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0-29 10:01:47   字数:2083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怪物让我将我手上的血滴到了玉树上,然后让我将玉树往那个隆起的山包上插去。

只见那棵玉树刚触碰到那个土包上时,就像是焕发新生一样,自己慢慢地镶嵌到了里面。

怪物示意我捡起地上的四个宝珠,然后让我放到了玉树的四周,我刚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只听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娃呀,不要!”

我一愣,随即回头一看,却见一个风尘仆仆的老者出站在了铁牛身后,铁牛失声叫道:“苟爷!”

忽然我只觉得自己的手一滑,不对,应该是那个怪物在我的手上动了手脚,那宝石竟然掉了下去,落在岩石上,顺着凹凸不平的缝隙在岩石上旋转了一圈又一圈,看得我眼花缭乱。

“不要看那个滚动的宝珠!”苟爷大声叫道。

我跟铁牛闻言都往后退了几步,苟爷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我们面前,右手拉着我,左手拉着铁牛,快速地退到了一旁的高地上,距离那怪物至少有五六仗。

那怪物静静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滚动的宝珠,完全不管我们了。

“快点离开这里!那怪物要通过通灵宝珠的灵力唤醒阴兵的灵魂,也不晓得要整哪样?”苟爷边走着边解释道。

苟爷的突然出现,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一出现在这里,我就想起了之前爷爷给苟叔做法时,曾经说过,苟爷是被困在山里的洞穴中的,只是好奇,他居然被困在这里。

相反,让我感到好奇的是那个怪物,于是时不时回头望去,只见那些不停旋转的宝珠最终竟然滚落到了那个隆起山包上的玉树四周。

这时候,借着宝石微弱的光芒,我才清楚地看到,原来那棵玉树的四周早就有了四个凹槽,那四颗宝石滑落在那里,正好合适。

这个时候,自从幽冥鬼虫消失之后一直暗淡无光的玉树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在那宝珠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很快这块平整岩石上的物事就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跟铁牛的注意力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光亮给吸引了过去,于是停下了脚步回头张望,顿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岩面上,竟然是一张老人的脸,中间那个隆起的山包,仿佛就是一座高耸的鼻梁,在其东南西北各又隆起一些小山包。

再仔细一看,在山包之间有一些细纹联络着,从人脸的角度来看,那隆起的山包除了有中间的鼻梁,在四周还有一个额头、两个颧骨、一个下巴,而那些细纹应该算得上是那苍老脸上的皱纹。

不过这样的比喻有点过于牵强,毕竟小孩子嘛,想象力特别丰富。

只听苟爷忽然脱口而出道:“五岳伏魔阵,快走!”

我闻言,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我开始在记忆力搜索,结果想到了爷爷的一本破旧的图书里,就提到了这个“五岳伏魔阵”。

当时看着那幅图,觉得有点夸张,我还特意问了爷爷,那是用来干嘛的,爷爷就跟我说,那是专门用来镇压一些具有强大煞气的物事,不过这样的风水格局是很少见到的,但是没想到,居然让我给碰到了。

苟爷见我的反应,他立马想到我肯定知道这个怪阵的来历,于是想要开口问我。

可是还没有等他开口,只见那个怪物呜呜地叫着,苟爷跟铁牛都不知道那个怪物怎么了,只有我清楚地知道,那个怪物正在念诵着咒语:

一声霹雳响如空,邪魔外道走方去;三十三天外仇门,地俯中默无忌地;无忌佛法本无道,南蝉蒜北河蒜来;无尽赫合斩世魔,每欲不顺吾地荒;心天奋发霹雳纷,率普俺经普俺咒;手执成法口念经,上方下方道清静;西方有佛道流离,天下界下有莲花;满地开随五育界,吾身一切灾化尘……

念毕,只见数道金光从那个隆起的山包激射而出,照在了下面一排排石钟乳。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阵阵碎石洒落的声音,睁大眼睛一看,只见那一排排石钟乳竟然慢慢地裂开了,那场面让我想起了之前那个装着水晶棺材的石棺,也是这样的碎裂方式,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就涌上了我心头。

只见那怪物停止了“呜呜”的声响,然后一跃而起,跳到了台下的石钟乳面前,不停地抚摸着那凹凸有致的裂岩表面,脸上不断地展现出惊讶喜悦的表情。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看啥看,阴尸快要复活了,快走啊!”

苟爷急切地叫着,就死拖硬拉地把我们给拉上高地,他给我们每人都吃下了一颗白色的药丸,然后又在四周撒下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铁牛不解地问他在做哪样,但是他却说小孩子不要问那多!

我借着从那个山包中散发出来的金光,瞟了一眼周围所处的环境。

只见我们三个站在一个方台高地上,头顶上漆黑一片,而且时不时地从头顶上滴落下来一些冰凉的水滴,下面是四面不是很陡的岩面,上面长满了青苔,不远处那个怪物正在那一排排的石钟乳面前凝视,那个呈人面的五岳伏魔阵,在宝珠玉树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地诡异莫名。

突然我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耳边响起了“呜呜”的叫喊声,我立马想到了是那个怪物在叫我,我的身体也随着那个怪物的“呜呜”声渐渐地朝台下走去。

苟爷一把拉住我,然后呵斥道:“你这是做什么?”

他的叫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我回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很想将一肚子的委屈向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亲人吐诉,可是话刚到喉咙处,又被堵了回去。

“他这是怎么了?”苟爷见我这般模样,问铁牛道。

铁牛摇了摇头,看了我一眼将我刚才跟那怪物的怪异而又亲密的举动给说了出来。

苟爷闻言,大惊失色道:“你小子莫不是中了尸毒,天哪!自古巫医本一家,只是现在分开了,你身上的尸毒乃是煞气所生,我们行医的无法帮你除去,要是你爷爷在这里就好了!”

我也希望呀!可是这只能是奢望罢了!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