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鬼见愁   更新时间: 2017-11-10 23:06:51   字数:2074字

如果用手伸进石洞中,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有淡淡的微风吹来,只不过风中夹杂的湿气很大。

我的心头很疑惑,青铜柱采用的是聚光反光的原理,而石阶采用的又是吸光的原理,当时的工匠到底用意何在?这两者之间巨大的反差搞的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脑袋,拿个主意?”我有点担心的说道。

谁也不知道这条石阶到底有多长,如果我们上到中途出了什么意外,那到时候就算是想哭也没地方,现在提前做好准备,到时候以不变应万变。而且我们三人身在这么狭小的石洞中,到时候出现意外,就算是想跑都来不及。

大脑袋用火折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会,蹙眉说道:“要不然我打头阵,先去看看?”

听闻大脑袋这么说,我和二喜的脑袋摇的就和拨浪鼓一般,我们来时是三个人,那么遇到危险和不确定的因素也应该是三个人一同去面对,虽然大脑袋名义上是我们这个小组的队长,但哪条法律规定,遇到危险就一定要让队长先上的?

所以在我和二喜的一再要求下,大脑袋只能将心中的这一想法作罢,白了我们两人一眼,打趣道:“既然不让我打头阵,那只能咱们三人上演猛龙过阶了?”

我们三人心里现在都没有一个清晰的决定,如果贸然走进这个石洞,肯定在某些潜在的地方不妥当,但看大脑袋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只能苦笑道:“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如果没危险便罢,有危险的话,咱们手中还有枪。”

其实我后面还有一句话:如果遇到暗器之类的东西,只能算咱们倒霉,死了也不冤枉。

大脑袋没有我想的复杂,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和大脑袋投来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我从包中将莫老爷送的那杆洋炮土枪取出来,上好膛,三人相视一眼,开始向着石阶走去。

石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竟然能够容三人并排行走,但我们三人可不敢这样,大脑袋走在前面,二喜走在最后,我在中间,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不管前面和后面哪里飞来暗器,最起码能够确保中间的人活下来。我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他们这样做另有目的。

石洞里面一片漆黑,即使在火折子光的帮助下,都不能尽数将周围看完。

石阶也异常的平整,踩上去有点湿滑,可能和周围的空气有关,这里面有风,那就说明这个石洞肯定连接着某个去处,只要感觉风吹来的方向,不出意外,我们三人便能走出这条石洞。

但我们刚踏上台阶,走了有十几米远,大脑袋却是急忙喊道:“趴下。”

因为此刻我们的神经都是高度集中,听到大脑袋这么说,哪里还敢在犹豫,急忙向着石阶匍匐下去。

“砰……”

一道闷响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洋货这玩意儿果然比猎枪牛逼了很多。我想回头去看,但奈何现在的姿势不利于回头,只能等待前面的大脑袋发话。

但奇怪的是,我和二喜趴了好长时间,还不见大脑袋开口说话,我的心里泛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拽了拽大脑袋的腿,只听前面的大脑袋“哼”了一声,声音非常的奇怪,我哪里还顾得上大脑袋发号指令,急忙站起身子,举起火折子,向着前面的大脑袋看去。

只见此时的大脑袋眉毛早已经拧成了一团,看大脑袋的表情,显然是十分痛苦,我心里一急,只见大脑袋的肩膀处竟然流下了鲜红的血液。

“到底怎么了?”我急忙扶起大脑袋,身后的二喜也觉察到不对劲,向着大脑袋这里冲来。

大脑袋用手压住肩膀上正在流血的伤口,急忙说道:“快退……”

我和二喜不在犹豫,架起大脑袋,向着来时的路口走去,但返回的途中,不知道我们又踩到了什么东西,刚刚还敞开的石洞洞口竟然在此刻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板堵住了。

我们三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但考虑到大脑袋的伤口,并没有敢妄动,从背包中取出纱布和消毒水,云南白药,简易的替大脑袋包扎了一下伤口,要是苟爷在这里,那就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现在只能祈祷老天,刚才射来的箭矢没有毒,要不然凭我们三人现在的医疗条件,根本不可能救活大脑袋。

看着通道口被堵,我哀叹一声,二喜更甚,不假思索的从背包中取出炸药,就准备炸开这封着洞口的石板。

看到二喜取出炸药,我一愣,这两人也太牛叉了,装备都准备得这么齐全,不过应该是莫老爷的安排吧!

就在他要用火折子引燃时,大脑袋急忙制止住:“没用的,这是锁龙石,厚度最起码有一米,我们根本炸不开,即使能炸开,在这么狭小的地方,爆炸产生的余波就会活活将我们震死。”

二喜刚才也是病急乱投医,现在经过大脑袋的一番疏导,静下心来,问道:“那现在如何是好?”

大脑袋转过身子,望着前方的石阶,冷哼道:“看来墓主人是想和我们玩一场游戏。”

“游戏?”我有点懵了,忙道:“死人还能和我们活人玩游戏?”

“嗯。”大脑袋点点头道:“对,还是数字游戏。”

“说的具体一点。”我问道。

二喜却在此时双眼精光一闪,附和道:“我见过这种死人与活人的数字游戏,我当年经历过一种,那是元朝的一座古墓,当时我们进入甬道之前,在甬道的入口处摆着一盘生死残棋,但解法只有一种,那也就是只有一次机会,当时我们去了八个人,但到最后只活下来我一个人。”

“其他人呢?”我吸了口气问道。

“其他人在解棋的过程中都走错了一步,触发了甬道里面的机关,被万箭射成了刺猬。”二喜语气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难道你解开了那盘生死棋?”

我一愣,心想照二喜这么说,走错一步都会死。说真的,我可不相信,二喜当初能有那个本事,能够步步为营的解开那盘什么生死残棋。

鬼见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