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8-02-03 16:51:36   字数:2032字

柯朗多人一觉醒来忽然发现不见了溜轻轰、海花和厄古,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那儿。起先并不在意,直到中午也不见踪影这才感到坏事了,报告了丽德和长者。

这消息引起许多猜测,随着时间过去,猜测越来越离谱,到了天黑还没有这三人的消息,多数人都猜测溜轻轰是不辞而别了,现在柯朗多得罪了塔基面临灾难,他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为什要留在这里等待挨刀呢?一走了之当然是最佳选择了。

海花说过溜轻轰的家生活很好,吃的东西都是这里没有的美食。他是她的所爱,她肯定是跟他一起走了,而且带上爱徒厄古。远离这苦难之地谁不愿意呢?

丽德坚决不信这无稽之谈,自己的女儿决不会嫌弃柯朗多,大难当头更加不会离开自己和族人。如果贪图享受就不会历尽艰险回家了。溜轻轰很多事例都可以证明,他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要走早就离开了,而且他没有必要不辞而别。

伊娜也决不相信她的英雄会是逃兵,他敢杀塔基的妖怪而且能够抡走天网,就不会害怕灾难临阵退缩。更重要的是他刚回家吃了自己的美食,还没有兑现给她一个孩子的承诺,那能不跟自己说一声就走呢?他不是无情无义的人。

就在众说纷纭人心浮动之际,哨兵发现一行人影,海花带领被博茨纳掳去的姐妹一起回家了,又是一个惊雷,柯朗多马上沸腾了。

亲人拥抱着涕泪交流,叫呀,喊呀,跳呀,转呀,多少牵肠挂肚都尽情倾泻。只有那几个坚持溜轻轰不辞而别的人,羞惭难当躲在暗处懊悔自己的愚昧无知。

丽德紧紧拥抱海花,颤抖的手从她头脸一直摸到身腰,咚咚乱跳的心脏震荡对方的胸口,此时情感的交流不需要语言,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女儿从没想过要离开柯朗多和母亲!不管她面临什么选择。拥抱良久才想到早就要责备她的话:

“海花,去援救受难姐妹是正义行动,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呢?几乎引起混乱!”

“母亲,来不及了,告诉你们要开会商量,马上就要出发猎雪鱼,你们同意时间要推到猎鱼之后,趁着大闹瓦格里余威震慑博茨纳把人救出来,以防夜长梦多啊!”

说得虽然有理,时间一长塔基把人要去就更难援救,但自作主张之风不可长,手指戮她脑门嗔怪:“你呀,自恃有武功就是爱冒险!就不怕急死人?下不为例!”

要拥抱海花的人还好多,丽德只有让出位置了。其他人对待救援态度跟丽德差不多,英勇可嘉、忠诚可表。一致责备没有事先打招呼。

刘应雄在见过十丁壮和猎鱼队之后,就被伊娜拉回家,端出盒装美食,竟然是事前做好的。别人都猜测他不辞而别了,她还是这样相信他肯定归来实在难能可贵。

“伊娜,”刘应雄一边吃一边问“大家都猜测我回老家去了,你还做这好饭谁吃啊?”

“给你吃呀!”她回眸一笑,杏眼含春风情万种,男人难以自持“你不会回老家的呀!”

唷,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回老家?我又没有必须呆在柯朗多的契约,也没有告诉过你肯定不走,许下什么承诺,就这样武断吗?

“哦,你这样肯定?为什么我就不回老家呢?”她那纯真无邪勾起好奇心的兴趣。

“因为这里有我呀!”伊娜丰姿一闪飘然去厨下回头狡黠一笑“还有你想吃的东西哩!”

很富于想象啊,那无声的语言因‘有我’而联系到很多美好,她却只提起好吃的!那眼神飘渺潇洒,透露纯真和自信,谁看了都心旷神怡。

“我要是今天回不来,明天也回不来,伊娜,你还这样想吗?”

“我想你是一个大坏蛋!”她开心却狡猾的笑着停了停“你没数桌上放了多少盒饭吗?你外出执行任务几天才回家啊?”她不回答却出了个数学题。

外出执行任务?刘应雄恍然大悟,她指的是闭关那些天,她没见到人以为是外出了。糟糕,自己真没数究竟有多少个贝壳盒饭!这道题是得不到分数了。

“大坏蛋就大坏蛋!”他扮了个鬼脸“大坏蛋要吃你喽!”他抬手起虎爪装腔作势抓人。

她轻盈一闪躲开,挑逗着让他来抓,虽然是装模作样,其实要抓到她也不是很容,刘应雄觉得自己又回来学生时代,少男少女游戏那种心情。自从金字塔重生后,心理年龄就到了不惑之年。海花本来就少年老成公事让她按部就班,这种浪漫只伊娜才有。

玩了一阵子,轻松也轻松够了,笑也笑够了。一个是真要抓,一个是半推半就,大坏蛋就把无辜少妇逮住了。轻轻一拉她趁势就滚进他怀里。

“你坏死啦!”她厥起嘴巴眼睛忽闪忽闪,用小拳头轻轻敲打他肩膀“就知道欺负我!”

“我可是大坏蛋呀,不仅要欺负你,我还要吃了你呢!”他笑嘻嘻的把嘴巴往她脸上凑,她却用手背把他挡住了,半娇半嗔,似挑逗又象撒娇。

“唔——那不成,得先告诉我,你欠了我什么呀?”她扭扭捏捏似真似假。

我欠你什么了?这辈子就最不愿意欠谁什么了,哦,明白了她指的是人情,吃了她的饭那是人情,确是欠她的:“欠什么?就欠揍!谁叫我白吃你的饭呢!”

“回答错误,你是大坏蛋,白吃饭也懒得揍你!再回答一次,答不对就别想……”

他在她胳肢窝一挠,她一缩手嘴巴就封了上去。她顺手就搂住膊子,软绵绵的峰峦在他胸膛滑动惹得他的大手推波助澜。掀起那巫山云雨雷电交加,飘飘如醉入仙境。

风停雨止,他从她身上滑落,忽然他挺身跳起说:“差点忘了,我得赶紧回家,马上要出发猎雪鱼,海花正等着研究怎么对付狮鬃毛呢!”

她竖起半截身体冲他脊背喊:“告诉你,你欠我的是一个孩子!”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