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08 22:53:04   字数:2154字

看到水底的女尸睁开眼睛,我整个人呆若木鸡,浑身上下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嘴中憋着的一口气都差点吐出来。然而令人更不可思议的是,女尸的那双眼睛竟然在我目光的注视下,动了,对,你没有看错,的确是动了,而不是闪着,我整个人如同被一道闪电劈中般,握着砍刀的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大脑袋和二喜似乎也是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慢慢的向着我这边靠拢而来,水下的地形本来就很复杂,在加上水底那一层密密麻麻的女尸,那种阴森和压抑的感觉能够让人窒息。

我见水下的那具睁着眼睛的女尸半天没有动静,大着胆子,顺手举起手中的砍刀向着缠住我小腿的那一截胳膊割去,泛着腥味的黑血缓缓的从女尸的胳膊上流出来,我呢,则是掩耳盗铃,闭着双眼,试图不去看女尸的眼睛。

“咯吱,咯吱……”

砍刀划破血肉,割在女尸的骨头上,如同割在一张牛皮一般,那种声音别提有多吓人。

尽管平时狩猎的时候,我也会被三爷爷逼着剥开一些动物的尸体,比如貂鼠、野鸡等,那场景就像现在这样,可是那都是动物的尸体,尽管害怕,但是没有此时这么害怕。

我努力的控制住身体,紧绷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原以为这样能够让我减少一丝害怕,但不幸的是,当砍刀触碰到女尸的骨头时,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握着我小腿的手臂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我心头一惊,手臂能够颤抖,难道说这个女尸还活着?还有痛觉?我缓缓的睁开闭着的双眼,向着周围的女尸仔仔细细的看去,却是发现,水底下的那些女尸在被血水侵蚀后,身体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只见那些女尸的皮肤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我心里更加纳闷,这些女尸又不是瓷器做的,怎么会出现裂痕?在我目光的注视下,那丝裂痕就像是鸡蛋碰到石头一般,迅速在女尸全身上下开始蔓延。

并且,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

只见这些水底的女尸身体表面竟然开始慢慢的蠕动起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女尸的身体之内窜动一般,这一切说来时间很长,其实就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到大脑袋和二喜发现此处的异常时,已经晚了。

原本还算清澈的河水经过我这么一搞,也开始慢慢的变成红色,顿时间,我们三人的视力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大脑袋看到水底女尸的变化,整个人都开始变得焦急起来,二喜也一样,看到我被女尸束缚住,急忙从口袋中取出一瓶有拳头般大小的透明液体。二话不说,向着水底潜去。

就在二喜潜下去的一瞬间,我向水下看去,忽然发现,那些裂开的女尸皮肤上,此刻竟然有着一只只的小虫爬出来。

那虫子不大,只有指甲盖般大小,远远看去,如同放大版的蜘蛛一样,只不过和蜘蛛略有不同的是,这种虫子甲壳的纹路上,竟然隐隐约约的像只眼睛。

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看到甲壳上的那只眼睛,我整个人的心神都有种将要失守的感觉,我急忙摇摇头,努力的让头脑保持冷静,我心里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了,刚才那女尸根本没有睁开眼睛,一切都是这种虫子在作怪。

随后,暗道一声晦气,向着身下的二喜看去。

只见他将那瓶透明液体紧挨着女尸的胳膊,然后随意的喷了几下,紧接着,用手中的砍刀敲了敲,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刚才还死抓住我不放的手臂此刻就如同冰棍一般,在二喜随意的敲打下,就变成了两截。

这东西好神奇,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弄来的,也许是从城市里吧!

二喜给我竖起大拇指,示意搞定,然后不等我点头致谢,一把就将我向上一推,虽然二喜的手法很快,但还是没有快过女尸身上的那些虫子。

就在一瞬间,我的小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回过神来,立刻明白是被那种虫子给咬了,一时间只能双手合十,不断的祈祷着,希望这些虫子不是什么剧毒之物。

二喜看到我这个样子,摇摇头,开始向上奋力的游去,而在我们的身后,那种奇怪的虫子早已经追了上来。

我心头一阵懊恼,这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现在上面有着蛇鹫,下面有着这种奇怪的虫子,情况当真危险到了极点。

片刻后,我们三人破水而出,大脑袋再也顾不得,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急忙吼道:“快,赶紧上岸,要不然我们非要被交代在这里不可。”

听到大脑袋这么说,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石洞中那些青铜巨柱的顶端,已经不见那些蛇鹫,心里一松,听到大脑袋话中的急切,开始向着石洞狗刨而去。

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但天有不测风云,我突然感觉到,脑袋中竟然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就像有许许多多的虫子钻进脑袋,正在蚕食着我的脑细胞,但这还不是令我胆怯的,令我感到害怕的是,就连我的双眼竟然在此时慢慢模糊起来。

我忍着那种异样的感觉,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疼痛的侵袭让我的视线开始恢复清明。

向着左右两侧的洞壁中扫了一眼,只见两侧的洞壁中早已经密密麻麻的被这种幼小的虫子所覆盖,更令人惊恐的是,这些虫子竟然在一边爬,一边捕食着前面的虫子。

看到这一幕,我面色一喜,心里暗暗道:他娘的,最好自相残杀光,这样我们还能少些麻烦。

我们离头顶的青铜巨柱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二喜忽然间从腰间取出绳索,绳索的一头绑着一个铁爪,然后右臂猛然间抡动几下,绳索便顺着预定的轨道向着前方的一根青铜柱绕去,看到这一幕,我大跌眼镜,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虽然这种手法看似简单,但实则对于控制人的力量运用简直苛刻到了极致。

做完这一切,二喜拽了拽一边卡在青铜柱上的绳索,确定绳索已经拴牢了之后,开始借着绳索的力量向着石洞中攀爬而去。

待到二喜上去后,接下来是我,然后是大脑袋,上岸之后,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这场必死之局。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