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05 23:26:39   字数:2217字

我看了一眼刘三汉,他的处境也跟我一样,正被满脸胡渣的大脑袋抱着。他力气比比我大,在二喜怀里挣扎了几下,却无济于事,然后他瞪圆了双眼,破口大骂道:“妈的,你们怕是吃屎中毒了,脑袋被门夹扁驴踢碎了吧,这才一夜不见,就不认识我们了!亏我之前对你还卑躬屈膝,一直视你为长辈!快放开我!”

只见他缓缓地低下头,惨白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然后缓缓地张开嘴巴,伸向他的脖子,口水流了刘三汉全身都是,看着就恶心。

刘三汉愤怒而又带着哭腔骂道:“你这畜生,快放开我!要是让我老爸知道,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可是那怪物却没有理会他,朝着刘三汉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我条件反射般的地闭上了眼睛,想象着下一刻刘三汉血液冒出的景象,那是一个怎样的画面?

“孽畜!快放我孙子!”突然一个苍劲有力、雄厚浑浊的声音自头顶上传来。

刘三汉惊喜道,爷爷来了,爷爷终于来了,这声音正是苟爷的声音。

我睁开了双眼,只见老郑跟刘三汉已经分开,他退后了几步,刘三汉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紧接着,只见一道金光从我的头顶落下,射在二喜白皙的手臂上,他条件反射般地缩了回去,我也趁机用力一挣扎,就离开了他的怀里,然后大口喘息着。

突然一根麻绳从我们头顶上缓缓往下将。

“孩子,抓住这根绳子,我们把你们拉上来!”一个粗狂的声音道。

刘三汉从青石板甬道上站了起来,然后将我也拉了起来,把绳子递给我道:“你先上去!”

我看了看绳子,又看了看他再看看那个那两个怪物,然后摇了摇头道:“你比较胖,还是你先吧,我一下子就被拉出去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那里谦让,速度!等一下那两个怪物发作,你们谁都出不来,一起上来,这绳子结实!”苟爷道。

我跟刘三汉“哦”了一声之后,就抓住了绳子然后道:“可以了!”

头顶上传来“拉紧了”,紧接着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往上移动,一下子就离开了地面,那两个怪物突然同时朝我们刚才所站的位置扑来,拉住了绳子的末端。

此时,绳子往上移动的速度突然减慢了许多,苟爷在上面叫道:“这什么情况?怎么这么沉!”

我刚要回答,就听苟爷道:“那两个怪物抓住了绳子,你先坚持一会儿,我把他们打落下去再说!”

他话音刚落,只见又是几道金光从我们头上飞下来,直奔那两个怪物的手上落去,经过我们身旁时,我仔细一看,却是几道符咒,这几道符咒与那两个怪物接触,就泛起青烟自燃了起来,那光亮在黑暗中不算暗淡,但是因为雾气太浓了,所以照出去的范围也不是很广。

那两个怪物看见火光,都条件反射般地送开手,往后退了几步,就在这时候,绳子又重新往上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比之前的快了许多,一转眼,我们就悬在了半空中。

那两个怪物又要围过来拉绳子,因为绳子比较长,所以绳子的末端依旧还留在地面,他们一把拉住了绳子,顿时我就觉得绳子晃动了一下,还好我们抓得比较牢,没有出现意外。再往下看时,他们居然沿着绳子攀爬了上来,而且攀爬速度很快,与刘三汉的距离越来越近。

苟爷在上面叫道:“是不是那两个家伙又拉住绳子了!”

“是的!他们开始沿着绳子攀爬了!您快点将我们拉上去呀!不然我的屁股就要倒霉了!”刘三汉道。

“看来不动真格,你们是不肯罢休了?”爷爷怒斥道。

“慢着!苟爷,他们好歹也是人,咱们这样丢下他们,是不是有点不仁道呀!”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头脑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丝善念。

“嗯嗯,你把绳子拴在那棵大树杆上,让他们慢慢爬上来吧!依靠你一个人是不可能把他们四个拉上来的。”苟爷道。

“这……这不科学吧?”好像是老杨,刚才的符咒就是他的杰作吧?

“我孙子说得对,他们好歹也是人,还有救活的希望,咱们不能见死不救!”苟爷道。

“也好,让孩子们锻炼锻炼,也让他们知道到处乱走的下场!”老杨道。

“哎!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跟那两个小孩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我随时都会将你们打落下去!你们这两个兔崽子,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爬上来!”苟爷道。

我心中一愣,难道老杨能够看见我们?不过转念一想,他看不见我们的话,那符咒怎么可能会不偏不倚地击中那两个怪物,他又不是什么千里眼!

刘三汉紧张而又迷惑地看向我说道:“我说老憨,你搞什么飞机,不把他们打下去,他们就要咬到我的屁股了……”

“你看仔细了,他们停下来了!”我说道。

“呀!还真是,这是怎么回事儿?”刘三汉松了一口气问道。

“我想,他们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陷害了,这才会变成这种样子,但是他们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散,他们根本不想这样做的,我觉得他们挺可怜的!”我说道。

“你从哪里看出来他们对我们没有敌意?”刘三汉道。

“还是先别说话了,咱们快点爬上来吧!这绳子再坚固也经不起你们这样折腾!”我说着就用力往上拉着绳子,一伸一缩,就爬了大半截,铁牛见状,也跟着我往上爬。

攀爬对于我们乡下的孩子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平时在一起玩耍的时候,也没少爬过树。

我本来就偏瘦,这时候攀爬,那样子肯定像极了一只猴子,不过猴子也有猴子的好处,我一下子轻轻松松地爬出了一大截,回头看向铁牛他们时,只见我与铁牛已经拉开了很大距离,而铁牛下面是大脑袋,再下面是二喜。他们与铁牛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估计是被老杨刚才那句话给镇住了。

“哎!你能不能快点呀!”我冲刘三汉叫道。

“你快的话,赶快上去,不要再增加绳子的承载量了,不然会断的!”刘三汉叫道。

我想了一下,这也不无道理,于是说道:“行,那我先上去了!”

我说着就加快了手速,几下子又爬出了一大截,此时的我悬在半空中,呼呼的风声到处乱窜,四周雾气弥漫着,我再低头看下去时,一副奇异美妙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