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8:24:50   字数:2120字

站在一旁的容芷然辰感到不解,这个女人果然是蠢的可以,难道她不知道这是别人的许愿灯,她瞎许愿有什么用?

小四这次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她苦笑着看着孔明灯自嘲说:“主人你此时一定在笑话我,为何对着别人的孔明许愿灯许愿。”

说到这,小四再次笑了笑,看着天边的许愿灯,继续苦笑着说:“因为孔明许愿灯不是我们穷人能买的起的,何况我不要平常的许愿灯,我希望来生之年能遇到对的人,他亲手给我制作的灯,才是有意义的灯,嘻嘻~主人,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傻?”

小四回眸一笑,天真的看着容芷然辰问道。

小四能说出这一番话,完全出乎容芷然辰的意料。因为,这是多么熟悉的一段信仰。

静静地看着她这张带着面纱的脸,静静地看着她那双干净明澈的双眼,他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为何不希望有战争?”

小四双眸看向他,认真的说:“因为战争是要死人的,为何要有战争?”

因为战争是要死人的,为何要有战争?

这是一句很天真的问话,但却这世上不可能没有战争,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战场,就有杀场,就会死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容芷然辰别过脸,不去看她那双无辜的大眼,告诉她:“明晚你还得来这!”

小四一听,立马懵了,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该明确告诉她,明晚不需要爬树了吗?

小四以为自己听错,认真的问:“明晚?还得?来这?”

“嗯~”

“可你不是说不需要爬树了吗?”试探性,小心翼翼的问着。

“不需要爬树不代表不需要做其他?”容芷然辰好看的桃花眼对上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凑近她的鼻子,故作调戏的说。

小四的小脸立马刷的一片绯红,还好有面纱遮着,不然真是羞死人了,小四心里嘀咕着。

见小四没有说话,容芷然辰便凑近她的耳边,嘴里吐着温柔气息和下着霸道的命令:“记住,从今晚开始,本王便是你唯一的主人。”

“啊?”小四没反应过来,迷惑的看着他。

只见容芷然辰嘴角总是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柔笑,让人看不懂,琢磨不透!

容芷然辰拉开两人距离,转过身,吩咐着:“天色已晚,回去好好休息。”

主人的一举一动,一瞥一笑,总是让小四心儿噗噗直跳,不管他的凑近还是他嘴里吐出来的气息,总让她不去计较他之前对她的冷漠,难道这就是一个下人对主人的忠心?

小四把这种懵懂的情绪理解为“忠心”,也将容芷然辰这种似有似无的柔情理解为“疼爱”。

“主人身体不好,你也早点休息,小四就先回去了。”小四带着少女该有的羞涩,低着头,心情很好的离开了枫树林。

而此时躲在暗处的黑影也消失在黑夜!

容芷然辰收起一脸柔情,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算计。

容芷羽寒,你的人躲在暗处看戏,也看的该差不多了吧?

既然你想看戏,本王便演给你看。

相信这次本王对那个蠢女人的态度,足够让容芷羽寒将心思转移到她身上,那么以后行事便方便多了。

王府的夜晚很安静,就算整个王府灯火通明,依然显得有些有过孤寂。

辰王府有太多的规矩,太多的禁令,不容他人去触犯。

好比小四每天都能看到的那座孤孤单单的小筑,外表看起来很简陋,却又很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索。

小筑对面那条小道,是小四等王府的其他下人每天都必经过的小路,却没有人敢靠前,更加不会有人提起,似乎那是一座透明或者不存在的建筑。

而小四房间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整个小筑,坐在镜子边的小四,偏过头,好奇的看着对面那座孤单小筑,听王府得其他人说,那是王府的禁,任何人不得触犯。

来这王府也有好几个月时间,小四一直对那座小筑好奇有加,可惜王府上下所有人都好像不愿意提起,更是害怕说到这个话题。

“难道藏着主人的秘密吗?”小四托腮看着对面漆黑小筑的魅影,自言自语道,关于主人的一切,她都忍不住想要去探索,想要去挖掘。

将眼神重新转移到镜子,看着戴着面纱的自己,水汪汪的大眼转了转,最后还是从桌底下拿出一盒药膏,这是她自己秘制研究的药膏,以前由于是乞丐,所以她没注重自己的外表,现在不一样,现在她是王府的奴婢,主人的丫鬟,所以她需要除去一脸的麻子。

取下面纱,看着脸上好了许多的麻子,小四心里有些小兴奋。

这一盒药膏涂下去,应该她的整张脸可以完全修复,其实自己这张脸到底生的如何,她自己也还没见过,她也很期待自己这张脸的恢复。

手指涂上药膏,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但愿几个月后,能将一脸的麻子去掉。

第二天一大早,小四便为了给容芷然辰准备早饭而奔波菜市场。

别看她个头小小,买菜讲价一套一套的,讲价的口才比那些黄脸大妈还厉害。

“老板,这清米卖便宜点嘛,如今战乱,大家都不容易。”

老板看了看小四叹息着说这已经是最低价,若再低,他没法回本。

小四却笑着给他摆理:“如今战乱,买的起清米的不多,我看你一早上也就我一个人过来买你的清米,不如这样,我多买一点,你算便宜点,怎么样?”

“行吧…行吧…这年头,到处打仗,老百姓没法过咯~”老板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着。

小四则苦苦的笑着,确实,如今到处战乱,老百姓确实快过不下去了,而且打仗是要死人的,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小四给了老板钱,便提着清米去了别家。

“大姐,这青菜我看有些黄,不会是昨天的吧?”

大妈一脸惊慌,摆手道:“小姑娘,你可别瞎说。”

大妈说到这,连忙凑近小四,小声说道:“这样吧,这年代没多少人买的起菜,我便宜卖给你。”

一直坐在茶馆阁楼喝早茶的白绎收回眼神,好看的嘴角微微洋溢着暖暖的柔笑,问向身边的女子:“子涵,帮我查一查那个女子的背景。”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