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08 15:34:59    字数:2352字

瓦格里四长者和库布‘黑鳄’在后堂吃酒庆功,欢迎巴哈使者,祝贺他马到成功,为民除害。一个个极尽阿谀奉承、吹牛拍马之能事。你歌功颂德我也歌,你敬酒献媚我也敬,连轴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把巴哈捧得骨头都酥了,根本不知大厅发生了什么事。

巴哈自恃天箩地网是上古法宝,万千年来要捉拿谁就捉拿谁,得心应手从无逃脱之例。柯朗多要犯已经在天网里,那是万无一失高枕无忧。放心花天酒地寻欢作乐。

吃饱喝足,阳刚正常盛就需要阴鼎采阴调和阴阳,帕士知道规矩就领了巴哈到那8个女俘的房间,巴哈道袍一脱,就把那些女俘扯过来肆无忌惮的摸捏,在那峰峦之上游山玩水,看那一个让他血脉奋张冲天挺举。把那帕士都看得心旌荡漾,跟着游自家山水。

最后选中一人,巴哈肥大的身躯压在那妇女身上,让她憋红了脸喘不过气来,他在上面纵横驰骋,时而左冲右突,时而和风细雨吸阴补阳,最后奋勇冲刺一泻无余。

在阴鼎调和阴阳成功,果然心旷神怡,对功力大有裨益。只可惜出了点小故障,库布派人换门卫回来吃酒,发现他们头颅都掉在地下,慌慌张张的赶回报告。

巴哈和帕士丽德等人赶到大厅,这才发现大厅里空空如野,什么天网人犯都没有了。赶到大门一看四个门卫倒在地下,满地是血头颅滚在一边,他们一个个都傻眼了,都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人犯跑了,那牢房呢?天罗地网那儿去了?

巴哈手指颤抖着摸出金漆宝盒,抖抖索索的打开盖子,却没有金光闪现,更没有天网回归,他一下子吓坏了。三千年前潜入斗牛宫偷了两件宝贝:捆仙绳和天罗地网,为了逃避追究潜入深海避难,拜在塔基道人麾下修练,宝贝虽然会用对好些功能还是一知半解。

现在天罗地网不见了,他束手无策。本来念动催发咒天网就飞出笼罩目标,打开宝盒盖子它就撤网自动回归,现在天网没有回归,他那里知道天网让刘应雄蹂躏紧紧捏在手里呢?本来天网有催归咒和复原咒,无论在那里都能还原回归宝盒,可惜他不知道。

巴哈站在大厅里歇斯底里嚎叫发狠,一掌拍飞一个门卫,揪到谁就打谁一副发狂样子。瓦格里的人赶紧闪躲溜之大吉,一时间大厅里狂涛翻滚,台翻凳砸乌烟瘴气。

发泄完了问题还依旧存在,抓到的人跑了,宝贝没了,还贴上一个道童生命,这何止偷鸡不得失把米啊?他懊恼悔恨,为什么不拎着天网返回塔基要吃喝这一顿呢?这一顿却是世间最昂贵的午餐!立即他肚子里的佳肴美酒,好似都变成了蜣螂和苍蝇!

这瘦鬼魔头是怎样破了自己的法宝收走天网呢?想痛脑袋也没弄明白,明白的只有一点,就是这瘦鬼魔头绝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浅薄!他的功力绝不止几百年,所以小童的法术施展不得只有跟他拚命。捆仙绳捆不了他就是证明,是自己太大意啦!

什么都可以无所谓,这天网不可丢,那是自己拚了老命偷来的稀世珍宝,在强手如林的魔界,没有它那可是难以立足高手之林啊!现在天网在瘦鬼魔头手里,怎么要得回来呢?自己收服他实在没有把握,只有请护法出马了,自己宝贝被收走,谁敢轻易放宝贝啊?

哎,好象瘦鬼对那人鱼海花很是倾心,如果能够捉住海花肯定能够换回天网,只是这海花也不是省油灯,瓦格里抓她那么久也没抓住。现在她受了惊吓,必定深居简出,抓她谈何容易?除非扫荡柯朗多把她抓获了。这或者是办法,回塔基商量商量再说吧!

巴哈环顾四周,人都害怕被抓了当出气筒早躲起来了,他懒得理会驾驭剑气回塔基去了。

再说,刘应雄和海花几个闯出瓦格里洞府大门,尽量不惊动他们,不走来时路翻过山坳南辕北辙,往回家相反方向前进,因此那些暗哨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

暂时没有发现阻截和追击的队伍,感谢尼尼厄护佑,他们还没有发现越狱了。直到越过瓦格里的地盘才准备调头拐回家,刘应雄提议找个地方先潜伏,观察是否有追击队伍尾随,视情况再决定行动是上上之策。

“溜轻轰,我们已经跑了这样久,巴哈这大坏蛋应当发觉我们逃走了吧?尼说,他可能采取什么措施报复我们呢?”海花虽然心脏还在卟嗵卟嗵乱跳,毕竟缓过来了。

“我想,他最要紧的是找到天箩地网,”刘应雄还沉浸在越狱成功的庆幸中,人是自己带到瓦格里的,如果伤亡了怎样面对柯朗多的亲人?他的压力比谁都要大。

“师父,那巴哈不是最要紧抓你和卡丽德吗?那张破网值什么呀?”厄基厄古自以为必死无疑,不料师父神通广大,竟然带领大家逃出来了,大难不死的喜悦溢于言表。

“那不是破网,有了它想抓谁就能抓谁,我们跑了还可以再抓,没了它就没这样容易!注意观察看是不是有可疑情况,说话不能高声!”他们伸了一下舌头放哨去了。

“溜轻轰,这网不是在尼手中吗,那坏蛋怎么找得着呀?尼有它是不是也可以抓人啦?”

“这可难说,天箩地网是法宝,它只听咒语指挥,我不知咒语没法使用。在我手中也末必保得住,让那巴哈用不成也是大好事,省得他耀武扬威!”

说得也对着哩,那坏蛋没有了这破网要抓我们就没那么便当,至少可以跟他拚命。即使自己不能用,毁坏掉也好,也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他抡走!

“溜轻轰,自己不能用就毁了它,绝不能再给他害人!”海花想到被网在里面还生气。

话还没说完,刘应雄的手就抖动起来,有一股大力牵扯着天网挣脱他的掌握,他紧紧抓牢不放手,没想到那股力量竟然把刘应雄连人都要拉走,他急忙挫身四平大马拔起河来,以他几千斤的功力居然顶不住还被拖曳着走!

刘应雄一手死死扣住岩缝发力拔河,一边急喊海花帮忙,海花双手握紧那捏着天网的拳头,用出吃奶力气往怀里拽竟然拽不动!她急得喊:“厄基厄古快来,要出事啦!”

怎么回事?两个卡丽德玩什么呀?样子象拔河,但是既没有绳子,对面一片透明海水跟谁拔呀?两个楞头青莫明其妙:“师父这是干嘛呀?”

“少废话!还不快来拽住我的手臂!我快要顶不住啦!”刘应雄憋得满面通红额上汗出。

厄基厄古抓紧胳膊往回拔,果然那股力量十分强劲,好象是一块强大的磁铁而他们象是一块铁片!这样四人合力坚持了半个钟吧,也许是二十分,那股力放弃了,他们瘫在地下。

正是:仙法万钧势难当,兄弟一心也无妨。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