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天赐邪牙   更新时间: 2018-04-25 19:20:30   字数:2064字

“西蒙?”

凌若寒第一时间认出这冲进来的人是西蒙。

“若寒!哎呦!疼死我了!”西蒙趴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好像爬起来很困难一样。

凌若寒刚想过去帮忙,却感觉搂着她肩头的手一用力,让她没办法过去,她回头一看,正好对上叶飞的眼睛,她这才意识到,刚才是叶飞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她拉到怀里,避免被西蒙撞倒。

“你赶紧松手?”

“你不能过去?这人一直躲在外面偷听,这种偷听别人谈话的行为是可耻的!”

叶飞说话的时候声音冰冷,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我哪有?我刚到好不好?哎呦我的腰……”

西蒙这小子好像痛的脸上五官都扭曲了,手摸着自己的腰痛苦的叫着。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凌若寒不顾叶飞的反对,冲到西蒙身边,把西蒙扶起来,西蒙把手搭在凌若寒的肩头,很嚣张的朝叶飞笑了笑,叶飞狠的牙根儿痒痒。

“你既然跟凌总是一对儿,干嘛还来撩我?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王昭君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悲痛,眼泪滚落下来,叶飞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现在他也有些凌乱,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而凌若寒刚才的做法很明显就是做给他看的,于是叹了一口气,帮着王昭君把地上那些隐私的东西给捡起来,归置到一起。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我……对不起!”

“对不起?这样的事情,你简单的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里工作,她们会这么看我?”

王昭君对叶飞的解释并不满意,反而情绪愈发的激动起来,叶飞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西蒙在这里,他总担心会出点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候,叶飞感觉到一股杀死弥漫,不好,他一转身把王昭君扑倒在地上,就地一滚,一颗子弹从开着的窗户外打进来,把地板打出一个弹坑。王昭君看到这一幕,有些吓傻了,身体蜷缩在叶飞的怀里有些瑟瑟发抖。

“别乱动!我去把他引开,枪声再响的时候,你就冲出去,不要回头!”

“不!这样太危险了,咱们两个藏在这儿不好吗?”

王昭君有些胆怯的说道,眼神里透露出一股无助的气息,叶飞看到这里,皱了皱眉头,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是让王昭君跑,估计她的双腿发软,也走不成路,但是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刚才那颗子弹叶飞看到很清楚,是穿甲弹,二三十公分的钢板都能打透,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很有可能有热相识别瞄准镜,很快第二枪就会开始了。

就好像要印证叶飞的猜测一样,外面不知道是谁家娶媳妇儿,礼炮轰鸣,而在这礼炮声音的掩盖下,一颗子弹擦着叶飞的肩头飞了过去,灼伤的痛感,叶飞再熟悉不过了,他搂紧王昭君,再次滚动,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出现了好几个弹坑,这要不是他及时离开,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没时间了,一会儿我吸引对方的火力你必须冲出去,知道吗?这里太危险了!”

叶飞这话说完之后,怀里的王昭君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叶飞不得不低头看怀里的王昭君,此时的王昭君目光呆滞,吓傻了!

叶飞不由得咬了咬牙,手顺着王昭君的衣服就钻了进去,并在她的敏感部位上,用力抓了一把。

“啊?臭流氓!”王昭君的本能反应也真够强烈的,一巴掌扇在叶飞的脸上,气鼓鼓的望着叶飞。

叶飞看到王昭君这样的反应,反而笑了,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王昭君低头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那就这么决定了。”

“等等!外面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王昭君的手死死的拽住叶飞的衣袖,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眼神。

“我也不清楚,你要是不想死就按照我说的做!”叶飞也不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人,在王昭君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思索过,只是始终没有什么结果,现在王昭君一问,叶飞突然担心起凌若寒来,难道说这一次他们的目的还是若寒?这个念头一出现,叶飞就再也没办法抑制,他心里甚至产生一些焦躁。

“我想知道。”王昭君并没有因为叶飞的话,就放手,反而如同一个小女孩一样,委屈的撅着嘴。

“我也不知道!记住了你不想死的话,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做,一会儿我说让你跑的时候,你就拼了命的跑出去,不要回头,听到了没有?”

“我……”

叶飞挣脱开王昭君的束缚,在叶飞冲出去的瞬间,子弹啪啪啪在叶飞身后穿过,王昭君吓的闭上眼睛不敢看,因为好几次她明明看到子弹穿过了叶飞的身体,却并没有看到有血迸溅出来,她才知道那不过是叶飞的残影而已,他身形太快了。

叶飞冲到一个角落的时候,枪声也戛然而止,王昭君感觉她的心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就在她想缓口气,做个深呼吸的时候,叶飞却大喊一声“跑!”

叶飞声音落下的时候,他再一次冲了出来,吸引对方的火力,王昭君如梦初醒一般,她一咬牙冲出门口,头也不回的顺着走廊跑。

看到王昭君逃出去了,叶飞这才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经过刚才的试探,他已经知道枪手的身份,只是他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而已,因为这人是跟他一个组织的人,在组织里是有明确规定的,不能对自己人出手,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现在,他却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叶飞眉头紧缩,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会再一次暴露,他已经没有地方躲藏了,对方的实力没人比他叶飞更清楚,当年两人也算是绝代双骄,暗地里较劲不少,也互有胜负。

叶飞思索的时候,危险悄然来临,一颗子弹直奔他的眉心而来。

……

“若寒!还是你对我最好!”西蒙想要趁机把凌若寒搂在怀里的时候,却被凌若寒一把推开了。

天赐邪牙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