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10 15:43:13    字数:2339字

刘应雄闭关练功,大胆试用新方法效果显著,意念紧迫感催动气血高速运行,几天时间差不多就等于一个月,别人闭关练功有充裕的时间,他却没有。而且不能等待功力完满才出关,突破瓶颈功力上了一个层次就得出关,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处理。

这天,血脉奔腾咆哮如雷,丹田真气越聚越多,他的少腹坚硬如铁。太阳穴鼓突暴跳,皮肤通红,合十的双掌颤动掌心灼热如炭火,冒出袅袅青烟。头顶上忽然红光闪烁,头发如龙蛇狂舞啪啪有声,精光透过眼皮射出,他终于突破第三层中级进入顶峰。

双掌一拍地下,盘坐的身体就飞升起来在水中飘荡,隔空对黑锋一抓,剑就到手中,催动剑气一挥,那青光一爆足有四米,嗖的一声便把礁石削下一块。功力在第三层初级时剑气只有一米,现在虽然还不能催成飞剑,但这四米之剑也象半个飞剑相当可观了。

拥有这四米之剑要杀鲨鱼巨无霸易如反掌,杀鱿鱼妖轻松搞定!什么破水母定能劈它两半!巴哈还不知他能耐有多大,小童那样妖怪分分钟搞定!

刘应雄出关,正需要食物补充不足,发现桌子上摆着一排漂亮的盒子——贝壳,揭开一看全是精美食品,就狼吞虎咽起来。这不是海花做的,她没有这做饭的时间,谁做的呢?他吃出来了;是伊娜!有些已经馊了,显然放了几天,她每天都给我送饭?

一股暖流淌入心田,明知我没有吃,为什么还坚持天天送呢?哦,她肯定以为我外出了,做好饭等我回来就可以吃!而且相信昨天没回家今天就该回来了。她在等待我啊!这些盒子饭委婉表明了她殷切期望和关心,此情此意,即使在人类社会也难能可贵啊!

这海花也是,明明摆着有好吃的为什么不吃呢?白白放坏掉可惜了。明白了,她也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关,所以留着?或者别人送给我礼物她不好擅动?作为妻子也真难为她了,这样豁达大度,忧国忧民身先士卒,跟丈夫休戚与共的女人,世间能找到几个啊?

刘应雄出关来到练兵场,大家呼拉围上来问长问短,别人只以为他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回家了,他也不好说明只含糊其辞搪塞过去。检查了一下他们的武功,都有不同程度的长进,对付妖怪不行,但黑鳄队已经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海花把刘应雄喊到一边,上下打量眼光温柔如水:“终于出关了,功力突破了吗?”

刘应雄瞥了一眼三米多外的一块礁石,笑嘻嘻说:“我让你看看!”手一招黑锋在握,运功催动剑气,手起一挥,青光闪处礁石削下盆子大的一块。

海花一蹦跳过去捡起礁石摸娑,又看看距离,双眼星光闪烁笑逐颜开:“溜轻轰,尼好了,尼成功啦!”她跳过来情不自禁搂抱着他就亲吻,砰砰跳跃的心脏直撞他胸口。

刘应雄抚摸着她的秀发脖颈,有红颜知己如此感到无限幸福,荣华富贵功成名就都是浮云!“海花,这只是突破功力瓶颈上一层台阶,成功还远呢,也许能对付巴哈了。”

“溜轻轰,尼的剑这样厉害,大海里第一,巴哈算个屁,那是尼对手呢!”

老婆对自己充满信心,无异是一杯蜜糖水,整个身心都甜滋滋,但还不至于忘乎所以。

“哦,海花,瓦格里有什么动静吗?”毕竟危险迫在眉梢。

“瓦格里人被尼武功震慑,尤其杀了小童逃出天网,诛杀门卫还没发现我们从那儿离开的,现在人心惶惶戒备森严防备我们进攻,没有攻击我们的迹象。”

“那么,塔基呢,他们是什么反应?是不是要兴师讨伐?”刘应雄担心的正是这个,闭关也放不下这心,如果没有自己抵抗,塔基随便就能灭门柯朗多。

“很奇怪,溜轻轰,他们也没有什么动静,我们天天提心吊胆巴哈来报复,不知为什么他没来?”海花早做了准备,为了保住柯朗多保护溜轻轰,只有自己牺牲了。

巴哈没来报复有些不合罗辑,为什么没来呢?绝对不是忽然有了慈悲之心,知错宽恕。剩下的可能就是他没能收回天网,心存顾忌不敢轻举妄动,或者策划另外阴谋。

“是很奇怪,不过,他没来总是好事,等我们强大起来就不怕他们了。”刘应雄当然明白人鱼部落受塔基控制,一只黑手卡住她们喉咙,时刻忧心忡忡,只有以言语安慰了。

“是呀,如果我们都练就尼一半的本领,就不怕谁来欺侮啦!溜轻轰,为什么窝的刀就没有什么长进,是不是方法不对呀?”她当然明白溜轻轰绝不是普通人,希望有他一样武功是不可能的,为了自卫需要,眼里还是流露出少女的天真和渴望。

我当然愿意你练成绝世武功,只是那不但需要人为努力还必须是练武天才,而且拥有稀世之宝的兵器。几十年如一日的苦练才行,它那能速成啊?

“海花,你现在的招式已经很熟练,完全可以对付普通敌人了。你的刀只是普通兵器,是不可能练成黑锋的。黑锋在巴哈面前露脸了,可能要引起那些妖怪来争夺,恐怕以后不得安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能要连累柯朗多呢!”刘应雄不禁叹了口气。

海花心中想:我知道,从瓦格里脱险就知道,以后少不了腥风血雨,你为了柯朗多奋不顾身,柯朗多怎么可以忘恩负义?命运已经连在一起,说什么连累呢?

“尼为了柯朗多惹翻了他们,怎么说连累呢?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跟尼站在一起!”

心里暖洋洋的,热血奔涌,世界上什么感情,能比同仇敌忾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更珍贵呢?不是英雄少泪腺,只因末到激动时。刘应雄眼眶也湿润了。

“海花,你真好,柯朗多这样情深义重,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容许他们伤害你们!”

这时候尼姆匆匆忙忙走来报告:“卡丽德,塔基来人催雪鱼了,今年数量是去年翻倍,丽德请你们两个去商量呢!”他眼里掩饰不住忐忑不安。

“尼姆,是什么人传的令?”海花想起以前传令的小童已经被杀,现在是敏感时期,希望从来人身份得到些信息,推测塔基的态度和意图。

“卡丽德,据说,他是护法斯克的道童,我们没有见过。他有一个令牌。”

“知道了,你去吧!”海花打发了尼姆,诧异的问;“溜轻轰,你怎么看?他们闭口不提犯上作乱,也不要求送回天网,好象不知道瓦格里发生的事一样,为什么?”

“不知道是不可能的,海花,他们不提肯定有阴谋,绝对不是放过我们了。大概是故意麻痹我们以为没事了,放松警惕后突然发难吧?”

正是:明枪有招心胆热,暗箭无声头皮凉。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