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8-01-03 13:53:32   字数:2218字

那石墩少说也有两百斤吧,深海浮力下也有百多斤,它带着呼啸声望海花胸前砸来。她惊慌失措,要接接不住,赶紧避让砸中的就是溜轻轰或者是厄基,石墩不等她想好眼看就到了胸前,千钧一发之际,刘应雄一把推开她,把石墩往上一拍。

现在刘应雄的功力,看似轻松一拍也不少于四五百斤的力道,那石墩被拍了一掌,竟然象皮球似的向上飞起,然后袅袅坠落,刘应雄伸掌把它接住,轻轻放下笑道:

“多谢瓦格里丽德赐坐了!”大厅里一干人,包括海花都惊得目瞪口呆,吐出舌头忘了缩回去,她还不知道溜轻轰何时变得这样厉害了。

库布一心要炫耀自己的神力,给来客一个下马威,长瓦格里的脾气灭柯朗多的威风,眼看卡丽德就要被撞飞,忽然从她身后钻出一个说不清是人是鬼的小东西,竟然能够把石墩拍飞,估计就是杀鲁焦的野种了不觉大怒,抄起石墩运足功力恶狠狠的朝他掷去。

“丽德赐坐,柯朗多小朋友接着!”话刚说完,另外一个石墩跟着就飞了过来。

刘应雄在学校时候就是篮球队好手,玩球技比库布高明多了,他纵身单手把石墩带住,看库布另外一个石墩掷过来,就把它甩手抛回给他:“谢谢大朋友,座位已经够了,还给你吧!”然后轻松接下另外那个石墩放在海花旁边坐下,合掌致谢:

“柯朗多刘应雄卡丽德,谢谢瓦格里丽德赐坐了!”

库布从没玩过篮球,手忙脚乱的抱住石墩,被石墩撞得往后倒跳两步,羞得满面通红,不敢再次班门弄斧了。原来相当鄙视这小野种,认为鲁焦肯定是被灌了迷魂汤,神魂颠倒才被他侥幸杀了。现在看来,是确有几分实力,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帕士蹙紧眉头,深邃的眼里浮动一丝不安,对一个警卫耳语了几句,警卫匆匆走了。

“唷,溜轻轰小朋友,”鲁德倚老卖老又想从嘴巴上占优势“你不是柯朗多人吧?从那里来的呀?小朋友嘛到我们人鱼部落玩玩可以,但不要参和大人的事情啊,那很复杂你弄不明白的,到头来不落好,惹了麻烦,你家的人还要埋怨你是不?”

“哦,尊敬的丽德和鲁德长者,”海花站起来微笑道:“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丈夫溜轻轰卡丽德。柯朗多长者会议一至确认的,他可以全权代表柯朗多!”

鲁德的脸一下子拉长黑了下来,人鱼部落从来没有专职丈夫,就是你小妖精在外浪骚勾引上这来历不明的野种,放着荣华富贵不去享,还有脸在这摆谱!

“我说卡丽德,我们人鱼部落自古以来都是女人做长者,你们柯朗多怎么就爱标新立异?坏了祖先规矩就不怕尼尼厄怪罪?柯朗多恐怕要毁坏在你们手里啦!”

“鲁德说得对,”丽德及时帮腔“从来没有过男子做长者卡丽德,我们不承认!”

海花早就预料到他们肯定要以这样的理由刁难,所以她坚持跟随溜轻轰闯瓦格里,现在果然如此,她站起来依然微笑,不卑不亢道:

“丽德,各位长者,我丈夫做不做卡丽德就无需在这里讨论了,那是柯朗多的事。我们这次来,是要求接回去八个滞留在瓦格里的柯朗多姐妹,她们家人要团聚,儿子要见妈妈,母亲要见女儿,尼尼厄在怪罪她们骨肉分离,尊敬的丽德几位长者,你都支持对吧?”

好犀利的嘴巴呀,你说接回就能接回家吗?还抬出海神来做挡箭牌,她什么时候说我们应当送人给你们?空口白牙就想要人,天下那有免费午餐?我支持你个屁!丽德把眼直瞧鲁德,希望口若悬河的她把小妖精驳斥个体无完肤。

鲁德正在想,原来这小妖精闯瓦格里目的是要回被劫的人,她也忒大胆子,竟敢提出这样的要求!费尽心机得到的俘虏你想要就要吗?不知天高地厚,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倒想跟我们要起人来了!而且是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八个!以为你是谁?

“哦,卡丽德原来是为这事来的,我还以为是久不相见来看看老姐姐呢?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海豹抓到一个小企鹅教小海豹捕猎,企鹅妈妈找上门来说,天神说众生平等,你有孩子我也有孩子,我们都是母亲,把孩子还给我吧!卡丽德你猜结果怎样呢?”

老妖婆,居心叵测!刘应雄心里骂道,污辱我们忍你很久了,怎么就能肯定你是海豹我是企鹅呢?要是企鹅啄瞎你一只眼还有心讲故事吗?

瓦格里丽德和长者和库布听了这故事,都情不自禁弯下嘴角偷笑,以为柯朗多遭了瘟。

真阴险毒辣!笑面虎!海花强捺火气,海豹捕食企鹅却要我猜测结果,意思就是我自己正在虎口之中,没有条件谈论要回人质!笑我们自不量力!

“鲁德长者,我猜海豹把小企鹅送还她妈妈了。很明显,敢于找海豹要回孩子的企鹅就肯定不是普通企鹅,没有金刚钻不揽磁器活,它肯定有制服海豹的办法才去,对吧?”

瓦格里丽德倒抽了口冷气,眉毛拧成一个结,狂妄的小妖精!竟敢自比金刚钻,要给老娘钻洞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制服老娘我!她正想发作,帕士在一旁摆手。

鲁德正在满足自己的故事讲得妥贴巧妙又含蓄,很有大师风范。听了海花妙对立即满头黑线,脸色铁青,这小妖精既装傻又卖乖,什么鬼企鹅能制服海豹呀?不给撕得粉碎才怪!异想天开,你有金刚钻?到了塔基道人那儿,钻给老娘看看!

“我说卡丽德,饿得快死盼鱼游到嘴,一相情愿吧?那些人都成了黑鳄队的老婆,就看看你的金刚钻能不能给他们身上钻个洞啦!”鲁德阴阳怪气的假笑,露骨的讥讽。

库布一听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圆张怪眼黑脸涨红,胡子横竖粗壮大手青筋暴突,喝道:

“什么?要在我们身体上钻个洞?妈妈的,我小弟正想钻她身上的洞呢!”

海花听了粉面飞红,柳眉倒竖杏眼圆张,银牙乱咬,当面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住嘴!大胆狂徒!丽德,卡丽德在此有你说话的份吗?!”

“什么卡丽德?当了俘虏就什么也不是!”库布狂啸一声,铁钳似的大手就抓了过来!海花挥刀便砍,黑鳄队纷纷涌进把柯朗多人围得水泄不通。

正是:邪恶满腹难胜正,老羞成怒动刀兵。

南流契弟说:

下面章节将进入高潮,亲们,动动手指,加入书架,砸个打赏给点鼓励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