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7-11-11 08:58:50    字数:2168字

柯朗多长者会议,丽德请几位长者,就塔基结怨以及催雪鱼事发表看法。

“丽德,我看呀,”帕士忧心忡忡说:“塔基一直玩假仁假义,明说是我们的保护神,等同于尼尼厄,其实保护什么呢?对我们施咒,不得露出海面,不跟外界接触是保护吗?跟我们要这要那是保护吗?雪鱼加倍明摆着是惩罚,是要搞垮我们!”

“不错,”鲁德接口说:“每年猎紫雪鱼都要伤亡两三人,据说那狮子鱼也是塔基驱遣来的,瓦格里和博茨纳就没有一条狮子鱼攻击,他是要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

“可是,有什么办法呀?”吐姑蹙紧眉头无奈又悲观“人在矮檐下那能不低头?我们无法跟塔基抗争,他不会承认背后搞鬼,我们是有理说不清啊!”

其实谁都明白塔基是一座压在头上的大山,不得露出海面不得随便越过塔基势力范围,他那些禁咒就是把人鱼部落与世隔绝。几千年来局限于这一片深海,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以前的直觉瓦格里欺侮柯朗多是他们恃强凌弱,现在才知与塔基狼狈为奸,劫掠我们妇女有他不可告人目的,用妇女作为‘阴鼎’练功,自己不好出面就指使瓦格里干坏事。

“吐姑长者,现在不是要说理,”海花站起来皱起眉头“弱者对强者无理可说,塔基为了抓我做‘阴鼎’不惜搞垮柯朗多,让族人沦为俘虏。狮子鱼来袭就是让我们自垮的恶毒阴谋,这次增加紫雪鱼份量,表面看只是多要些,背后有不可告人目的。”

“这不可告人目的跟狮子鱼一样,”鲁德接口说“就是要我们自己垮掉,不是别人攻击我们,是自己没有自立能力,沦落为奴隶是无能怨不得谁。”

“那又怎样啊?”吐姑哭丧着脸“我们改变不了被奴役地位,我们公开跟塔基翻脸是鸡蛋碰石头,要招来更糟糕的命运,先忍一忍,得过且过吧?”

海花不同意这种逆来顺受,得过且过,主张跟塔基硬一下,不理会他要多少雪鱼。

“几位长者,我以为我们应该反抗,你不反抗他就得寸进尺,比如这次在瓦格里,如果不反抗现在就被关在塔基任他摆布了,跟他拚命一下也没什么是不?”

“溜轻轰,”丽德看意见不一致就点名问“你的意见怎么样?说来听听。”

“丽德,各位长者,我看大家都明白塔基是什么货色了,他表面上道貌岸然说成我们的保护神,实际上什么坏事都做。我们不反抗他就进寸进尺,不过吐姑说的也有道理,我们现在还不是塔基的对手,跟他公开翻脸拚命没好处,我们应该等待更好的时机。”

刘应雄停了停继续说:“我们反抗塔基要找过硬的理由,比如‘阴鼎’就必须坚决反对。至于雪鱼,我以为可以隐忍,他希望我们自垮,我们就自强给他看,狮子鱼被消灭他阴谋破产,猎雪鱼我们一个不伤亡,他奈我何?借这机会锻炼我们战斗力不也很好吗?”

很有道理,塔基必须反抗,但不是盲目要有选择性,暂时的妥协赢得宝贵时间,让自己强大起来增加筹码对自己更加有利。海花想通了立即改变观点。

“溜轻轰说得对,这样做对我们最有利,我收回发表的意见,支持这个提议!”

刘应雄的提议虽然大不同于吐姑的观点,仍然恃强斗勇,毕竟没有马上对塔基挑战,也符合她得过且过主张,也就没有再提异议。

“溜轻轰,你没有猎过雪鱼吧?”帕士虽然赞成他的提议,但对猎雪鱼忧心忡忡“路上有‘狮鬃毛’袭击,它剧毒无比瞬间至人麻痹昏迷,防不胜防知道吗?”

刘应雄是没有猎过雪鱼,但早就听海花说过,在柯朗多提起狮鬃毛谁都谈虎色变,当然知道它的厉害,不过他有杀破水母阵的经验,也见识过霞水母的手段,那时海花也以为必死无疑,不是也闯荡过来了?现在的黑锋已经鸟枪换炮,不可同日而语了。

“帕士长者,我是没有猎过雪鱼,也没见过狮鬃毛,但是我杀过成堆的箱水母,重创庞大的霞水母,它们的毒液也是数一数二,对付狮鬃毛也是有些办法的。”

“我证实,”海花挺身而出支持“我亲自在场,溜轻轰的旋风剑把水母墙挖一个大洞,我就是从这洞穿出去免遭毒手的。能够重创打败霞水母就能够杀狮鬃毛!过去我们只凭贝壳对付它,难免触碰鬃毛,现在有刀了,可以大大减少中毒机率。”

合情合理,危险当然存在,捕猎什么没有危险?危险也得去是吧?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丽德综合了意见权衡利弊作了决定“溜轻轰、海花负责猎鱼行动,挑选六个带刀丁壮,十五个有经验族人一起去,让厄基带队保卫大本营吧!”

歼灭狮子鱼的时候几乎全部出动,致使被人偷袭大本营,这回再也不敢大意了。

刘应雄和海花分派好人员,布置好准备出发大本营守卫等等事宜,刘应雄忽生奇想说:

“海花,离出发还有三天,我们应该做点好事振奋人心,去博茨纳救回几姐妹怎样?”

“好呀,瓦格里的事早传开了,应当没问题。我早想做了,你没出关我不愿轻动而已。带上厄古今晚出发,明早就到达博茨纳,我想他们不敢与我们为敌!”

这提议不错,夜行前进天亮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即使向塔基求救也来不及,可以速战速决。说做就做,厄古正憋一肚子气拍手欢迎。一夜速游天亮就到达博茨纳大门了。

不速之客突然而至格朗大惊,不知他们带了多少人马,赶紧报告四长者。她们都听说溜轻轰杀小童破天网的厉害,不敢怠慢急急来到大厅商议,一致认为先问明来意再说。

“哎哟,卡丽德突然到访,不知有何见教?”丽德满脸堆笑对海花拱手相问。

“见教不敢,要见见我们三个姐妹,丽德,把她们叫出来吧!”海花不怒而威不容置疑。

这可难坏了丽德四长者,看他们握刀虎视眈眈,答应不行,不答应又怎么办呢?连句客套话都没有就要人。溜轻轰连塔基巴哈的人都敢杀,他要发起飙来……

“卡丽德长途跋涉劳顿,稍事休息,博茨纳也该尽个地主之谊是不?格朗,准备宴席!”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