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天赐邪牙   更新时间: 2018-01-19 14:54:37   字数:2116字

“那要让你失望了,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所以早早的回来,他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

“那你可不可以给他打电话?我们……”

“倩倩!你别幼稚了好吗?你看不出来吗?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别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若寒!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吴倩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亏,尤其是被一个男人三番五次的戏耍,他还…他还……”

吴倩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想到了那次跟叶飞的亲密接触,尽管是隔着一层,但那明显进入的感觉,还是让她难以忍受。

“好了!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今天很累,挂了!”

可恶!所有的人都针对我,今天的计划取消了,改天再说。吴倩没想到凌若寒说挂电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没有丝毫的犹豫,气的她恨不得把手机给摔了,还好总算是理智没有把手机甩出去,但她却跟身边的秦奋吩咐了一句。

“吴爷?不是吧?哥们儿可都等了老半天了,您就这么……”秦奋伸手指了指身后十来个大小伙子,一个个都跟要出笼的猛兽一样。

“我能怎么办?谁知道那小子去哪儿了?让大家散了吧?”吴倩没好气的说道。

“得!弟兄们都撤了吧!吴爷!您别走啊?您看这时间也不早了,您看咱们是不是一起吃个饭?”

“滚!”

“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得嘞!”

秦奋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的走了,吴倩钻进车里,摸出手机给姜媛打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姜媛才接听。不等吴倩质问姜媛,姜媛反而第一时间告诉她今晚会值班,就不来找她了,随即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吴倩望着手中的手机,感觉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脑海里浮现出叶飞那张可恶的嘴脸,恨得牙根都痒痒,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狂拍她的车窗玻璃。

吴倩扭头一看,拍他车窗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走了的秦奋,只见秦奋一脸惊慌的神色,手掌剧烈的拍打着吴倩的车窗,吴倩有些不快的布车玻璃摇下来。

“不是跟你说了吗?本少爷没心情跟你吃饭,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快让我上车,不然来不及了,都死了!都死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在说什么呀?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花花肠子,你就是想让我把车门打开,然后上车对不对?我说秦奋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每天就想着泡我,你脑子里是不是精虫上脑,你找别人发泄去?”

吴倩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看到可怕的一幕,秦奋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张可怕的嘴脸,他嘿嘿的笑着,张嘴就咬秦奋的脖子。

……

“今天我听说又闹的不愉快了?真是委屈你了!”

凌若寒原本不打算吃饭的,但是凌家老爷子回到家之后,坚持让她下来吃饭,凌若寒拗不过,也就下来了,但是脸上却依旧有些不开心。

“爸!为什么你总是让我忍让?你知道他们对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这些人当年对咱们凌家都有恩,所以……”

“所以就要让我来承受吗?我受够了!你知道吗爸爸!我有时候恨不得杀了他们。”

“若寒!你……”

也许凌占天从来没有见过凌若寒这样的表情,也没有从她嘴里听到这样的话,看到凌占天的表情,凌若寒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过分了,尽量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说道“爸!对那些知道感恩的人咱们可以好好的对待他们,但是有些人明明就是白眼狼,根本就不知道感恩,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你知道吗?现在他们还只是说说而已,万一哪天真把我给……”

“若寒!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不过我听说今天叶飞把楚……”

“不错!是我授意的,所以你不用找他的麻烦,我吃饱了,我先上去了,爸!我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凌若寒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饭桌上只剩下有些凌乱的凌占天望着凌若寒有些孤寂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若寒!爸爸也不想这样,为人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可以轻松快乐,但是你生在咱们凌家就注定跟别的女孩子有所不同,爸爸相信你可以的。”

“老爷子!您为什么不跟若寒实话实说呢?我觉得她现在可以知道一些事情了。”管家恭敬地站在一旁,小声的问道。

凌占天摇了摇头,他做的事情涉及到一个国家的安危,甚至是整个人类的安危,他们凌家世代都为了他人鞠躬尽瘁,他不想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管家看到凌占天有些落寞,没有说什么,悄悄的退了出去。

凌占天思索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有些事情需要做个了断了,去跟他们谈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凌占天说完也不等对方说什么,就把手机合上,放到面前的桌子上,走到落地窗附近,看着外面霓虹灯,呆呆的出神。

……

西蒙整个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最后等来的是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噩耗,在他看来,自己的手下那可不是一般的能打,怎么可能全军覆没了呢?他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那个人向来不会胡乱说话,既然他说都完了,那就肯定是都完了,也怪这些家伙,自己不是早就警告过他们吗?不要招惹那一户人家,怎么就是不听呢?

西蒙思索的时候,手始终没有离开怀里女孩儿的身体,这女孩儿尽管是初尝云雨,但却是万里挑一的好体质,除了一开始有稍许的惊慌害怕以外,在后来的时间中,她居然卖力的迎合着嘻嘻蒙古,让西蒙感受到不一样的舒爽体验,心也变得柔软了许多。

这也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在他发泄完之后,没有赶走的女孩儿,他不仅让她睡在自己身边,甚至整晚他都搂着她。看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女孩儿人,西蒙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的心什么时候也变得柔软了,他抬起头的时候,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凌若寒的身影,他就感觉胸口好像被人闷了一闷棍,说不出的难受,这么一来,他突然心情又不好了。

天赐邪牙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