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07 23:19:18   字数:2021字

“大脑袋,要不,要不,我们上去看看?”我看向右侧正在发呆的大脑袋,语无伦次的说道。

大脑袋和二喜听到我的话,摇了摇脑袋,回过神来,没有回答我的话,小心翼翼的冲着前方默然游去,现在我们没有时间耽搁,迟则生变,在水里遇到危险,我们连借力的地方都没有,上岸最起码生命能够得到保证。虽然我打心底不愿意面对那些尸体。

大脑袋在最前面,二喜在中间,我在最后,三人成蜈蚣状,一手拿刀,一手握手电,借着水流的冲力,慢慢向前摸索而去。

经过刚才的一番搏杀,我的体力早已经有点不济,加上洞穴里比较黑暗阴冷,陡然间,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弥漫全身。

“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二喜一边游,一边小声的说道。

“你也感觉到了?”大脑袋忽然停止游动的身子,转过头,郑重的问道。

二喜点点头,又看向身后的我,蹙眉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些青铜巨柱上的尸体有些奇怪?”

被二喜这么一说,我整个人也是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要说这些尸体上的诡异笑容还不是让人害怕的,刚才离的比较远,看不真切,现在越来越近,却是发现,这些尸体上竟然布满了千疮百孔,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撕咬成的。

地底本来就比外面潮湿,加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些尸体没有腐化,有几个尸体脸上死前的那种不甘之色,让人看后毛骨悚然。

“那还前进吗?”被二喜这么一说,刚刚升起的信心顿时间湮灭不少,皱着眉头,看向大脑袋,征求他的意见。

大脑袋沉默片刻后,痛定思痛,咬着牙齿说道:“继续前进,什么龙潭虎穴也拦不住老子。”

我看大脑袋说狠话,心头一时间百感交集,谁他娘愿意天天跟这些尸体打交道?没事来刨坟墓?社会所逼,人心所迫,当年是怀着发财梦去盗墓,现在盗墓却是为了救人,一想到这些,心头一

阵惆怅,就像打翻五味瓶一般,个中滋味或许只有我们几人才能够体会到。

“啾啾……”

诡异的叫声忽然从前方传来,就像是鸟叫声一般,忽然在几百米的地底下听到鸟叫,是个人都会以为是错觉,但这次很明显,绝对不是错觉,听到鸟叫声,大脑袋刚刚脸上泛出的狠厉之色顿时间化为乌有,我们三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上面……”二喜惊叫道。

听到二喜这么说,我和大脑袋脸色一变,握着手电的手急忙向着青铜柱的顶端望去,只见在青铜柱的顶端,此时不知道已经站立了多少拍打着翅膀的奇怪鸟类。

我看了一眼离我最近的鸟,只见这种鸟,全身成灰色,嘴巴非常的长,我打量着这只鸟,这只鸟也打量着我,场面一瞬间要多怪异有多怪异,而我被这只鸟盯着,心里的紧张竟然比和刚才巨型四脚蛇搏杀的时候还要更甚。

“这玩意是什么?”我收回心神,无奈的问道。

“蛇鹫……”大脑袋道。

听到这两个字,不止是我,就连二喜也不再淡定,我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那只巨型四脚蛇在来到这里之后,竟然如丧家之犬一般,仓皇而逃,没想到这里竟然隐藏着蛇类的天敌。而且那些尸体上为什么为有那么多的千疮百孔,除了蛇鹫这种鸟类,我再也想不到其他。

“这玩意不是生活在热带吗?怎么这里也有?”我一头雾水,蛇鹫以小型动物为食,一般生活在草原或者开阔地带,但像这么阴暗潮湿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出现蛇鹫,然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想到我们这么邪门,竟然能撞上这种东西。

但是还不等大脑袋回答,那些伫立在青铜柱顶端的蛇鹫仿佛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般,如同一颗高速坠下的炸弹一般,向着我们俯冲而来。

我心头一寒,如果被这些蛇鹫咬到,不死也要扒层皮。

“往水下潜……”大脑袋焦急喊道。

听到大脑袋这么说,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姿态,深吸一口气,将潜水镜迅速带上,朝着暗河下方潜去。

在水下,苦于没办法说话,刚才情况又比较急,没办法商量对策,只能向着大脑袋不断的比划手势,大脑袋手指向下一指,我和二喜会意,开始继续向下潜去。

大脑袋的意思很简单,既然要躲避这些蛇鹫的攻击,那么往下潜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然而,就在我下潜的一瞬间,握着砍刀的手好像触摸到了什么东西,那玩意毛茸茸的,有人头般大小,急忙用手电向着手摸的东西看去,这一看,我整个人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憋死在水下,只见在我们的脚下密密麻麻的不知道躺了多少具尸体。而且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女尸。

我手刚才触摸的压根就是他娘的人头,在水光与手电光的折射下,这些女尸的面目狰狞,和刚才青铜柱上那些尸体的表情做比较,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脑袋和二喜此刻也是发现了水底下的情况,冲着我摇摇头,示意没事。

但我越看头皮越发麻,这他娘的,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殉葬坑?看到水底下那些姿势不同的女尸,我的心扑通扑通开始狂跳,这要死多少人才能达到眼前这种效果?

我估摸着蛇鹫的第一轮攻击可能已经过去,和大脑袋做了一个向上的手势,就准备浮上水面,去换口气,哪知就在这时,我的一只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一般,那东西很冰凉,我以为是水草什么之类的东西,就准备用手中的砍刀去割断,哪知,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却是发现情况不对。

缠住我脚的根本不是什么水草,竟然是女尸的一只手臂,而更令人感到寒冷的是,那具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