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0-30 20:39:28   字数:2010字

只见几个怪物上前将我们分开带到了方台下,我们没有反抗,因为反抗也是无效,如果青铜古剑在我手中的话,或许我还可以跟它们较劲,但是青铜古剑被插在了五岳伏魔阵中,此时,我感觉普通人在这些怪物面前就像是蚂蚁一样渺小的微不足道。

很快,我们就被带到了方台之下,那个领头的怪物朝我们走了过来,周围的怪物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他来到我们面前,瞥了一眼苟爷和铁牛之后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跟他对视了一眼,他的外貌依旧是之前的,只是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从青蛙头套中深邃的瞳孔处透露出两束红光。

难道那就是他的眼睛?可是,之前他为了破阵救我而自残眼睛了呀!

就在我发愣的瞬间,一道沙哑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惊扰公主,现在本将军就拿你们来祭拜她。

我一愣,公主?将军?猛地好像想起了之前那个都老所讲的故事,那里就提到了将军,难道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怪物不是都老而是躺在棺中沉睡的将军?只是,他口中所说的公主又是谁?该不会是埋在方台里面吧?看着刚才那群怪物朝方台跪拜的样子,八成就是那样了。

如果是这样,那都老去哪里了?只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怎么就变成这种样子了?难道是之前的那个怪物魂力大增,都老的魂力削弱的而被控制了?根据之前与都老接触的情况来看,都老是不会破坏五岳伏魔阵,召唤阴兵来伤害我们的,他也没有说到什么公主呀!。

就在我发愣的功夫儿,那怪物竟然一把将我拉了过去,我一个踉跄就扑到了它的怀里,看着他那狰狞的面孔,我有点厌恶,尤其是那对三寸长的獠牙,在通灵宝珠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显眼,我的内心开始有点紧张。

我之前之所以很淡定,是因为我知道那怪物是都老,再怎么坏,他的本性是好的,应该不会太为难我们,他对我的严厉实则是对我的一种保护,但是现在不同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奸诈的怪物将军。

我“呜呜”呼唤都老,但是没有回应,都老去哪里了呢?

“别再叫了,那老家伙跟我共用了一个躯体这么多年,也该消失了!”

消失了?消失去哪里了?噢,对了,都老曾说过,他是通过灵魂互补而进入那怪物将军的躯体的,这会儿应该回到自己的躯体上了呀?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尸骨估计早就化成泥土了,他回到土里了?

我知道,我是不可能说话的,但还是“呜呜”叫吼起来,也不管它能不能听得懂,就对他说,小爷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凡违背了你的意志你就有权利将它从这个世界里弄消失,如今,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都老已经被你害死了,但是,他们两个是无辜的,还请将军高台贵手放他们一马,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知道,就目前我们的境况来看,绝对要先服软,然后伺机而动,一种强烈的预感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只要我拿到那把青铜古剑,那么与这个怪物将军还是有得一拼的。

“呵呵,四午人就是不一样,放心,他们两个凡夫俗子,在本将军眼中就如同空气一样不存在,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唤醒剑灵。”

四午人?怎么又是四午人?这四午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之前听到老杨和琴女的对话,也说我是四午人,有很大的利用价值,难不成我的肉就像唐僧肉一样,它们吃了可以长生不老?还有,剑灵又是什么东西?我该如何唤醒?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儿,那怪物将军单手把我举到半空,朝五岳伏魔阵走了过去。

苟爷和铁牛估计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呆了,两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上,静静地看着我,脸上也露出了无奈与恐惧。

那怪物单手将我拎了起来,然后就朝五岳伏魔阵走去,我“呜呜——呜呜”叫了两声,意思是让它把我给放了,我自己来。

可是那怪物没有理会我,感觉整个人都变了,之前的它相貌虽然丑陋了一点,但我依旧能够感受到它身上散发的善良气息,此时的它,变得那么陌生、冷淡,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我拼命地“呜呜”叫,它根本不理我,很快我们就离开了苟爷他们的视线,庆幸的是,那群阴兵竟然不管苟爷和铁牛了,而是跟着怪物朝五岳伏魔阵走去,看着苟爷和铁牛逐渐模糊的背影,我欲哭无泪,只是朝他们招了招手,表示告别。

很快,我就被它带到了五岳伏魔阵前,看着眼前依旧不停旋转的通灵宝珠,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里暗骂,你这丑八怪,到底要把小爷怎么样?

那怪物将军让我坐在五岳伏魔阵面前,然后趁我不注意,划破了我的手指,然后拉着我的手朝通灵宝珠伸去,我的血滴分别在了那四颗通灵宝珠,它们原本金灿灿的光芒逐渐变得如血一般通红,并且开始再次旋转起来。

那怪物将军开始在那里念叨着,也不知道是什么鸟语,我竟然一句也没有听懂,看着眼前旋转得越来越快的通灵宝珠,加上那怪物将军的奇葩鸟语,我只觉得头晕眼花,一片血红的黏状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忽然,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往下一沉,离开了那怪物肮脏的手,朝五岳伏魔阵中不停旋转的中心旋涡落去,耳畔传来呼呼的风声,我心说,这次完蛋了。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自己的体温也逐渐下降,此时的丹田处,一阵暖流涌起,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应该是苟爷给我的阳气回升丸发生了作用,难道是我的尸毒又开始发作了?因为之前就有同样的经历。

罢了,罢了,怎么都是死,再见了,我的亲人……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