形险要,柯朗多以少击众没有胜算。

“溜轻轰,你没去过瓦格里不知道,我们这点兵力,是攻打不了瓦格里的。”

“丽德,几位长者,我没说攻打瓦格里,把他一举荡平呀?”刘应雄又是一声惊雷。

几个长者面面相觑,脸上表情错宗复杂,惊诧、恼怒、被耍、烦躁,这小海兽究竟玩什么花招!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逗我们玩吗!她们努力压住心中火气斥责:

“溜轻轰!这是开会谈大事!不是巧言令色绕弯子!”

“我没有呀?各位,是你们没听我说完,就自己想偏了。我们的人数只有瓦格里一半左右,当然不宜出兵攻打了,所以我说深入瓦格里要回我们姐妹。不是抡回,是要回。”

要回?没有武力怎么要?那些人本来就不讲理,有那么好要吗?

“溜轻轰,”丽德也感到不可思议“你先说说,不用抡,那你准备怎样去要呢?”

刘应雄站起来在会议厅踱步,他要说服她们援救人质不用动武流血。

“各位,你们应当记得,我们四个去拦截博茨纳人救回被掳人质,也不是去抡,而是要回来的啊!所以我准备带四五个人,代表柯朗多跟瓦格里谈判,把我们的姐妹要回来。”

这倒有说服力,那次确是兵不血刃,搞个滑稽比赛就把格朗糊弄住了,拱手送还被掳人质。但是,这已经是过时皇历,还能在瓦格里用吗?他们不吃你这一套怎么办?

“溜轻轰,不用动武谈判要回我们姐妹愿望很好,但是,瓦格里丽德般基是个狡赖的人,鲁焦虽然死了还有四大武士,三十‘黑鳄’就是他在蹂躏我们姐妹,光凭你三寸不烂之舌能叫他们放手吗?他们不是格朗,拚命争夺得到的东西,那能拱手让人啊?”

“鲁德长者说的没错,”刘应雄扬手肯定“他们决不会轻易放手,格朗也不是糊涂虫,他送还人质也是迫不得已的。表面上他被拍屁股输了,如果我要杀他不是一剑劈他两段吗?这是给他一个台阶下。你们想人质跟自己性命和荣誉,那个更重要呢?”

这已经不用犹豫不决,她们都不做声了。问题是你能够办到吗?

“溜轻轰,如果他们立即扣押你们为鲁焦报仇怎么办?偷鸡不得失把米啊?”

“各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点风险就值得我去冒了。放心瓦格里还没能杀我的人!”

“我去,我报名”海花毫不犹豫应征“我的身份更能代表柯朗多,对谈判更有利。”

鲁德和吐姑立即站起来反对,认为这是孤注一掷,太冒险:

“丽德,她不能去,瓦格里的色狼做梦也想抓住她,去了就是小鱼跳入大鱼嘴,万一保护不及,我们就没有卡丽德了!万一有人进攻大本营谁能指挥队伍?不能冒这险!”

“鲁德,吐姑,有两个姐妹是在我手里被抡的,我必须去把她们救出来。我现在也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他们抓不住我现在更不能了!我去表现柯朗多的大无畏,很有好处!”

丽德这可犯难了,鲁德吐姑说得有理,女儿此去太冒险。但深知她放不下溜轻轰,肯定不听劝,路上那么大的险恶溜轻轰都保护她闯过来了,他肯定会保护她的。

“好吧,这是年轻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厄基厄古怎样?愿意就带他们去吧!”

有诗赞曰:家仇族恨浪滔天,更有囹圄苦黄莲壮志何惧千刀指,凛凛龙潭亦淡然。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