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流契弟   更新时间: 2018-01-03 13:55:58   字数:2050字

旗鱼?刘应雄蹙眉想了想,对了,生物书上是记载有旗鱼,它是游泳冠军,在海面上它背鳍张开象一面旗帜,顺着风势它的瞬间游速达到一百一十公里小时!简直就是高速路上的汽车啊!轮船潜艇都要望尘莫及!什么人能够逃过它的追捕呢?

“哎哟,真厉害,瞬间一刀就把十多米长的鱼剖成两半,就算是死鱼要剖开还费事哩!”族人阿卜拉没跟刘应雄一起执行过任务,觉得实在不可思议。

“这算什么?”厄古从惊恐万状中恢复过来,卖弄说:“你们不知道,在瓦格里抛在空中的石墩,师父一剑就把它劈成两半,这是血肉之躯有什么奇怪啊?”

前些时厄古就绘声绘色给族人说起过,师父是如何英雄无敌,锋削半边头发、剑劈石墩吓倒瓦格里四长者,连狂傲的库布都要吓得屁滚尿流,同意乖乖交出我们姐妹。有些年纪的族人都半信半疑,刀劈石头可能吗?亲眼看到这鱼尸,觉得应当有些可能了。

“厄古,你跟了师父这样久,又威震博茨纳,”阿卜拉不服他那神气活现出难题“虽然不能刀劈石头,劈这鱼骨头没问题吧?来,劈断这长矛我当武器用!”

厄古虽知自己功力和师父天壤之别,却希望炫耀一下给族人看,石头当然不行,这鱼骨头没什么了不起吧?在柯朗多就砍过鱼骨应声而断!这长矛也不粗没多难吧?

“当然,你们劈不断,我还不行吗?溜轻轰徒弟不是白当的!来,看我的!”他磨拳擦掌比划了几下,选择长矛中部憋足力量一刀下去。

原想着咔嚓一声就该断成两截,没想到一刀下去不但没断,那刀反而弹跳起来刀背几乎砸到前额,后跳了两步才抵消了力道。看那长矛只有一道白痕,毫发无伤。好一个少年英雄呀!阿卜拉和围观的人都笑得仰前哈后,厄古面红耳赤。

那些没有围观厄古的已经切割旗鱼肉食用,族人就顾不得笑话厄古了,吃饭大过天嘛!

剖开的旗鱼肉当然也是美味,族人正需要食物补充能量纷纷割鱼肉充饥。有道话饥不择食何况它是要谋杀自己的敌人?食它的肉当然甘之如饴。

厄古当了笑柄很是耿耿于怀,一边吃鱼肉一边跟阿卜拉要找回场子:“阿卜拉,这旗鱼的长矛普通人谁也砍不断,不信你找人试试看,谁能砍断我这刀输给他!”

阿卜拉并不傻,这小子有大把力气,他连个缺口都砍不出来别人也就没什么希望了。打这必输的赌不是傻冒吗?他刚赢了一局不想这样快就让厄古扳平回去。

“厄古,这刀又不是你的,凭什输呀?说点有用的好不好?”

这倒把厄古难住了,出征在外除了武器别无长物,到那儿找到赌注呢?但这嘴巴不能输!

“这刀现在归我用,赢了我归他用,难道你就不想用刀吗?不敢赌明说呀!”

“好吧,你说谁能砍断?找他来砍断了长矛归我,咱们就算扯平,成了不?”

谁能砍断?当然只有师父了,他不会帮我打赌,但这长矛真能当武器这样说他不来吗?

“师父,这鱼肉好吃吗?”厄古一边大嚼一边蹭过来“你真厉害一剑从头到尾剖开,我啥时候能练到师父的一半功力啊?师父教我一个窍门怎样进步快一点呀!”

“练功没窍门,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苦练。今天多亏你放哨发现旗鱼,不然要造成混乱!”

“那是我应该做的。师父,刚才阿卜拉让我砍下旗鱼长矛给他当武器,我……”厄古扭扭捏捏脸孔憋红,眼睛瞄着黑锋。刘应雄以为他想借黑锋去砍,笑道:

“我看到了,用那长矛当武器要比贝壳强得多,我去砍断吧!”他说着走过去,一剑把旗鱼长矛砍断,厄古捡起来一脸得意:“阿卜拉,这武器给你啦!”

刘应雄走到海花身边看她还在吃:“海花,这儿血腥味这样浓,必须马上离开,没吃饱的带路上吃,我们呆的时间太久啦!”他仰头四顾,忧心忡忡。

“好的,该走,血腥要招来鲨鱼,”海花答应着对族人下令“鲨鱼要来了马上出发!尼姆,行动!鱼肉带路上吃,快走!”众人忙乱割肉,下一顿还必须它呢!

刚整好队伍要走,然而来不及了,黑锋已经警告危险,刘应雄当机立断:“海花,危险迫近!立即全速离开!尸体留给它们争取时间!”

很不幸,来者不是鲨鱼!刘应雄看到了长矛,而且不止一支!它们来得也太快了点,杀旗鱼后也就十分钟吧,怎么鼻子比鲨鱼还要灵啊?

“海花!来的是旗鱼!快!马上退回山谷隐藏,我引开它们!快点!”刘应雄踏水上升,挡在队伍的后上空掩护他们撤退。只要族人隐蔽好,他就不怕什么旗鱼!

队伍迅速退回山谷,然而还是来不及了,旗鱼有五条之多,有两条体形要比杀死那条大得多。形势非常严峻,对刘应雄来说问题不是众寡悬殊,而是怎样保护队伍不受损失!二十多人的队伍如果旗鱼分散袭击,他就可能顾此失彼!

引开它们是最佳选择,只是队伍已经暴目标,自己目标最小,要引开它们谈何容易。鱼尸还在它们无意争夺,这就说明不是为食而来,它们要寻仇只有挡住它们的去路了。

刘应雄纵身而起,迎着旗鱼冲去,吸引它们前来围攻,刘应雄催动剑气,看准冲得最近那一条,黑锋一挥把它耀武扬威的长矛砍去半截。旗鱼一惊,冲天而起,尾巴卷起巨浪向他拍去,企图掀他个人仰马翻,成激流中的树叶,同伴长矛一戮戮成透心凉。但是,刘应雄的功力那是这二流角色能撼动的?黑锋迎着一挥就把鱼尾斩断!它惊慌蹿上海面逃走了。

两条旗鱼趁刘应雄打斗从两侧向人鱼队伍俯冲,他瞥见立即转头急如星火横撞过去,正赶得上一剑穿透后腹,那旗鱼挣扎前冲竟然把尾巴一分为二!另一条正冲击队伍!

南流契弟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