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10 08:41:00    字数:2183字

虽然平安回到柯朗多大本营,瓦格里受到震慑不敢轻举妄动,绝不是高枕无忧了。塔基的存在,就象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剑随时都可能突然落下,人鱼部落实在不堪他一击。刘应雄深知重任在肩,必须加紧练功获得突破才有力量保护柯朗多。

海花经历了这一劫惊魂未定,瓦格里使出的功夫和法宝她是第一次见到,那绝不是鲨鱼巨无霸和毒水母所能比的,她深深为溜轻轰担心。刘应雄提出必须集中精神练功,他必须闭关请她护法不受打扰。海花十分理解支持,刘应雄就离开房间独自到了练功洞府。

盘腿闭目调匀气血经络然后入定,功法催动真气运行两大周天,睁眼感觉神清气爽力量充盈,已经达到最佳状态。回想上一次为什么意外获得突破呢?

上一次获得突破是因为追赶格朗,为了救出被掳人质,必须追上格朗拍他屁股一下,一憋气就突破了。功力练到一定程度,可能就存在一个瓶颈,这个瓶颈必须拚尽全力才可以冲破。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在入定前代入战斗情境会怎样呢?

练功入定是为了排除杂念一心运行气血,加进了这个情境会不会适得其反,甚至走火入魔呢?走火入魔是一种练功的疯狂,违反规律追求极端,我现在是为了救人保命,是一种紧迫感,根本不是一回事!就算有风险,为了柯朗多的生存也值得吧?

不妨试试!排空一切杂念,闭目瞑想跟那妖怪小童的一招一式,在那战斗中小童是穷凶极恶,自己处于被动局面节节后退,险象环生。带着这个意念运行真气,果然不出所料气血运行速度加快,有种汹涌澎湃感觉!

真气一周天又一周天的在运行,时间在一小时又一小时的过去,刘应雄正是名副其实的两耳不闻洞外事,一心只念缩骨经。

有两三天了,柯朗多族人都没有见到溜轻轰大英雄,他闭关练功海花只告诉了母亲丽德,其他人一概不知情。厄基厄古十丁壮要找师父指导练武,海花吩咐他们这几天先自己练习,师父有重要事暂时不能分身,所有找刘应雄的人都打发走。

这就引起不少人起疑,伊娜来探望溜轻轰没有见到人悻悻离去,心里暗暗怀疑海花滥用卡丽德职权独占英雄,把他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她要唤醒英雄记得自己,英雄是柯朗多的英雄,不是她海花一个人的英雄!她想到了一个妙法。

溜轻轰不是夸奖自己做的饭好吃吗?海花只顾舞枪弄棒忙忙碌碌根本做不出好饭来,见不着他可以勾起他胃里的馋虫。伊娜精心做了好吃的装在漂亮贝壳里,给她惦念的英雄送去,海花让她搁在桌子上,然后到练武场去了。

第二天,伊娜又送来精美盒装食品,她发现自己昨天送来的美食,还搁在桌子原来的位置连动都没人动过!他怎么可能不吃这美食呢?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是海花不给他吃!他可能被控制,失去自由了!她脸色苍白赶紧去找丽德报告。

“丽德呀,不好啦,溜轻轰这几天都不见人,我送去的饭原封不动搁着,卡丽德把他拘禁……惩罚……虐待他呢!”她火急火燎忧心如焚的报告。

“无知小女子,怎么想歪了呢?溜轻轰是卡丽德不远千里请来,在柯朗多又屡建奇功,她怎么会拘禁虐待他啊?再说他那么英雄了得,谁又拘禁得了他呢?”

姜还老的辣,丽德一席话让伊娜哑口无言,为自己那点小心眼而脸红。他没有吃饭肯定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去了,根本不在家,现在不是多事之秋吗?

再说,那巴哈灰头土脸的回到塔基,所谓的塔基主要是一座雄伟的金字塔,金字塔由长三十米高两米巨大的白色石块彻成,座落在一条巍峨山脉的脚下,远远望去,就是青黑色山脉脚下一座白山峰十分惹眼。金字塔门前摆设怪石阵,阵上施了法术。

金字塔边长八百米,高二百多米,比埃及所有的金字塔都要高大雄伟。至于,它建成于史前什么年代,是什么神秘人物所建都已经无从查考,就是它为什么会座落在二千多米深的海底,都是一个非常难解的谜。即使是上帝也末必知道原因。

金字塔内容很大,夜明珠如圆月高悬,重楼复室,廊宇环徊,亭榭相间。几米高血红的珊瑚树,珠蚌海螺、紫晶绿玉,奇石假山应有尽有,简直就是水晶宫殿!

那巴哈灰头土脸的回来,满面羞愧去见管家护法斯克,诉说了到瓦格里办差的不幸,隐瞒了自己好酒贪杯误事,夸大了那瘦鬼魔头的厉害,不但杀了道童人鱼也伤亡惨重。

“护法师兄,那瘦鬼魔头武功诡异,法宝犀利,不知出自何门何派,似有几千年功力。他把我坑害了,师兄,你可要给我作主,替我报仇啊!”那水缸似的身体装成小可怜。

“巴哈师弟,你是四使者中最稳健法力最高的人了,怎么弄得这样糟?瘦鬼魔头厉害,不能取胜至少可以全身而退呀?天罗地网只有三味真火可破,他有吗?”

这一问让巴哈羞得无地可容,天地间练成三味真火的人就那么两三位。即使是师尊也只练成一味真火,瘦鬼当然没有,但是他那古怪兵器千真万确割断天蚕丝!

“师兄呀,瘦鬼虽然没有三味真火,他那古怪兵器却能削断天蚕丝!断铁剖石无坚不推呀!小童的铁头功他剑气一晃就劈为两半,惨着啊!走晚一点我也遭毒手啦!”

“据说天地生成一物最硬,无坚不开,能割断天蚕丝只有它了,难道到瘦鬼手中了?巴哈,师尊闭关,这事慢慢商量,想法杀了瘦鬼夺了他兵器,收回天网再说。”斯克眼里闪过贪婪狠毒的光芒,知道有稀世珍宝就象苍蝇闻到血腥,他心脏猛跳了。

“师兄,时不我待,怎样才能杀了瘦鬼魔头呢?”巴哈无限期待的望着他。

是呀,这瘦鬼武功不弱,又有天下奇兵利器,而且他连天网都能收,其他法宝也就难保不被收去,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发动攻击,那太冒险了,斯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别急,马上要收雪鱼了,他不是呆在人鱼部落吗?”斯克在他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正是:阴谋总因贪念起,腥风原自狠毒来。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