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04 22:56:35   字数:2027字

我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自己脚下的路变了,低头一看,不由得惊呆了,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由半米宽的青石板铺成的甬道,而从头顶上投下的光点,犹如夜空中的星星一样,稀稀疏疏洒落在这条青石板甬道上,顿时一种诡异之美涌上了心头。

我又看了看四周,只见雾气笼罩着,灰蒙蒙一片,也许是这里升温的缘故,水蒸气开始从洼地的泥沼中蒸发,此时应该刚过午后,太阳比较强烈,虽然在我们的头顶上,似乎有一层什么东西在掩盖着,从那光线投影出来的影子来看,好像是藤蔓,但是可能因为太过密集活或者那些藤蔓离我们很远,所以那些光点投在四周的雾气中,显得十分暗淡,但有些光点落在湿地没有雾气的水塘,却显得格外明亮,犹如一颗颗发光的宝石,光彩夺目。

在湿地中,时不时会看到一些喜阴的水生植物孤零零地立在那里,雾气笼罩,阳光照射在叶子上面的水珠,闪闪发光,光彩夺目。

我不知道头顶上掩盖着这里一切事物的东西是什么,但我知道,那肯定是湿的,因为,走在青石板甬道上,会时不时有水珠往下低落,然后就会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那是水滴在青石板甬道的声音;还有时会传来“叮咚叮咚”的声音,那是水滴在湿地水塘的声音,从那声音的音色来判断,那水塘应该很深,至于大不大,我就不知道了。

由于之前经历的种种稀奇古怪,让我留下了后遗症,我怀疑这应该是我的幻觉,于是我转身想找那群怪物验证一下,结果我一转身,发现周围空无一物。

他们都跑哪去了?

“嘿!”

我大叫一声,声音在我的四周回荡着,就是没有回应,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开始纳闷了:如果是幻觉,那我怎么能够听到自己的回声,但如果不是幻觉,那他们又跑哪去了呢,是掉进湿地里了么?

我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只觉得一阵酸痛传来,这不是幻境。我感觉自己被那怪物将军给骗了,难道苟爷和刘三汉才是我信赖的人?

“苟爷!刘三汉!怪物将军!”我叫了几声,回应我的还是那回音。

不行,我得返回去找他们,于是转身朝青石板甬道的另一端走了过去。

此时雾气很重,还好有太阳稀稀疏疏的光点,给我引路。

“苟爷!刘三汉!怪物将军!你们在哪里呀?”我边走边叫喊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嗓子都快叫的冒火了,忽然听见远处的浓雾中,好像有声音在回应我。

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好像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有人么?有人么?”

那声音此起彼伏地传入我的耳朵,好像是苟爷的声音,此时在这诡异的环境中,多一个同伴也是好的。

于是我一边顺着那条青石板甬道走去,一边回应他道:“哎!我在这呢!”

“娃!别离开那青石板甬道,不然就会有麻烦的!”那边又传来了声音道。

“我知道了,你等着,我过去找你!”我说着加快了脚步,顺着青石板甬道跑了过去。

“哎!人……人呢?”跑了一会儿,我觉得应该到刚才那人所在地了,于是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叫道。

可是,等了半天没有人回应,我以为是我声音太小了,于是喘息了两下,大声叫道:“人呢?我到了,你在哪啊!”

回应我的只有我那沮丧的回声,我心中暗骂:真是日了狗见了鬼,这他妈的什么情况?难道是幻听?

我揉了揉耳朵,然后仔细听听了一下,周围很安静,除了水滴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天哪,在这样玩下去,我的精神都快要分解了,要是我能从这里出去,估计得躺在精神病院一两年。

“老憨!老憨!”

咦?怎么又有人在叫我?

我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然后竖起耳朵认真听。

“老憨!苟爷,你们在哪里呀!”

确实是有人在叫我,而且那声音是从我刚才返回的方向传来的,很熟悉。

我心想,这不是刘三汉?

于是我应声道:“哎!我在这,你怎么跑到我前头了!”

“我也不知道!你在那里等我,我过去找你!”那边传来声音道。

“好哒!你不要离开青石板甬道,不然会有危险!”我说道。

“知道了,我顺着青石板甬道过去找你,你等着我啊,别乱走!”那边的声音道。

“知道了,你先别废话了,快点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你!”我说道。

我原本想坐一会儿歇歇脚的,但是看着青石板甬道都是湿漉漉的,我只好像一根木头庄子站在那里,聆听那有节奏韵律的水滴声,等待刘三汉的到来。

我一直走,一直走,天色已经开始暗淡了,如果按照外界的时间来计算,估计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此时的雾气也没有消散,依然笼罩在我四周,周围的泥潭中已经聚集了很多水,我想,此时如果陷进泥潭,估计永远也出不来了。

“快到了没?”刘三汉的急促的声音在青石板甬道的左下方响起。

咦?奇怪了,他刚才不是还在我上面么,怎么这会儿听声音好像就在我左下方了,对,此时这里的光线虽然不好,但是从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我可以断定刘三汉就在我前边的脚下,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你在哪呀!”我边走边问道。

“我在这里,不过你肯定看不见我,因为我已经完全被这可怕的雾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完全看不见你了!”刘三汉急促的声音叫道。

我寻声望去,只见刘三汉就在我前下方的甬道上,我心中不由得一惊,叫道:“啊!我看见你了,你怎么又跑到我的左下方了?”

“啊,什么鬼呀!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看见刘三汉一脸迷茫道。

“先别着急,我想想,怎么会这样?”我说着就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想想其中的奥妙。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