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0-29 10:00:59   字数:2120字

随着“出”字一开口,就看见一道青烟从的头顶上冒了出来,然后飘向了那棵玉树,顺着那棵玉树的根部溜进了石棺中。

忽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那道青烟给吸附了过去,紧接着都老就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躺在了一口水晶棺材,他看了看此时自己的模样,头戴青蛙盔甲,身穿铠甲,手持青铜古剑,腰上挂着一块龙虎玉腰带,好一个帝王气派。

此时,意识形态其他的,但是语言肢体等都不是他的,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灵魂互补?以往都是那些邪灵附体,现在却成了人附邪灵,真是天方夜谭,不过,自己是主动依附的,并没有处于被动的状态,等了解完情况之后,他就可以灵魂归位了。

念及此,他闭上了眼睛,开始去感受这个怪物的的生前经历。

可未曾想到,这一觉醒来,已过百年,还是我跟铁牛以及老杨他们误打误撞地来到了此地,并破坏了这里的风水,他才得以重见天日。

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在那个怪物的身上了解到了什么,于是接着问他,但他只是淡淡地来了“天机不可泄露”这么一句话,搞得我瞬间无语。

看着这个怪物的外表及穿着打扮,倒是很像一个王侯将相,那他会是哪个朝代的人呢?跟我们壮族又有什么关系呢?还有他为什么死后受到如此厚葬?也许不是厚葬,而是受困于这个寒冷的地下洞穴中……

我这个人没有别的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想象力太丰富,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想太多。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铁牛一直在我旁边不停地唠叨着,我虽然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却无法回应他,因为我的嗓子现在依旧是有问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声带出了毛病,还是那个怪物搞的鬼,只能打了几个手势,让他先安静,这也表明小爷我不是傻子。

我呜呜问那个怪物:“老祖,晚辈能否问您几个问题?”

他摇了摇头,还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句话,把我的嘴巴给堵住了,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铁牛坐在那里揉着他那通红的脚踝,我借着宝珠以及玉树的微弱的光芒查看洞里的情形。

似乎这个洞穴是封闭的唯一的出口,应该就是老杨琴女他们逃走的那个只有窗口大小的洞穴,也不知道在外面的那个溶洞有没有出口。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起身,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见他从地上捡起了那四颗宝珠还有那棵玉树,从死尸堆里扒下一件衣服,将其包裹了起来,然后递到我面前,示意我背着它跟着他走。

我跟铁牛都是一愣,心说他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我问了几句,他没有回话,就这样我们两个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朝外面的潮湿的溶洞走了过去。

经过那只白狐身旁时,铁牛拉了拉我的衣角,不解地看着我,我原本集中在那口只有窗口大小洞穴的注意力收回到了铁牛身上。

我知道,铁牛现在肯定疑惑比我还多,毕竟他醒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原本完整的石棺竟然蹦出这么一个古怪而又善良的怪物,原本在火圈中一起抵御天琴魔音的一伙人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还有那个敌友不清的琴女和老杨,又去了哪里,还有刚才他又是怎么了,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自己做了很多事情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做了哪样,还有我又怎么了,跟这个怪物又有什么瓜葛……

这一系列的问题,足以把他憋死,我只是简单地比划着那只白狐是我杀的,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我还想补充那伤口是我用那怪物的青铜古剑刺伤的,不过时间不允许我解释,因为,此时的怪物,已经来到了溶洞的中央,他示意我们快点跟上,不然会迷路的。

看着这里漆黑一片,到处湿漉漉的,周围全是一些一米七八的石钟乳,它们就像是雨后的春笋,林立在这黑暗中,留下了一个个暗影。

我们很快就穿过了石钟乳群,来到一块平整的岩石上,只见那怪物突然停了下来,站在了那里,然后示意我过去。

他接过挎在我背上的那个衣服包袱,然后取出了玉树、宝珠摆在了地上,他示意我将插在他腰间的青铜古剑拔出来,我心中一阵奇怪,为什么要我去拔,他难道自己拔不出来么?这已经是第二次拔剑了。

他似乎跟我有心灵感应一样,对我催促道。

我不敢怠慢,也不敢多问,这怪物虽说是我爷爷的爷爷,可是从他跟我交流的这些话语中,我或多或少知道他就是个急性子,脾气古怪的老顽童,还是少惹他的好,鬼知道他要干嘛!

我轻松地拔出了那把青铜古剑,递给了他,然后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它,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也不知道这个怪物的力气到底有多大,只见他将那把青铜古剑往那块平整岩石上一插,顿时只有九十多公分长的青铜古剑竟然全部陷了进去,只留一个精致的剑柄在那里。

我跟铁牛见状都是目瞪口呆,怀疑这个岩石是不是塑料。

就在我们还没有回过神来,那怪物用手在上面轻轻地一掰,那把青铜古剑划出了一个口子,紧接着只听见在石块的后面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响声,似乎像是轮子在滚动。

紧接着就看见原本平整的石壁,此时变得高低起伏,中间凸起得更厉害,竟然有我一样高,从它那黑暗的模糊的轮廓来看,很像一个山包,周围的岩石也发生了改变,原本平整的岩石,此时变得奇形怪状。

随着那“咕噜咕噜”的声音逐渐变小,那个怪物脸上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他抬起那长满细长指甲毛茸茸的手在上面不停地抚摸着,他的样子就像如获至宝一样爱不释手,我跟铁牛见状都是云里雾里。

我正看的十分入神,忽然觉得自己的手上被什么东西给划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怪物,用它那细长的指甲划破了我的手指,顿时我的血就流了出来。

天生对血液过敏的我,只觉得一阵恶心的气味扑鼻而来,也不知道那血是红色的还是跟那怪物的一样,呈墨绿色的。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