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10 23:00:24   字数:2076字

大脑袋他们两个被我这一诧异的举动也搞的有点糊涂,我想可能大脑袋也没有发现光点的存在。

我没有敢变换位置,按照刚才的姿势,放慢动作,果然,等到我的眼睛与对面青铜柱上的一个位面产生一个大约有六十度的夹角后,那个光点又神奇般的出现在眼前。

我将这一发现告诉大脑袋和二喜后,两人顿时来了兴趣,学着我的样子,开始下蹲身体,然后等到一定位置后,两人的眼睛似乎都直了。

“我原以为只是那丝火光有问题,没想到真正的原因却在这里。”大脑袋站直身子,径直走向那根青铜柱,我和二喜紧跟其后。

当我们走向青铜柱的时候,那丝火光也是终于抵不住煎熬,缓缓的熄灭掉,周围顿时间伸手不见十指,而伴随着火光的熄灭,我立刻示意大脑袋他们熄灭火折子,果然,青铜柱随着火光的熄灭,也没有再次发出那丝青色的光芒。

大脑袋蹙眉,燃起火折子,从口袋中将那小瓶高浓度桐油再次取出来,向着刚才火光熄灭的地方滴上了几滴,然后用火折子点燃后,转过身子,朝我和二喜这边行来。

现在既然已经发现青铜柱的秘密,大脑袋也是打算趁热打铁。既然都知道是这里的光在作怪,那么便好好查看一番,看这光到底有什么古怪。

火光重现,火折子熄灭了,一切又恢复刚才的样子,只是这次的青铜柱发出的光芒比刚才发出的还要亮一点,显然青铜柱也是伴随着火光的大小而调节着本身的亮度。

当我们三人靠近青铜柱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光点,而是被人为的故意打磨过。

“脑袋哥,有点不对劲。”

我看向那片打磨过的痕迹:“按理说,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个位置应该已经和其他位置一样,被慢慢的氧化掉,但为什么这个地方还如此的光洁无瑕?”

大脑袋没有说话,二喜道:“是那些尸体。”

大脑袋听罢,点点头,道:“嗯,的确是那些尸体,墓主人之所以将这些尸体绑在青铜柱上,目的估计就是为了遮盖这些被打磨过的痕迹,而如今,我们搬走这些尸体。让其曝光在眼前,而墓主人估计也没有想到,我们会烧掉这些尸体,而烧掉尸体最后仅存的火光又刚好照射在这根青铜柱被打磨过的痕迹上。”

大脑袋这么一说,我茅塞顿开,尸体上有尸油,从而才能经过这么长时间,那片被打磨过的痕迹没有氧化,而墓主人也没有想到,我们的运气会如此之好,如果换做其他人进入这个地方,或许会和我们一样,径直走向洞穴更深处,而不会点燃这把大火,安乐蛊这个护卫看似凶狠,但这次却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

“那当时的工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摸了摸下巴,有点郁闷的问道。

大脑袋摇摇头,似乎他也不知道。但不等我再次问话,大脑袋蹲下身子,摸了摸那个被打磨过的地方,皱眉说道:“利用光学中的聚光和散光现象。”

“嗯?”我和二喜同时发出不确定的声音:“具体说说?”

大脑袋接着道:“眼前的这块打磨过的痕迹就犹如一块聚光镜一般,将远处的火光收集过来,聚拢到一处,然后通过折射的原来,投向另外一根青铜柱,如此反复,这就和我们现代的投影仪差不多,等到所有的光全部被反射到这些青铜柱棱形的六个位面后,在借助周围的黑暗,达到眼前我们看到的这种效果。”

“那用意何在,我想工匠处心积虑做到这些,不止是让我们看看当时他们的技术有多么先进吧?”我奇道。

二喜接过话茬,淡笑道:“想要知道当时工匠为什么要这样做,还不简单?只要我们沿着这些青铜柱反射后的路线一路查看下去,等到查看到最后一根青铜柱,就知道墓主人的用意了。”

大脑袋笑着点点头,显然很同意二喜的这一说法,我却有点丈二和尚,看向二喜:“你怎么知道?”

二喜笑了笑,没有说话,急得我在为自己的智商着急。

他与大脑袋开始沿着这条反射的光线寻找下去,临找时,大脑袋又怕火光中途熄灭,将桐油又像那丝火光倾倒了一点。

做完这一切后,我们三人开始行动起来,这些光线的投射极为的有规律,投射到哪一根青铜柱的位面能够将光线最大化的发挥出来,都是提前设计好的,亏我当时还以为这些青铜柱的摆放位置杂乱无章,除了整齐点,在没有什么作用。

现在想想,我真的是蠢的可爱。

等到我们查到最后一根青铜柱时,令人奇怪的是,这根青铜柱上并没有任何的出奇之处,甚至上面只有一个光点,并没有像其他青铜柱那样,利用散光原理,将这些光线分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我们三人心中大失所望,没想到找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发现都没有。

但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一直是我们的原则,随即,我们三人燃起火折子。

准备开始细细打量一下这根青铜柱,看看它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然而,就在火折子打开的一瞬间,我们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在这根青铜柱的后面,竟然隐藏着一道幽黑深邃的石阶……

石阶的突然出现,让我们三人心里连个思想准备都没有做好。但话说回来,如果提前做好思想准备,我们也不用这么辛苦来破解这些摆在眼下的难题。

我们三人绕过青铜柱,开始细细的打量起眼前这条石阶。石阶准确的来说是在一个石壁中凿出一条石洞,又在石洞的下方凿出这条石阶。石阶与地面大约形成一个六十度的夹角,一直延伸向上,也不知道通往何处。

石阶表面乌黑亮丽,光滑无比,也不知道涂抹了什么吸光材料,我们火折子的光芒被石洞中的洞壁也能够轻易的吸收,这让我心头震惊不已,没想到在古代,就已经有这么先进的吸光材料了。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